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互联网差异在哪里?看这两份榜单

jopen 6年前

中美互联网差异在哪里?看这两份榜单

        最近 Google 和百度几乎同一时间推出的两份搜索热榜,这两份榜单可以反映出人们,在过去的一年在关心什么,Google 立足美国面向全球,百度则更加反映中国互联网市场。这两份榜单悬殊非常大,反映出不同用户群体的关注区别,也可透视中美互联网市场的差异。

中美互联网差异在哪里?看这两份榜单

        一、Google 媒体属性更强,百度服务属性更强

        Google 美国与 Google 全球 10 大热搜词榜单差异不大,非常明显看出,10 个词有 8 个属于新闻热点事件,人们需要进一步了解突发热点事件、需要了解明星先关知识背景,就会借助 Google 搜索,Google 俨然就是一个给用户找到信息的媒体。在这 8 个词之外,只有冰雪奇缘和 Flappy Bird 这两个词分别来自电影和游戏领域,勉强算是服务。

中美互联网差异在哪里?看这两份榜单

        再看百度,十大热搜词语中也不乏有淘宝、百度、双色球等很强的服务属性关键词出现,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还一下推出了 9 个移动搜索榜单,其中无论是按时段分类的用户行为榜单,比如“日出东方十大移搜热词”、“茶余饭后十大移搜热词”等,还是移动热搜 O2O 榜单,都把人们搜索服务的需求表现得淋漓尽致,这是与 Google 榜单非常不同的一点。

        当然,我们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榜单虽然绝对搜索次数非常可观,但相比大量没有上榜的搜索词来说也只是冰山一角。不过,顶部搜索还是生动地反映 了人们的“通用搜索诉求”的巨大差别:美国人更喜欢用搜索引擎来寻找资讯和知识,中国人更喜欢用搜索引擎来寻找各种服务:应用下载、游戏获取、生活服务、 影视服务等等。

        二、Google 加速信息流动,百度加强服务连接

        看完这个榜单差异,再看 Google 和百度在这几年的动作上的差异就更加清晰了。Google 过去的使命是加速信息的流动,它希望人们在其网页停留足够短,以尽快到达结果页面;百度与之相反,一直在不断加强自己的内容,贴吧、知道和百科都是,基于 框计算的直达应用,还有中间页战略都是要让人们以最短路径高效获取服务。

        在过去近十年的 PC 搜索时代,Google 和百度都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到了移动时代,两者可谓渐行渐远。

        Google 大力发展 Android 生态、收购 Moto 和 Nest 等硬件厂商、探索 Google Glass 和无人汽车等智能设备。对于 Google Wallet 这样的国内巨头十分重视的业务却并不来电,GoogleNow、Google 图像搜索并没有多少大动作。百度与之相反,一方面大力发展移动搜索技术尤其是多媒体搜索和深度学习技术,另一方面通过手机百度打通服务、直达号、百度钱包等战略引入第三方服务。

        如果要总结一下,Google 曾经的使命是“组织全球的信息,并让人人都可以获取及有效利用这些信息。”现在“组织信息”的使命依然没有改变,但 Google 对自己的未来规划更多是要用机器来解决人们面临的一切问题乃至取代人类。相对而言百度更加接地气,正如李彦宏所说,就是要连接人与服务,再说直白点这些服 务就是人们“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最近与 Uber 合作就是为了达成这样的目标。

        三、折射中美互联网差异:中国机会在服务,美国机会在智能

        如果去过硅谷走一圈就会发现,两边的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圈关注点有着十分巨大的差异。“O2O”这个美国投资界策划的词,在中国发展如火如荼,硅 谷许多业内人士却并不知道这个词的意思,尽管 Airbnb、Uber 事实在做类似的事情,但其思维更多是分享经济而非改造传统或者颠覆行业。反而是智能硬件为核心的人工智能产业人人关注,Nest、GoPro、 Dropcam、Fitbit、Chromecast,这些产品已在 Bestbuy 大量出现,成为消费品,不少创业者也在积极进入——看看 Kickstarter 和 Indiegogo 这两大众筹网站的火爆就知道此言非虚。在硅谷交流期间我也感觉人们更多在展示和在关注人工智能、无人机、机器人、创客,而不是 O2O。

        何以至此呢?李彦宏在 Uber 与百度战略合作的演讲中指出核心原因,美国传统行业本身就比较成熟、高效,并没有那么多可以被改造的点。中国的传统行业,有太多这样那样的不好,而不少正 好是互联网可以解决的。尽管有传统势力的围堵,互联网对传统行业的影响还是非常巨大,小米、滴滴、去哪儿等现象级公司大量出现。去年李彦宏在云南指出,中 国互联网正加速淘汰传统产业,互联网与出版、旅游、教育、医疗、零售等领域的结合正在(已经)超越美国,今年李彦宏在黄山又提出,中国传统行业信息化水平 差给互联网企业软件带来巨大机遇。

        总而言之,中国传统实体经济存在互联网趁虚而入的空间;美国实体经济相对完善并没有给互联网留下太多机会。因此美国的科技巨头和创业者更多是去 寻找全新的领域做新增市场而不是改造存量市场,中国的科技巨头和创业者则两条腿走路,一边去改造传统行业、去渗透线下、去开荒三四线,一边去走美国的面向 未来的智能道路,不信你看看周围的创业者、媒体的报道和圈内的话题。

        我们会发现,C2C 从 2014 年就已经破产了。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有大量成功企业是靠着对美国产品的快速复制再加微创新取胜的,而抄袭 GoPro、Nest、Dropcam、Snapchat、Instagram、Uber、Quirky 和 Kickstarter 等公司的却很少有成功的。未来的成功者,更多会来自那些了解和尊重中国国情,愿意凭借自有创新去改变实体经济的人。

        微博@互联网阿超,微信罗超(luochaotmt)

来自: 搜狐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