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谷歌高管:接下来几个月,你的手机将发生巨变

jopen 6年前

专访谷歌高管:接下来几个月,你的手机将发生巨变

        猎云网 11 月 13 日报道 (编译:伊人为芳)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你的手机将发生彻底地改变。

        谷歌和它的合作伙伴以及运营商正计划推出迄今为止最大并称之为“棒棒糖”的 Android 升级。这次升级将改变你对手机的观感与实际感受,而这要归功于让交互方式彻底发生改变的“Material Design”设计语言。

        “Material Design”设计语言绝不仅仅是 Android 的一次改头换面。这是谷歌战略的一部分,谷歌想让所有运行 Android 应用的设备看上去都相类似。在最近新一代 Nexus 产品发布会上,谷歌做出明确说明:最新版的 Android 很快就会随处可见。在我们的手腕上、电视上、当然还有口袋里。虽然目前只有小部分的 Android 设备升级到了“棒棒糖”,但它的开发却历时数年。从 2006 年开始就已经管理 Android 团队的移动工程副总裁 Hiroshi Lockheimer 在接受采访中谈到,谷歌是怎样准备这次迄今最大的 Android 升级以及下一步的发展计划。

        猎云网编辑君为你编译如下:

专访谷歌高管:接下来几个月,你的手机将发生巨变

谷歌移动工程副总裁 Hiroshi Lockheimer

        什么使“棒棒糖”成为了 Android 最大的一次升级?

        Hiroshi Lockheimer:这似乎并不是我们刻意为之,倒像是顺其自然发生的。这是大量事件的结合,其中一项就是 Material Design 设计语言,全新的用户交互。这影响重大,它重新定义了用户交互体验,同时伴随有更多的动态细节。因此,这是一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改变。

        我们也改变了我们的底层运行机制,这是一项技术改变。但从一个用户终端的观点出发,最直观的体现还是在 Material Design 上。ART 运行模式使得用户的交互体验感觉更加流畅完美。你将再也看不到过去经常看到的卡顿。因此我们将这些结合在一起确保我们用 Material Design 做出来的动画更加流畅。

专访谷歌高管:接下来几个月,你的手机将发生巨变

        Material Design

        这也体现在芯片技术上,从 32 位向 64 位的过渡,支撑起了我们所想做的这些改变。所有的这些加在一起便组成了这次巨大的改变。另外我想说就是 Material Design 的变化,那并不仅仅是操作系统的改变。许多我们已经开发出来的应用,已经遵循 Material Design 准则做了升级。

        这也是今年六月的谷歌全球开发者大会上我们对 Android 预览版做了一些细微改变的原因之一。这是第一次公布我们做好的东西,我们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因为我们意识到这将是一次巨大的突破,我们想要给开发者们更多 准备来升级他们的应用。这是一个令人相当惊喜的时刻。

专访谷歌高管:接下来几个月,你的手机将发生巨变

Android 5.0 棒棒糖的应用外观及首页

        是什么让你认为目前是完全改变 Android 交互模式的最好时机?

        这是很多年发展的结果。总的来说,我们在谷歌和 Android 团队都会做的一件事就是不断更新迭代。关注用户交互已经成为了我们想要花大量时间去重复的一方面。之前我们所做的第一次重大 UI 调整始于“姜饼”和“蜂巢”。从那时起,我们就在计划一些东西了,例如新的设计语言 Material Design。我们的确花费了一段时间来让这些设计有序化,因为我们想让它趋于完美。这绝不会是我们最后一次来做主要 UI 的调整,我们要让事情缓一缓,也想让 Material 在这些不同的既定的事实面前显得更加成熟。

        这些年 Android 的管理层也发生了一些改变。桑达尔·皮查伊经管理 Android 团队一年半了,比起在前老板安迪·鲁宾手下工作,感觉怎么样?

        他们是不同类型的领导,从他们的性格就容易看出来。当安迪离职时,我们就他的离职,发布了公告。他的内心深处,是一个创业者,他只想回到原点做一个创始人。”这也就意味着他想把精力放在那些早期项目上。

        安迪在谷歌收购 Android 之前就在从事相关工作了,而此时的 Android 也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这是我们的第十二个发布会,第六款产品。有 10 亿以上的用户在他们的设备上运行着我们的应用。因此,现在的这些是一个完全不同的项目。我不愿把它称之为一个新兴项目,虽然这么说有点老土,但它给人感觉 更像是一个新兴项目。在公司内部,我们就一直这样存在着,这个团队远比你想象的要小很多。

专访谷歌高管:接下来几个月,你的手机将发生巨变

        皮查伊现在管理着谷歌全部的消费级产品,包括 Android

        那有多小呢?

        说出来你肯定会很惊讶。一个拥有十亿以上用户的系统,真正一起工作并形成一个紧密团体来维持这个系统正常运转的人却只有一点儿。我们故意这么做 只是为了保持工作的敏捷高效。回到你的问题上来,安迪把精力放在那些他想去做的却很小的初期项目,而非亿级的用户产品,这对于安迪来说也是个人决定。桑达 尔在对员工的管理方面是很出色的,甚至可以说是优秀。我希望你对最终的产品也会很满意。从产品角度来看,我猜想因为这是桑达尔接管后的第一年,某种意义上 说,这也是管理风格改变的结果。

        那么你认为这次 Android 5.0 的成功发布是桑达尔领导的结果吗?

        当然,“奇巧巧克力”(上一代 Android)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在安迪的带领下开始,在桑达尔的带领下完成的。而“棒棒糖”的开发和完工都是桑达尔领导的。因此,这完全是项目中最大的 一部分。正如我在说的一样,我们早已经是一个联系紧密的团队,大家密不可分。能和桑达尔在一起工作,我们感到非常高兴。这种感觉真是妙不可言。

专访谷歌高管:接下来几个月,你的手机将发生巨变

        Nexus 6

        让我们回到你们第一次为已经被谷歌收购的 Android 工作之时。在谷歌内部,不仅仅是操作系统,你们的团队也已经发展壮大。你们有期待过某一天,Android 会像如今这样广受欢迎吗?

        当我加入时,团队大概只有 20 人。当然,现在要多很多。很多事情都发生了改变。2006 年时,可能我的梦想本可以更大。拉里·佩奇告诉我,我可以有更大的梦想,但我却没有期待这一切的发生。

        我们知道一切都已准备就绪,我们想要建立一个功能齐全的操作系统,并将其免费提供,这在以前是不曾有的。我认为我们的小戏法是无伤大雅的,首先 我们计划开发出属于我们自己的并且功能齐全的操作系统,然后才是属于我们的硬件产品,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做 Nexus 系列的原因。

        多年以来,基本方法一样。我们做成了我们自己的应用。然后,开源。我们想让所有的制造商都可以使用它。早期的厂商是 HTC,然后是 HTC 和摩托罗拉,然后又加入了三星。人们在顶层开发他们自己的产品。这也是我们如何达到现在的规模的。今年我们有一个明确的目标,那就是继续保持现有的终端, 并将这个平台扩展至其他地方,例如电视机。

专访谷歌高管:接下来几个月,你的手机将发生巨变

安迪·鲁宾建立了 Android,近日他已经从谷歌离职

        很显然,这些年就 Android 的用户交互和新特性你已经尝试了很多东西。你认为哪些工作效果巨大,哪些没有多大效果?有没有过想出新的东西,然后对自己说“这并不是最有用的功能,我们不应该花时间再在这上面。”这样的经历?

        HL:这个问题不错,这有点像棒球式问题,不是吗?大部分的功能都能被用到一点。想要处处被喜欢并不容易, 好吧,如果那根本没被用过,请删了它。我们一直关注那些已经发布的功能特征,如果我们感觉它并不完美,我们会想办法去优化它。其中一个例子就是 Android 5.0 的人脸识别解锁功能。

专访谷歌高管:接下来几个月,你的手机将发生巨变

        Android 5.0 人脸识别解锁程序

        好吧,那 Android 5.0 中人脸识别解锁的不同是怎么体现的呢?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我们在冰激凌三明治中就已经让它开始发挥作用了,只是有点滞后。你需要用相机对准你的脸,而且它需要一个识别过程。这是一个好点子,可是执行起来要花费大量时间学习如何使用。

        而在 Android 5.0 中,在你还在对光或者其他操作的时候,我们就让它寻找你的面孔。这样的话,操作起来,将会感觉更快,延迟更少。这样就让这个功能得以更加实用。

        这是我们是如何改变这些功能特性的一类例子。我们还会发布一些新的东西,我认为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是带有积极作用的,但是有些时候需要二次改进来让它趋于完美。这种循环方案已经成为了我们的一种工作形式。

专访谷歌高管:接下来几个月,你的手机将发生巨变

moto 360

        多样化对于消费者和 Android 来说都是非常好的。但是这会不会影响谷歌作为一个手机制造商的利益?三星作为仅次于苹果的最受欢迎手机厂商。在你们尝试推出 Nexus 时,是否对你们构成影响?

        我并不这么认为,我们并没有尝试同三星,HTC 或者 LG 竞争。我们甚至都不和自己竞争。我们研发 Nexus 的主要原因就是为了展示,从本质上说,是向自己展示,不想只有抽象的理论而没有实物。在我看来,开发出软件或应用,然后把它放在那里,期待别人去主动使 用,这是最糟糕的软件开发形式。我们有合作伙伴,并且从内心里把这些设备当做我们自己的一样。然后,我们也会面向市场发布新产品。当然了,如果很多人愿意 购买,我们将会很高兴,但如果最后他们购买了三星或 HTC 的产品,也挺好,因为这将是一种双赢的局面。我们并没有想利用它来瓜分手机市场这块大蛋糕。

专访谷歌高管:接下来几个月,你的手机将发生巨变

三星 Galaxy S5

        就 Android 设备来说,你们同这么多不同的公司合作我认为或多或少会产生一些分裂和问题。谷歌有没有尝试让这些设备获得同等待遇?因为当我随手拿起一部三星手机,它看上去和摩托罗拉手机完全不同。而摩托罗拉可能首批就可以获得 Android 5.0 更新,这也就可能让其他人产生失落感。

        在很多方面,这一切都是被设计好的。从我们开发出操作系统那天起,我们就知道不可能只和一家公司产生联系。不可能只有谷歌或者 HTC。在这背后,是一个巨大的生态圈,一群公司,还有一些企业联盟。并且从那时起,这一直还在增长。

        因此,从设计之初,应用就被赋予了解决这些问题的能力。例如,兼容不同的屏幕尺寸。这并不是马后炮。以前,我就知道随着我们的修改,这样的问题 会越来越多。应用的开发者需要去兼容这些设备。但现如今,我感觉我们在收获这样的好处。我们在为产品的多样化而欢呼,而那个单调的统一尺寸时代已经不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