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oid首席设计师畅想:2020年手机什么样?

jopen 6年前

Android首席设计师畅想:2020年手机什么样?

        英文原文:Designers Of Android And Dropbox On The Smartphone Of 2020

        猎云网 11 月 26 日报道  (编译:流云)

        谷歌 Android 系统的首席设计师马蒂亚斯﹒杜阿特说:“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这一年,每个人似乎都厌倦了现在的手机。”

        在近日的一次活动中,Dropbox 的首席设计师金特里﹒安德伍德以及 Android 设计主管马蒂亚斯﹒杜阿特等人,讨论了智能手机的未来。也正如文章标题所指,2020 年的智能手机究竟会是个什么模样?

        当我提出是否需要加快步伐,研究出胜过 iPhone 的硬件时,讨论变得更加积极。杜阿特坚决抵制矩形样式,并指出它就跟“苏美尔(人类文明发祥地之一)平板”一样老旧,不过是一种有效组织信息的呈现载体而 已。他告诫我们,所有的创新都是为了解决问题,而不是陷入“追求光鲜亮丽的事物”的极为普通的圈套中。安德伍德承认,这些事情很难猜测,因为它们往往需要 像史蒂夫﹒乔布斯那样有眼力的人去发现,去突破,从而呈现给我们一些反思时才能明了的事物。安德伍德还指出:“现在,所有手机的外形都是一个样:触摸外 观,玻璃屏,矩形样式。这似乎成了再正常不过的“窠臼”,实际上,在没有智能机出现的年代中并不是这种状况。”

        很快,杜阿特提出了自己的构想。智能手机的未来,与其说是工业设计的变化,不如说是加强手机体验与生活中其他有屏之物(如电视、汽车、手表)的 联系。他解释:“一年前,我有一个本将是我曾拥有的最好的数字化假期的经历。我有一部手机、一台平板、一台笔记本电脑,甚至一副谷歌眼镜。这将会另所有人 惊讶,因为在我日常生活的每一刻,我都可以使用这些完美的数字化设备。在夏威夷,我将捕捉到每一个美好的镜头,知道所有进餐的好地方。我还可以通过键盘输 入在大屏设备上做研究。”

        “然而,这一切都糟透了!甚至比我只有手机的时候情况还要糟。原因就是,跨屏使用太麻烦了。……原先的计划全泡汤了……然而,当这些跨屏服务真正能完美且有效的运作起来的时候,不难想象,你们爱死它的情景。”

        安德伍德接着杜阿特的话提出了怀疑的观点:“对未来,我们对‘将有屏产品被连结起来’的情况,抱有更加谨慎地态度。”

        “任何事物都有他的另一面。假如任何事物都是有屏的,那我们就冒着与夏威夷分隔开的风险。我们到了一个地方,干脆呆在那儿对着所有屏幕,而这也不是度假,因为我们与那些能使生活变得更值得享受的事物缺少了接触。”

        “我觉得那确实是一个潜力巨大的设计机会。无论如何,技术将不断发展。我们也会有越来越强的能力,向前进发。我认为,设计方面的机会是为了弄明 白,到底是什么东西真正能使我们的生活更丰富,更有价值,更好。当我们一味地追求屏幕化的时候,紧紧抓住上述的问题,显得尤为重要。因为一不小心,它们就 会成为不利因素。”

        当这些有屏产品有望提高我们工作及学习效率的同时,能否给我们带来快乐,而市场会回馈这些快乐制造物吗?。杜阿特在反应了一段时间后才做出回复。

        “有时你会觉得自己像一个军火商。‘我仅仅生产枪支,并没有要求你们互相开枪!你到底做了什么,让所有人都处于一种可怕的社会窘境,即时时刻刻联系在一起的状态?’”

        “不,你是有几分责任的。尽管很难弄清楚你是如何参与其中的。在我的团队的设计工作中,我尽力了解的一件事是有关注意力和目前正在攻克的一些问题的想法,而实际上,在注意力、注意力管理及让用户更易操控的途径方面,我们真的考虑了很多。”

        “似乎使用传统的方法,这个问题是无法克服的。你只是难以想象,某些人通过这种方法来自我调节,或者他们形成一种完全成形的概念,那就是通过何 种途径来使一切正常如初。很明显,在电影院,将手机调成震动状态的行为是毋庸置疑的。我们不能靠别人的提醒才去这么做。因此我们应该自力更生!既然你知 道,那为什不借助于设备来帮助自己呢?我们设计了通知代理的服务,它是可以管理并将通知进行优先次序排列的一种功能。我认为在这种意义上的未来,注意力管 理将需要设备来跟进情况,并且帮助我们理解,在特定段时间内,什么该多注意一点,什么该少关注一点。”

        我插了一句话,问他这是否意味着 Android 未来会用上“限制器”,就像开车车速不能达到每小时 120 英里,不是因为发动机不能做到,而是因为我们开这么快不安全。他的回复是:

        “这种事应该在你的控制之下。你应该可以提出要求,今天我要去赛车场,我想开 120 英里/小时。然后自动关掉限制器。或者,我想更全神贯注点,所以在周末期间,电脑助我开车期间不受太多干扰。”

        安德伍德提出了相近的想法:“我想我的期望是,作为用户,我们也要求其他用户能够做到,不要与现实生活隔绝开来。可能这太理想化了。然而,从谷 歌眼镜所经历的重重困难(即渗透市场战略)中,我挖掘到了几丝希望。我认为,人们戴上一副眼镜的过程是相当缓慢的。当然,除非它是款式流行、质量物美的眼 镜。人们总是怀疑那些谷歌眼镜佩戴者,‘他们究竟是现在正关注着我,还是沉迷在有些骇人的网站里’?”

        “我希望,当我们推进这些有屏产品的时候,能够做到关注那些使生活变得更有意义的事物。我们每个人都要有这样的责任感,而同样作为消费者的设备开发人员也才能不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