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能胜任开发开源软件

openkk 10年前
     <p> 英文原文: <a href="/misc/goto?guid=4958336919799485376">I'm not good enough to work on open source software</a></p>    <p> 事实上,我并非不能胜任——几年中我已经开发了很多开源软件。然而,在某种意义上,这又是事实:只有全职开发开源软件的程序员中的佼佼者才能得到报酬,而我不是。Linus Torvalds(Linux 之父)是其中之一,还有 Guido van Rossum(Python 编程语言创始人)。尽管 Guido van Rossum 只在开源软件上花了部分时间,没有将全部时间用在 Python 开发上。</p>    <p> 考虑一下现实。Python 已经成为了非常流行的编程语言,被很多公司和个人采用,并从中获益匪浅。但语言发明者甚至没有将全部时间投入其中。这只是其中一例——也许 Guido 很享受在 Phython 之外的时间为 Google 工作这样的生活方式——但是我认为这从总体上代表了开源软件的现状。</p>    <p> 就我而言:我写了很多小段的开源代码并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一些人甚至在 <a href="/misc/goto?guid=4958336920594891151"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ecl</a> 的基础上开发了商用产品。但我还是不能够胜任全职开发开源软件——我不是那种睿智且知名的程序员,他们在开发免费产品的同时有人为其支付薪水。然而,我是一名优秀的私有软件开发者,在寻找需要为我支付报酬的项目上我从未遇到太多的麻烦。为什么会是这样呢?因为私有软件项目能够很快让资金回笼。如果人们喜欢这个软件并为其买单,公司可以用这些收入为开发者支付报酬。而尽管上百万人使用开源软件并从中得到价值,但开源软件的开发者不能从中得到现金回报,他或她不能以此购买食物或支付房租,</p>    <p> 所以,我能够很好地编程并贡献更多开源代码,但我还是要为私有软件编写代码,因为这能够支付账单。很明显,我会尽可能在这个过程中使用开源软件,并尽可能地回馈开源社区,但是“秘制调味料(商业秘密)”仍然是需要保守的。只是这双手不能创造更多的开源软件了。</p>    <p> 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换句话说——很多人在开源世界之外为私有软件项目工作,但是很少有人能够从全职开源工作中得到报酬。</p>    <p> 所以,当我听到人们将版权作为开源软件的反例时,我感到有些怒不可遏。软件版权的保护和执行是一个复杂的争论,我不打算在这里展开讨论。这里我要指出的是“<a href="/misc/goto?guid=4958336921403729355"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事情并不只是看到的那样</a>”。当然,开源软件的确存在。但是,需要多少资金才能支持开源软件正常运转呢?有多少开源软件因为没有必要的时间而一直只是开发者脑中的设想呢?最近几年,尽管有大幅改进,人们还是经常批评“Linux 桌面系统”。恩,如果有更多人能够从“枯燥的劳动”中得到报酬,比如可用性测试,那么 Linux 的进步又将如何呢?Ubuntu 和 Redhat 已经开始为一些做类似工作的人支付报酬,但在微软和苹果公司又有多少人在从事这样的工作呢?</p>    <p> 这并不是否认开源软件“行不通”或者其他的胡说八道。开源当然运作的很好,当然只有在以代码而不是金钱为货币时,开源才能真正的发扬光大。开发者能够给与开源项目很多回馈,比如代码、bug 报告、建议、文档等等,这让他们参与的项目变得更好。然而,开源在规模较小、快速变化以及以客户为中心的产品上表现得并不尽如人意。我猜,99% 的 iPhone 用户很少关心他们使用的应用程序源代码,而恰恰相反,绝大部分的 Emacs 用户至少写过几行 Elisp 代码。</p>    <p> 在任何情况下,问题不在于打败开源软件,然而另一种反对“知识产权”的观点是开源软件本身已经“证明”了“软件生产过程都是一样的”。是的,可能它们是一样的,但是只对用户较少的情况下成立。毕竟,我们中的大多数都不能胜任开发开源软件。</p>    <p> 英文原文<cite></cite>:<a href="/misc/goto?guid=4958336919799485376"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David N. Welton</a> 编译:<a href="/misc/goto?guid=4958185140659301754" target="_blank">伯乐</a>在线 – 唐尤华</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