谷歌旗下DeepMind被指非法获取160万NHS患者病历

jopen 4年前
   <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alt="谷歌旗下DeepMind被指非法获取160万NHS患者病历" src="https://simg.open-open.com/show/55f0a71a7c3ea94bd21fb16bf62fc67f.jpg" /></p>    <p>谷歌旗下 DeepMind 被指通过非法交易获得 160 万 NHS 患者病历。</p>    <p>这是国家数据监护机构(National Data Guardian)菲奥娜-卡尔迪克特爵士(Dame Fiona Caldicott)在 2 月 20 日写给 NHS 皇家自由信托(NHS Royal Free Trust)医学主任斯蒂芬-鲍维斯(Stephen Powis)的信中披露的信息。这封信被泄露给了 Sky News 并在本周一被公诸于众。</p>    <p>DeepMind 原是伦敦的一家人工智能研究实验室,2014 年被谷歌以 4 亿英镑(约合 5.16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后来在 2015 年通过一项交易获得了 160 万 NHS 患者的病历,帮助它开发一款名为 Streams 的移动应用。这是一项提供“直接护理”的服务。</p>    <p>从法律上讲,患者已经同意让他们的病历出于“直接护理”的目的被共享。</p>    <p>但是卡尔迪克特在信中写到:“我在 12 月给你写信时说过,患者的数据被共享给 DeepMind 时,只要目的是出于‘直接护理’就等于患者默认同意,我并不认为这种说法有着合法的依据。”</p>    <p>卡尔迪克特并不是质疑这款应用能够帮助临床医生治病救人的能力,她补充说:“鉴于 Streams 经过了多年的测试,因此它不可能仅被用于患者护理,有可能它在为直接护理提供支持方面的作用是有限的,它更重要的作用是数据传输。”</p>    <p>“经过深思熟虑,我的观点是:患者并没有预料到他们的病历会出于这个目的而被共享。”</p>    <p>DeepMind 联合创始人穆斯塔法-苏莱曼(Mustafa Suleyman)和战略总监威尔-卡文迪仕(Will Cavendish)均通过电子邮件接到了这封信。</p>    <p>英国国家数据监护机构的发言人证实这封信确实存在。</p>    <p>国家数据监护机构的宗旨是帮助确保公民的机密医疗信息得到安全保护和恰当使用。她在信件结尾解释说,她将把她的意见传递给英国数据保护官、信息专员伊丽莎白-德纳姆(Elizabeth Denham)。</p>    <p>信息专员办公室正在调查英国皇家自由信托与 DeepMind 之间的数据传输是否符合数据保护法案(Data Protection Act)的规定。预计信息专员办公室将在未来几周内公布裁决结果。</p>    <p>Streams 是一款临床应用,旨在帮助临床医生尽快发现和治疗患者。它将患者信息整合在一起,并在发现问题时自动发出警报。它并没有使用 DeepMind 的人工智能或机器学习技术。</p>    <p>经过最初的测试阶段后,皇家自由信托按照后续交易的规定向它旗下医院的很多临床医生推出了 Streams 应用。目前信息专员办公室还没有对后续交易进行调查。</p>    <p>DeepMind 对此未予置评,但 DeepMind 的首席临床医生多米尼克-金(Dominic King)对 Sky News 称:“这是非常重要的,DeepMind 是一家英国公司,虽然被谷歌收购了,但它仍保持着独立运营。在任何情况下,任何患者的数据都不能与谷歌的其他产品或服务共享,或被用于商业目的。我们承认,我们有一件事可以做得更好,那就是保证公众真正了解他们的数据是被如何使用的。”</p>    <p>谷歌 DeepMind 与伦敦皇家自由信托达成的第一项交易被 3 月份发表的一份学术报告撕得粉碎。这份学术报告题为《算法时代的谷歌 DeepMind 和医疗服务》,由剑桥大学朱莉娅-包勒斯(Julia Powles)和《经济学人》的哈尔-霍德森(Hal Hodson)合著。报告提出,为什么 DeepMind 能够在未经患者同意的情况下处理数以百万计的 NHS 患者病历。报告得出的结论是:这项交易充斥着“不可原谅的”错误。</p>    <p>伦敦皇家自由信托的发言人发表了以下声明:</p>    <p>“Streams 应用是在与临床医生密切合作的基础上开发出来的,目的是尽早向患者发出警报,帮助他们避免不必要的死亡。它现在正由皇家自由信托免费使用,帮助临床医生为我们的患者提供更优秀、更及时的治疗。护士们报告说,这款应用每天帮她们节省了不少的时间。</p>    <p>我们在使用真实数据测试 Streams 时将安全放在第一位。这是为了检查这款应用是否能准确、安全地提供患者信息,然后再部署到真正的患者治疗环境中。真正的患者数据经常被用于 NHS,以检查新系统是否正常工作,然后才将它们真正投入使用。负责任的医院绝不会部署没有经过彻底测试的系统。NHS 仍然完全控制着所有的患者数据。</p>    <p>这个项目旨在利用新技术帮助预防不必要的死亡,这是 NHS 部署的第一个此类项目,我们可以从开拓性的工作中学到很多东西。我们认真对待 NDG 的结论,很高兴他们已经要求卫生部密切关注监管框架以及提供给推进这种创新的各组织的指导服务,这对 NHS 的未来至关重要。</p>    <p>我们对我们与 DeepMind 共同完成的工作感到自豪,我们将继续大胆创新,为患者谋福利。”</p>    <p>英国国家数据保护机构发言人称:“菲奥娜-卡尔迪克特爵士和她的顾问一直在考虑患者数据是如何按伦敦皇家自由信托与 DeepMind 达成的交易被共享的,Streams 项目的目的是改善急性肾衰竭的检测和护理。在与信息专员办公室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国家数据保护机构同意就使用默认同意将直接护理作为向 DeepMind 共享数据的法律依据提供建议。虽然信息专员办公室的调查仍在进行之中,国家数据保护机构将根据需求提供更多的帮助,但现在不会就此事发表进一步评论。”</p>    <p>来自: <a href="/misc/goto?guid=4959007962534219652" id="link_source2">腾讯科技</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