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Android用户的圣诞愿望

jopen 7年前

        尊敬的圣诞老人:

        您好!

        我并不是数码设备爱好者,但因为一些偶然的原因,我正在同时使用 3 个 Android 手机——去年年底买了个 MX,因为用得不太顺手,就从公司拿了一个 Vivo X3 用(作为一个科技公司,这一点是很容易做到的),而为了工作需要公司又给额外配了一个小米 2S。现在三个手机都让我觉得困扰。

        我现在主要用的是 Vivo,今天早上起来,闹钟响到一半自动停掉了,以为是没电,结果发现黑屏了的手机里还是传来微信消息的提示音,后来反复地关机、重启,屏幕毫无反应, 但按左侧的音量键还是能听到提示音——在我使用它的 3 个月里,这已经是第二次黑屏了。上一次黑屏之后几个小时后忽然又亮了,这次我想也不例外。于是我把手机放在电脑旁充电,到晚上快下班的时候它真的嘀一声亮 了,显示“充电完成 100%”。

一个Android用户的圣诞愿望

小米和魅族这一对冤家相聚在 Vivo 镜头下。

        Vivo 在国产机里已经算很不错的了。刚拿到手的时候很惊艳,不足 6 毫米的厚度和硬朗的设计风格一下就俘获了我,在没有装什么应用的情况下,刷刷微博、聊聊微信,电池可以用两天(三个月后的现在已经只能用一天了),光这点 可以秒杀很多手机了;拍照的质量也还行,乍看上去还有卡片机的味道,最重要的是对于一个重度唱吧用户来说,Vivo 的收音效果真是太赞了,和 iPhone 有得比。

        但 Vivo 界面非常违背常人的审美,预装的应用也是透着一股浓浓的乡村非主流味道,大概这些传统厂商的审美品位只能用脚趾头去理解。我刷了一个 UI 再把删不掉的丑应用拖进一个文件夹,就这么将就着用了 3 个月,发现这对于人的品位是一种戕害,现在我看到别的手机比如魅族就觉得“哇,UI 好漂亮”,被同事鄙视,而我也没办法确认它到底漂不漂亮。

        这是一个大问题,加上它的 TD-SCDMA/GSM 制式,我的联通号几乎一半的时候处于无信号状态(嗯,这是我自己的问题),再加上黑屏两次,只能果断退掉了。

        用回 MX。比起刚买时候的流畅,它现在简直已经卡出翔,但这个不是我无法容忍它的原因,因为每个 Android 甚至每个手机用了大半年之后都会卡,只不过卡的程度不同。我无法忍受的是别的:比如它非主流的长宽比例让很多应用都会变形,我喜欢的“多看阅读”就会在 MX 屏幕两侧留出难看的空白;很多需要用到支付或者预定的菜单上 MX 通常是点了很久都没有反应,不知道是不是阉割掉了什么东西;想用唱吧唱一首情歌,对着麦把肺都嚎出来了结果出来的声音还是细若游丝,收音效果很差,之前很 多朋友跟我打电话的时候抱怨我的声音听起来像在水底一样咕噜咕噜,应该也是这个原因。

        此外,MX 真的很发烫,关于它的发烫我已经吐槽了很多回,比如有一次在朋友圈里发布“老缅把 XX 手机放在裤兜里,半个小时候他的蛋被烫熟了”,超过半数的人在 XX 处填上了“魅族”;比如前几天在朋友圈里又说“冬天来了,用 MX 暖手刚刚好”,等等等等。也许看到这里有人叫我不喜欢就滚了,我倒是想滚的,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买魅族吗?因为我买不起苹果。

        一个专门做各种外包的、在手机制造业有一定发言权朋友说:魅族在国产手机里质量已经算很上乘,几乎没有之一。这句话我可不太同意,留给别人去感受吧。

        我是不是忘了说第三个手机小米 2S?的确想不起它,它一直在趟我的包里没什么存在感,充电,没电,再充电,没人打工作电话或者往工作微信号(现在也没几个人)发信息我就是没兴趣拿起 它,如果不是工作需要留着它,我老早就以 500 块的价格卖掉了。用了几个不同的 Android 机之后,我也没有什么想去尝试新 Android 机的动力,大把的应用打开之后不是提示你要不要更新,而是提示你“普通更新”和“快速更新”二选一,或者是“更新”和“退出”二选一,总之就是不更新就别 玩了,等你迫不得已顶着贵价的 3G 流量费点击更新吧,它又悄悄地往你的手机里装了一个你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应用。

        臭流氓啊。

        每次我从包里掏出三个手机往桌上一放,旁边的人就以一种看土豪的眼神看我,可是他们哪里懂得我内心的悲哀。如果可以,我想拿这三个手机一起,换取一个 iPhone,5,甚至 4S 都可以。

        写到这里,估计你也看出来我对手机硬件不怎么了解,可是如果连一个小白用户都不能忍受,那么多对硬件吹毛求疵的技术宅们是怎么和 Android 和谐相处的?难道和我一样,是因为——穷?

        圣诞老人,听说你是专门帮人实现愿望的。我想换个 iPhone 的愿望,你能实现吗?期待您的回信。

        此致

        敬礼!

 一个亟待被解救的 Android 用户

2013 年 12 月 2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