扼杀开源的是人们自己

jopen 7年前

我承认我也有一点在扼杀。很多人会认为这是一件害羞的事情,但我觉得无论如何我们应该谈谈这个问题。我害怕为开源做贡献。

我并不是认为我不够好,在我名义下我编写了足够的代码,并且当我说我知道了为什么我使用以及什么是循环的时候来给我壮胆。然而,我的恐惧来自开源社区四处。

每 一个我看到以及到过的地方,似乎有一种根深蒂固的态度,在那里辱骂和敌意不但不被反对反而受到鼓励。现在,我从许多受折磨被欺负的主题中逐渐成长并且脸皮 也变厚了,但当有一个更好的机会发展而不是去付出努力却招受侮辱时,我发现我很难说服自己付出时间和精力去做贡献。这对我来说非常矛盾,因为我是一个开源 软件的坚定支持者,我想回报这个交流广泛的社区,因为这么一个社区使我能够用软件做了非常多的事情。

如果你看一下这种行为最主要的犯罪者们,比如linux内核邮件组,你就会看到一个这种行为几乎天天发生的例子,而且它似乎很有效,这才是我真正担心的事 情。当然,我能理解,维护者和受雇在内核项目工作的人理应得到更高的地位,但是这种地位不应该用恐惧来维持。如果你不认为Linus使用恐惧来让他的“奴 才们”乖乖听话,那请你去找找,你能发现某一次Linus指责了一个人以后,那个人用一句“X你”来回复,或者其他反抗的行为么?

有些人可能会说,他们没有时间关心政治,他们只关心代码和技术。当然,我也认为我自己是这一类人。坦白地说,我并不关心是Joyent还是其他什么公司的 联合体形成一个组织来管理Node.js,只要我可以向它贡献有用的东西,而且别人能用,其他的并不重要。我的意见是,期待别人给你最起码的尊重的原因并 不是政治,而是人们的尊严。

标题中之所以说成“扼杀”,原因是当我感觉到这些现象的传播时,此刻正在发生着什么?实际上,Linux内核在试图引入开发者新成员方面存在着问 题,也许有一天将不再有能够忍受这种敌意的开发者,到那时Linux内核将可能死去(实际上,我非常怀疑是否有任何大公司会让这种情况发生)。没有了愿意 深入研究并不断致力于开源项目的开发者,那么开源项目将真正彻底地死去。

说了这么多,最后我想以一些积极的话语来结束。对于所有创建和维护开源软件的开发者们,我想说谢谢你们让我我能够一直创建很酷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