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的“特洛伊木马” 前诺基亚CEO埃洛普竟然从微软离职了!

jopen 6年前

微软的“特洛伊木马” 前诺基亚CEO埃洛普竟然从微软离职了!

在重新回到微软一年后,微软设备和服务业务负责人、前诺基亚 CEO Stephen Elop 选择正式离开微软。

作为诺基亚设备与服务业务,同微软交易案中的一部分,Stephen Elop 去年在交易完成之后正式加入微软,并且负责微软设备与服务业务。同时在微软去年 CEO 的遴选中,Stephen Elop 同样也是十分有利的竞争者之一。

Stephen Elop 现在却选择毫无征兆的离开。微软 CEO Satya Nadella 在一份给所有微软员工的通告中解释道:

对他个人而言,在恰当的时间选择从微软离开。他的离开对于领导层来说仍是一种损失,我对此表示遗憾,但我也非常期待他未来新的目标。

在 Stephen Elop 正式公布离开之后,微软也已经做出相应的调整,微软操作系统部门负责人 Terry Myerson,将执掌一个全新的团队:Windows 和设备部门。

Windows 和设备部门是由过去的 Windows 团队和设备团队(Surface、Xbox 和其他微软硬件)合并而成。这也意味着 Terry Myerson 在微软将担任更加重要的角色。

埃洛普“过渡期之后”的离开也将作为微软本次重组的一部分。与此同时,微软首席战略官 Mark Penn 也将在九月离开微软,他曾领导团队发起了著名的 Scroogled 宣传项目,用以讽刺谷歌的产品和服务。除此之外,微软高管 Kirill Tatarinov 与 Eric Rudder 也将在微软过渡期之后离开。

微软的“特洛伊木马” 前诺基亚CEO埃洛普竟然从微软离职了!

为此,微软 CEO Satya Nadella 向微软全员发了一封公开信。

这封公开信的核心要点是,Nadella 希望微软能够继续延续在过去一年“予力众生”的使命,继续为用户提供更为强大的生产力,让用户能够实现更多、得到更多,同时在“移动为先、云为先”的框架下,进一步深化战略目标。

为此,Nadella 也进行了他上台之后的第二次组织结构调整,并且在新财年(2015 年 7 月开始)以这样全新的组织结构实现战略目标。

其中将有三个最关键的部门:

一、Terry Myerson 将领导一个全新的 Windows 和硬件团队(WDG),帮助实现更多个人计算力的目标。微软将现有的 OSG(操作系统部门)与 MDG(硬件设备部门)合二为一。

这个全新的部门将负责所有的 Windows 和微软硬件设备工作,其中包括:Windows、Lumia、Surface Hub、Microsoft Band 和 Xbox。让 Windows 能够更加广泛的覆盖不同应用场景下的设备,满足用户需求。

二、Scott Guthrie 将继续领导云计算和企业部门(C+E),专注于构建只能云计算平台,能够让所有设备体验到云计算的魅力。

同时C+E部门还将帮助企业用户打造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产品服务、流程。在 ERP 和 CRM 项目上,C+E将继续创新同时也将与 ASG 部门一起提高核心技术竞争力。

三、陆奇则是继续领导应用和服务部门(ASG),专注于重塑生产力体验,并且微软将教育类业务移动到 ASG 部门。

帮助微软技术跨越不同的平台,继续引领用户的工作和数字生活。ASG 近些年已经取得重要的突破。

微软的“特洛伊木马” 前诺基亚CEO埃洛普竟然从微软离职了!

在这次公司架构和高管调整之后,微软新的管理层由 12 位成员组成,分别是:

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首席执行官

克里斯·卡珀塞拉(Chris Capossela),执行副总裁、首席营销官

柯特·德尔贝(Kurt DelBene),负责企业战略的执行副总裁

斯考特·格思里(Scott Guthrie),负责云和企业服务的执行副总裁

艾米·胡德(Amy Hood),执行副总裁、首席财务官

凯瑟琳·霍根(Kathleen Hogan),负责人力资源的执行副总裁

佩吉·约翰逊(Peggy Johnson),负责商务拓展的执行副总裁

陆奇(Qi Lu),负责应用和服务部门的执行副总裁

特里·迈尔森(Terry Myerson),负责 Windows 和设备部门的执行副总裁

沈向洋(Harry Shum),负责技术和研发的执行副总裁

布拉德·史密斯(Brad Smith),执行副总裁和总法律顾问

凯文·特纳(Kevin Turner),首席运营官

微软的“特洛伊木马” 前诺基亚CEO埃洛普竟然从微软离职了!

以下是史蒂芬·埃洛普充满传奇色彩的职场经历:

2005 年—2006 年 

2005 年,Macromedia 公司被 Adobe 公司收购。埃洛普作为最后一任 Macromedia 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出任 Adobe 公司全球首席运营官一职。 

2006 年—2007 年 

2006 年 6 月,埃洛普辞去 Adobe 一职,加入 Juniper 网络公司,同样出任首席运营官一职。 

2008 年—2010 年 

2008 年 1 月,埃洛普被微软公司看中,吸收进微软公司,并出任微软业务部总裁。随后由于埃洛普在微软的出色表现,他在保留业务部总裁职务的同时,成为了微软 Office 项目的产品负责人,并成为了微软公司的高层领导团队的成员,在微软领导一个上百人的工作团队。2010 年,他负责领导了微软 Office2010 的项目开发。 

2010 年—2013 年 9 月 2 日 

2010 年 9 月,诺基亚董事会邀请埃洛普出任诺基亚公司新执行总裁兼 CEO,随后得到埃洛普的同意。诺基亚随后宣布已支付埃洛普 600 万美元的签约奖金,由此埃洛普也成为了诺基亚历史上首位非芬兰本国的 CEO。 

2013 年 9 月 3 日— 2013 年 9 月 3 日,诺基亚董事会宣布出售诺基亚手机业务(包括品牌、员工和手机制造工厂)给微软,并且诺基亚将赔偿埃洛普离职金 2540 万美元,而在当天,微软宣布重新聘用埃洛普,并由其负责微软移动设备和 xbox 游戏业务。

微软的“特洛伊木马” 前诺基亚CEO埃洛普竟然从微软离职了!

当初史蒂芬·埃洛普离开微软出任诺基亚执行总裁兼 CEO 可谓是一将功成万骨枯(是不是想起了无间道呢!),然而如今重回微软的史蒂芬·埃洛普却惨遭抛弃,还是说他有了新的任务?或许分离是为了下次更好的重逢。

微软的“特洛伊木马” 前诺基亚CEO埃洛普竟然从微软离职了!

以下为微软 CEO 公开信全文:

致微软团队:

新的财年即将来临,在此我想与你们共享有关我们将如何使公司结构与战略相一致以及高管团队将作出哪些变动的信息。

在过去一年时间里,我曾说过微软渴望让这个星球上的每个人和每个组织都变得更加强大,从而实现更高的成就。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的战略核心是为当下这个移动为先和云为先的世界开发出质量最高的生产力服务和平台,怀抱着三个互相关联的、大胆的志向:

彻底改造生产力和业务流程;

建设智能化的云平台;

创造出更多的个人计算。

为了更好地匹配我们的各种能力,从而最终能以更快的速度向客户交付更好的产品和服务,我已决定将我们的工程业务组织成三个集团,这些集团将共同致力于履行我们的战略和实现我们的抱负。这些变动从今天起开始生效。

特里·迈尔森(Terry Myerson)将负责领导一个新的团队,即 Windows 和设备集团(WDG),以便实现我们让 Windows 生态系统为更多的个人计算体验提供支持的理想。我们将把目前的操作系统集团和史蒂芬·埃洛普(Stephen Elop)领导下的微软设备集团(MDG)的工程业务进行合并。这个新的团队将把推动突破性的创新以便促进 Windows 生态系统向前发展所需要的全部工程能力都组合到一起。Windows 和设备集团将推动 Windows 成为一种遍及各种设备的服务,并负责制造所有微软设备,如 Surface、HoloLens、Lumia、Surface Hub、Band 和 Xbox 等。这将使我们有能力创造新的产品类别,同时为 Windows 带来广泛的客户热情和需求。

斯科特·古斯里(Scott Guthrie)将继续领导云和企业(C+E)团队,集中致力于建设智能化的云平台,为任何设备上的任何应用提供支持。云和企业团队还将重点开发专属企业 客户的高价值基础设施和商业服务,如数据和分析产品、安全和管理产品以及业务流程等。在今天,我们还将把负责开发 Dynamics 产品的开发团队转到云和企业部门中去,这将使我们有能力进一步加快 ERP(企业资源规划)和 CRM(客户关系管理)相关工作,并使其变得主流化,这是我们的核心工程和创新任务的一部分内容。云和企业团队将与应用和服务集团(ASG)密切合作,以 便确保通信、协作和业务流程的端对端体验具有凝聚力。

陆奇将继续领导应用和服务集团,把重点放在彻底改造生产力上。这个集团将负责为横跨所有设备的数字工作开发生产力服务,吸引那些在工作和个人生活中 使用技术的人们。应用和服务集团已经在这些领域中取得了一些成就,而今天我们宣布的唯一变化是,教育解决方案相关的工程业务将被转移到应用和服务集团。

这种本质的转变要求我们从整体上审视自己的领导结构,其结果是有些高管团队成员将在过渡期结束时离开微软。

当史蒂芬·埃洛普重返微软时,他带领微软设备集团通过其设备创造出了最好的微软体验,包括硬件、软件和服务等。他一直都极力倡议我们需要在交付这些 体验的问题上做到重点化和问责化,并帮助我们校准了实现更多个人计算这一抱负的方向。鉴于以上所述的结构性改革,埃洛普和我都同意现在已经到了他该从微软 退休的合适时机。我对失去这位领导者感到遗憾,并期待着看到他的下一个目的地将是哪里。

基里尔·塔塔里诺夫(Kirill Tatarinov)将探索自己的下一个方向。在基里尔的领导下,Dynamics 业务已经成长为一项价值近 20 亿美元的业务,而且即将推出一波雄心勃勃的产品。但可能最为重要的则是,基里尔及其团队已经向我们展示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大举进入 CRM 和 ERP 市场将带来只有我们才能利用的新机会,具体做法则是将 Dynamics 产品融入到微软的主流工程、销售和营销业务中去。我十分感谢基里尔始终不渝的领导方向,他带领 Dynamics 业务发展到了今天的地步,并建立起了一个强大的领导团队,使其能够继续前进。

在为微软工作 25 年以后,埃里克·鲁德尔(Eric Rudder)已经决定去尝试下新鲜东西。埃里克在微软历任多个重要岗位,包括创立服务器和工具业务并在这项业务的早期阶段带领其发展壮大、领导微软研究 业务以及最近负责推进我们的先进技术和教育业务等。我将深切地怀念埃里克的热情、技术和商业头脑以及他那敏锐的智能,并对他为微软所做的一切表示感谢。

最后,马克·彭恩(Mark Penn)在几个月前告诉我,他计划在 9 月份离开微软并组建一个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此外还将去做其他一些事情。多年以来,马克一直都在为微软贡献他的才能和洞察力。从帮助制作一则“超级碗”广告 和帮助设计新的业务及营销模式,到他在数据分析领域中所做的工作,马克帮助我为这家公司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我对马克所提供的睿智的战略性顾问意见表示感 谢,并期待着看到他的未来发展。

我一直都在与史蒂芬、埃里克、基里尔和马克进行密切的合作,并对他们每个人都深怀敬意,盼望他们未来一切都好。

我希望,我们的高管团队能激励创新的产品和服务,并在执行方面表现卓越。竞争对手和客户不会在意我们的公司结构,他们所在意的是创新。很明显,我们 正在将公司的工程结构与核心能力进行匹配,而我们的几大抱负则是互相关联的。要想取得成功,那么我们所有人——尤其是高管团队——就必须跨越界线,在“一 个微软”的前提下展开合作,并与合作伙伴保持协调。从今天起开始生效的新管理团队如下:

克里斯·卡波塞拉(Chris Capossela),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营销官,另外他还将负责 Dynamics 和教育部门的营销事务;

科特·德尔贝恩(Kurt DelBene),企业策略和规划执行副总裁;

斯科特·古斯里(Scott Guthrie),云和企业部门执行副总裁;

艾米·胡德(Amy Hood),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

凯瑟琳·霍根(Kathleen Hogan),人力资源执行副总裁;

佩吉·约翰逊(Peggy Johnson),商业开发执行副总裁,另外他还将负责领导微软与全球移动运营商之间的合作相关事务;

陆奇,应用和服务集团执行副总裁;

特里·迈尔森(Terry Myerson),Windows 和设备集团执行副总裁;

沈向洋,技术和研究执行副总裁;

布拉德·史密斯(Brad Smith),执行副总裁兼司法和企业事务法律总顾问;

凯文·特纳(Kevin Turner),首席运营官,他还将负责 Dynamics 部门的销售和合作组织相关事务;

吉尔·特雷西(Jill Tracie),办公室主任。

我很肯定,将公司结构与公司战略进行匹配将令我们站到最好的位置上,从而开发出客户喜爱的产品和服务,并最终推动新的增长。如果你们心中有任何问题,可向高管团队中的一员或是直接向我本人反映。

众人拾柴火焰高,对此我翘首以盼。

萨提亚

参考:engadgetexpreview界面腾讯科技pingw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