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与Uber关系变质原因 过多涉及对方业务领地

jopen 5年前
   <p style="text-align: center;"><a href="/misc/goto?guid=4958984127719761301" title="Google"><img alt="谷歌与Uber关系变质原因 过多涉及对方业务领地" src="https://simg.open-open.com/show/1398f098be05592a1001a5275df0b684.png" /></a></p>    <p>当 Uber 在 2013 年融资时,作为当时最热门的科技初创公司之一,没有人比时任谷歌风投部门负责人比尔·马里斯(Bill Maris)和大卫·克莱恩(David Krane)更急迫着希望能够签发支票。</p>    <p>当时,并不是谷歌风投(Google Ventures,也就是现在的“GV”)的所有人都支持这一交易。这家公司早已对 Uber 的竞争对手 Sidecar 进行了投资,且当时 Uber 的报价看上去就如同天文数字一般。马里斯和克莱恩最终胜出,对 Uber 的投资如今也被视为是谷歌风投最成功的投资。这家公司 2013 年对 Uber 2.58 亿美元的投资,在三年后已获得了大约 14 倍账面收益,价值超过 35 亿美元。</p>    <p>但是如今,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却把 Uber 告上法庭,指控后者窃取了其无人驾驶汽车商业机密。Alphabet 旗下自动驾驶子公司 Waymo 指出,无人驾驶汽车公司 Otto 的几名员工窃取了谷歌自动驾驶汽车项目的技术信息,去年 7 月,Uber 收购了 Otto。Waymo 认为 Otto 利用窃取的信息获利超过 5 亿美元。Waymo 在诉讼文件中表示:“公平竞争刺激新技术创新,这件事属于不公平竞争。Otto 和 Uber 窃取了 Waymo 的知识产权,它们不必开发自有技术,避开了风险,不用投入时间和费用。”Uber 则否认了上述指控。</p>    <p>Uber 表示,将会在法庭上捍卫自己的权益,Waymo 只不过想利用诉讼,达到阻碍 Uber 研发自动驾驶技术的目的。另外在诉讼的同时,Uber 也会继续研发自动驾驶技术,“对于团队取得的进展,我们深感自豪。”</p>    <p>消息人士透露,Alphabet 与 Uber 间的对峙经历了很长时间才形成,双方的复杂关系从一开始就极为紧张。在两家公司越来越多的侵入对方的业务领地之后,Alphabet 与 Uber 的关系开始进一步发酵。如今,如果 Waymo 的诉讼让</p>    <p>Uber 业务受损,它也将成为硅谷奇葩:投资人自己毁掉投资成果。</p>    <p>“无论 Waymo 获得什么,谷歌风投都会蒙受损失,”圣克拉拉大学法律副教授史蒂芬·戴蒙德(Stephen Diamond)说。Alphabet 发起的诉讼,只是 Uber 最近面临的一系列公共挫折之一。除此之外,Uber 还陷入性骚扰和性别歧视丑闻之中;一段 Uber 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搭乘网约车并爆粗口的视频让他被迫在公众面前道歉;Uber 上周末还承认,为了躲开全球执法机关,多年来该公司一直使用一种名叫 Greyball 的程序,用它识别执法者,避开执法者。</p>    <p>针对 Waymo 发起的诉讼,Uber 在声明中表示,在对原告的诉讼进行评估后,该公司认为这桩指控毫无根据,是 Waymo 为阻击竞争对手前进而采取的一种手段。“与此同时,我们将继续通过辛勤工作,把无人驾驶技术的好处带给全世界。”截至目前,谷歌风投发言人对此报道未予置评。</p>    <p><strong>不惜任何代价的交易</strong></p>    <p>在对 Uber 进行投资时,谷歌风投仍羽翼未丰,该公司需要通过高调的交易为其造势。</p>    <p>马里斯和克莱恩都是 Uber 的早期粉丝,但他们用了约两年的时间才同卡兰尼克取得了联系。消息人士透露,Uber 投资人 Benchmark 在 2013 年 5 月安排了一场会议。也正是在这场会议中,谷歌风投决定不惜任何代价完成对 Uber 的投资。当其他潜在投资人还在 Uber 旧金山办公室的一间会议室等待的时候,马里斯和克莱恩已开始出价投资。消息人士称,卡兰尼克当时要了一个很高的股价,且不提供董事席位。谷歌风投方面则提出要求获得一个董事会观察员席位,以及 Uber 在折价卖出时获得清算优先权保护。</p>    <p>最终,双方以 35 亿美元的估值达成投资协议。此外,与卡兰尼克有社会关系的谷歌企业发展高级副总裁大卫·德拉蒙德(David Drummond)也加入了 Uber 董事会。卡兰尼克与谷歌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Larry Page)随后的会谈,并外界认为是两家公司交好的征兆。</p>    <p>不过 Uber 很快便与谷歌产生了冲突。消息人士透露,卡兰尼克希望以折扣价获得谷歌地图的开发工具。但谷歌风投能做的,只是让 Uber 与谷歌的地图团队建立紧密的联系。卡兰尼克还希望谷歌地图能够突出 Uber 功能,最终能够让用户直接通过谷歌地图使用 Uber 服务。虽然谷歌答应了 Uber 的要求,但 Uber 认为在整合进度上谷歌故意磨磨蹭蹭,且初期的效果并不理想。</p>    <p>随着 Uber 把注意力投向无人驾驶汽车领域,两家公司关系的裂痕进一步变大,因为谷歌已在该领域建立起早期领先优势。Uber 在 2015 年年初宣布,该公司从卡耐基梅隆大学挖来 40 名技术人员,将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建立无人驾驶实验室。</p>    <p>随后,Uber 又收购了地图软件公司 deCarta,投入巨资开发自己的地图系统。与此同时,谷歌像 Uber 一样推出了按需递送服务,并通过 2013 年收购的打车应用 Waze 推出了打车服务。消息人士称,谷歌推出打车服务让 Uber 尤为感到不满。</p>    <p>市场调研公司 CB Insights 首席执行官阿纳德·桑瓦尔(Anand Sanwal)表示,“谷歌与 Uber 间亦敌亦友的关系很快便完全变为敌对关系。”去年 8 月,Uber 与谷歌之间的矛盾公开化,德拉蒙德也因此退出了 Uber 董事会。截至目前,Uber 与谷歌方面均对此报道未予置评。</p>    <p><strong>被自己投资者破坏?</strong></p>    <p>消息人士透露,Uber 激进的文化曾是谷歌风投许多对话的主题之一。为了影响 Uber,谷歌风投最初曾鼓励公司人才向 Uber 流动。</p>    <p>这种做法最终产生了麻烦。作为 Waymo 的首席技术人员,安东尼·莱万多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此前公开谈论着要离开公司。2016 年 1 月,莱万多斯基和一些技术人员从 Alphabet 离职并成立了 Otto。Uber 随后以 6.8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这家初创公司。Waymo 在诉讼中称,在离职之前,莱万多斯基就已经同 Uber 取得了联系。Waymo 称,莱万多斯基在离职前下载了 1.4 万份专利设计文件,尤其是 Uber 的灯光探测和测距雷达技术使用了 Waymo 的专利技术。Uber 和莱万多斯基否认了上述指控。</p>    <p>来自: <a href="/misc/goto?guid=4959001416447741605" id="link_source2">腾讯科技</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