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CEO纳德拉深访:没有Windows,哪来的Google

jopen 4年前

微软CEO纳德拉深访:没有Windows,哪来的Google

上周,微软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宣布将最多裁员 7800 人,并重组手机业务。虽然它表示,仍会继续开发 Lumia 手机,但外界普通将这一决定解读为,微软将放弃 WP 手机,在移动市场有所退让。

那微软 CEO 萨蒂亚·纳德拉的本意又是如何,他怎么看待微软的未来呢?在 13 号的 WPC 大会主题演讲后,他接受了外媒 ZDNet 的采访,以下是采访内容。

MJF: 你希望你的合作伙伴从今早的演讲中获取一些什么信息?

纳德拉:我希望我们能成为一个任务驱动型的企业,因为我得到的教训是,不要将一个特定的目标当成自己的任务。

1992 年,我加入微软,当时公司正在致力于发展家庭 PC 业务。后来经过努力我们做到了。一个公司必须要有能力超越任何一种科技范畴,完成一个伟大的目标。根本上,我们关注消费者所用的产品,它可能与一个写学期 论文的学生,或一个驱动生产力分化的企业有关。这些都是我们作为一个生态系统所要关注的,也是我考虑要做什么样的决定,进入什么样的市场,还有我们应该怎 样做的基础。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有三大野心,分别是重塑生产力和商业过程,智能云系统,以及个人化计算。当然,现在他们都有了相应的产品。但它也超越了我今天所表达的。我们该走向哪里?这正是我所要谈论的内容。

MJF: 上周之后,微软的很多合作伙伴以及顾客,都非常关心你在智能手机方面的发展预期。那么,微软减少 Windows 手机的生产数量,是否意味着你们打算退出智能手机市场?

当然不是。坦白来说,我认为这更像是一个镜头,透过它我们能看到正在发生的事情。我认为无论是在现在还是在未来,智能手机都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机遇。

首先,我想要出现在每一个移动设备终端,这是一个非常明确的核心目标。但这不仅要让 20 亿台设备上都安装上 Skype,Outlook 等应用程序。我们想要打造的是微软体验,因为对我来说,那是一个平台。在这些应用背后又是什么呢?对企业或者用户来说,那就是 One Cloud,也是 Office 365,有微软帐户(MSA)。

因此,我们要以更广阔的视角来看待操作系统。我们要进入到每一部设备当中,而不仅仅是使我们的应用存在于每部设备中。我想要的身份管理系统不只 是 MSA,也是 Azure Active Directory。它管理着这些设备并确保数据安全。这些就是我们所有的核心能力。我们不会去试图复制 Mac OS 和 iOS,我们是 Windows。当你看到我们的 HoloLens 产品时,对我来说这就是我的移动战略的一部分。过去,我们犯的一个大错误就是将 PC 看成了一切的中心。现如今,我们已经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移动设备上来。我们也绝不能再重蹈覆辙。

因此,我们必须要开始寻找下一个侧重点。因为没有人不希望自己能在以后有所作为。我们也正在这样做,在改进 Windows。至于手机,我不想做其他系统的手机,也不想抄袭别人。

所以,当我谈起 Windows 手机时,我希望它可以和 Continuum 一样具有代表性。因为我们的 Continuum 通用平台可以变成一个桌面,这是其他操作系统和设备做不到的,也正是我们设备的独特之处。上周的通告并不是视角和战略的改变,而是我们操作方式的改变。我 们要展示不同之处,我希望能把战略,创新和进步看作是一个整体。

我想告诉我们的员工和投资人,我们不要管别人,每个企业在每个阶段都有其特定的位置,我们要对未来有信心,朝着方向继续努力。

MJF: 现在人们一谈到 Windows 移动,想到的就是手机操作系统。你认为,Windows 移动更广泛的含义是什么?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谈到 Windows 10 时会大量谈论其移动性。Windows 不会与某一特定类型的设备相连。当你使用 Continuum,然后再到一个大屏幕上用鼠标和键盘操作应用程序时,你会怎么称呼这个设备?这就是 Windows 10。以我自己为例,一部手机,一个 Surface,一个 Surface Hub,和一个 HoloLens,它们对我来说就是 Windows 10 的全部。我想要使他们可以无缝衔接,我希望我的数据和应用可以在他们中间自由流动。

MJF: 有一个类比说,对 Windows 移动来说,手机只是一个展示设备,展示系统在手机上是什么样?

正确,但还是有一些小的区别。某种程度上,在 PC 世界,我们试图创造一些新的类别,就像 Surface 所做的那样。现在,很多 OEM 都在做二合一的设备。我们也将继续做 HoloLens,等到这种全息计算平台在 Windows 上取得成功,便会有更多的人建造出超越 HoloLens 的全息计算机。

如果 OEM 不这样做,Windows 设备也会这样做,Lumia 设备也会出现。这关乎 Windows,关乎它的整体健康。我们要打破现今条件的束缚,敢于实现更多。

MJF: 微软有 Surface,但同时也有许多 OEM 成功制造了 Windows 设备。但是对 Windows 手机来说却不是这种情况,对吧?

我们要尽我们所能在手机上取得进步。再次强调,是的,今年我们还会继续发布优质的 Lumia 系列产品。

无论是否有 OEM,我们都将会有一个策略。细节方面到时候会越来越清楚。

MJF:我很好奇上周你关于 Windows Phone 的决定,是否会影响微软的通用应用战略。许多人认为如果微软不再专注做 Lumia 产品,特别是现下微软占了 Windows Phone 产品销量 95%,即使不会影响公司通用应用战略,也会对其有削弱作用,而这一战略对 Windows 10 可是至关重要。同样,作为一个开发者,当我得知 Windows Phone 阵营会不断缩小,我为什么还要投注经历去做应用呢?

通用应用战略会得到很好的实施,因为开发者还要制作桌面应用呢。而鼓励开发者制作应用的可不只是手机端3% 利润的分红,吸引他们的是微软全球数十亿的用户。在新系统里,你的应用都会出现在开始菜单里。而且,这些应用在手机端,HoloLens,Xbox 等微软的产品中都会是通用的。你可以问下 Airbnb,我们提供的条件是很有吸引力的。

顺便提一下,当他们接受了条件,我们就会有手机版的应用了,而且他们也会产生路径依赖,意味着开始的地方并不是你的终结。虽然我们与开发者之间会有许多的差异,但最终,开发者会成为我们的用户,而我们需要用户。

为什么我们在 Windows 10 上主要围绕开始菜单栏做文章呢?不只是因为这是微软的经典元素,更重要的是这样可以提升我们应用商店的变现能力。Windows 8 里应用商城过于积累,而在 Windows 10 里,我们会让它焕发新生。

这对于开发者来说就意味着真金白银,也是他们为手机开发应用的不懈动力。而 Windows 10 的免费升级策略更是会提升我们手机的地位。这就是我做那一艰难决定的原因。如果还有人认为我们将彻底放弃手机,免费升级策略就是我们最好的反击,而不是多发布几款手机。

MJF:为什么你说 Windows 10 免费升级就意味着,会继续专注于 Windows Phone?

因为这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让开发者重回 Windows 平台。只要有了开发者,借助通用应用战略,我们也就会有手机端的软件,即使这些开发者是冲着 HoloLens 或 Xbox 来的。总是搞正面战有时不奏效,你要学会从其他角度看问题。

MJF:关于 HoloLens,我有个问题想问。听说你第一次看到还是概念型的 HoloLens 时,就说这个产品不能只是用来玩游戏。那么你认为这一产品的重点应该放在哪?游戏?亦或其他商业或者研究领域?

实话说,在第一版时,它更加面向于开发者和企业级用户。

我们购买 Minecraft 是为了制作新题材的混合现实游戏。我们购买 Minecraft 是因为它是第一 PC 应用,第一控制台应用,同时也是 iOS 和安卓双平台上第一的付费应用。我想在混合现实领域有一个重磅作品。游戏和娱乐会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但在第一版的 HoloLens 中,我们期待它可以在企业级的应用中有所作为。

微软对产品的要求一直都不单一,甚至可以说我们要求自家产品都是多面手。我们最拿手的就是连接普通用户和企业级用户,这是我们的企业基因,也是 我们的宣言中曾提到过的任务。我希望我们每项技术都能为这一任务服务。在 HoloLens 上,不仅是游戏,我还看到了它在医疗健康和零售领域巨大的潜力,这也是我们今后会不断追寻的。

MJF:这个问题是关于合作的。自从你当上 CEO,大家都觉得微软对于合作问题的态度变化很大。就拿与 Salesforce 和 Adobe 的合作来说,你与鲍尔默就不太相同。你关于合作的理念不同点是什么呢?

无论是鲍尔默时期还是盖茨时期,微软一直都是家平台公司。换句话来说,我所做的一直都是我们一直擅长做的。有多少软件公司巨头都是站在微软的肩 膀上?如果没有公司为 Windows 做浏览器,IE 上没有工具栏,哪有现在的 Google?我们是世界上最开放的生态。

我们将一直是一家平台公司,我希望我们能在合作中一直遵循这一原则。这也就意味着 Saleforce 也需要支持 Office 并使用 Azure 服务。对于 Dropbox,Box 和 Adobe 也同样适用,他们应该写出最一流的软件。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构建一个非零和博弈的世界。我们可能在某些方面与它们有竞争,但在本质上我们是平台的供应 商。我们旗下的三大平台 Windows,Azure 和 Office 都会向其他公司开放,我们希望与友商一同为其添砖加瓦。

MJF: 既然你这样分析合作,那在 Google 为 Windows 10 编写软件的问题上,你认为两家能达成合作吗?

我希望可以,不过决定权在他们手里。比如我很希望他们在 Windows Phone 上架 油Tube,并像做 Chrome 浏览器一样用心。

MJF:关于这些事微软认真和 Google 谈过了吗?

我们会和所有的开发者谈,一些玩家众多的开发商我们更是有完备的机制,以达到互利共赢。我希望能有更多的应用,毕竟我们精心制作的应用都有了安卓版,反过来,我们也希望 Google 能开发出更多 Windows Phone 软件让用户得到真正的实惠。

MJF:你在刚刚结束的大会上发布了 GigJam,它模糊了很多应用之间的边界,是一种全新的应用类型。你曾说过微软今后会减少豪赌,那么这个软件的意义是什么呢?你又要涉足一个尚未成熟的领域吗?

它是我们核心理念的体现,是一种新的类别,事关生产力和商业进程。它就像 Office 365 的一个新模块,现有的分类并不能将其囊括其中,它也并不是简单的创作,交流和发展工具。它是这些工具之和,可以辐射所有设备。

我们想要即时编写出真正适用于你工作的应用,而不是简单塞给你几个不同的应用,设备和交流工具,让你去选择。我们一条龙为你解决一切,这确实是 一个革命性的理念。想象一下当你第一次用 Outlook 时,它将你的合同管理应用,电子邮件和日程表都给整和到一个框架下,谁还会再去考虑三个割裂的应用呢?所以这是微软对未来潜力市场的豪赌,而不是又走回老 路。

MJF:我们听说去年发布的 Surface Mini(小型的 ARM 处理器平板),因为你觉得不够差异化而被砍掉了。那么对于新设备,你认为怎样才算有足够的差异化?

我想让公司在别人成功时,不必妒火中烧,而是思考我们所做的是否是真的为用户着想。为什么这点那么重要?我其实并不太在意市场份额和规模上上的成功。在一些计划上我们做到足够好了吗?想做到客户服务的差异化,你需要更加敏捷的反应。

我想要变得更加以顾客为导向。当我们谈到这个理念时,不仅是简单的听取客户意见进行改进,更是要想到,我们可以让顾客的生活变得不同。GigJam 并不是我们跟进其他公司的应用,而是我们独有的远见。

我们也正是这样创造了微软。之前不曾有人做 Visual Basic,Access 或 Outlook。我们创造或者说定义了这些类型。我们不是将复杂的事物变简单,以便世界接受或者创造一些并不实用的玩意。一旦我们做了,全世界都为之疯 狂。这是我们的设备,硬件与服务部门的信条。

MJF: 好吧我们回到手机的话题。你曾说在三类手机中你最想做的是“商务机”,对此你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吗?

企业级的确是我们移动业务中增长最快的。Windows 设备真正的吸引力,在于其良好的管理和安全性。在企业领域,一个足球软件或社交软件的缺失是无伤大雅的。真正重要的还是管理和安全性。

其他因素还包括应用的快速发展。比如你在 Lumia 上打开 Azure 服务,然后通用应用就会自动处理你的工作流,我认为这才是我们真正的撒手锏,也正是我们的独特之处。

我提到这些是因为我们还有无与伦比的产品给你。对于热爱 Windows 的粉丝,不要着急,我们会发布强大的旗舰机型。而且它不只是硬件强大,它还会对 Continuum 提供支持。对于企业用户来说,在高效管理和安全的基础上会有更多个性化的软件。在低端智能机领域,我们会更加专注于自家软件与手机的结合,对于新买家来 说,Office 和 Skype 会是我们独有的竞争力,也是我们的突破口。

需要注意的一点是,苹果的复兴也是从彩色的 iMac 开始的,我想我们正在 Lumia 上努力的也会让我们开始崛起。我们想做用户喜爱的设备,这样我们才能不断开发新产品。

MJF: 你自己用 Windows Phone 吗?

当然了。

ZDNET:我听说你很快将会用上 Talkman(微软的下一代旗舰手机)。

我好像没说过吧……

MJF:只是没在公开场合说过。

你看,我用的是 Lumia 830。但是我也不反对在场的各位用 iPhone,我们的目标是让各位都在 iPhone 上使用我们的软件。

最近在董事会上我向各位成员展示了 iOS 平台上的软件,以便他们走时都装上了 Wunderlist,OneNote 和 Outlook。iPhone 上的 Outlook 客户端同时也是最棒的 Gmail 和 Exchange 客户端。这也是我们移动战略的重要一环。

MJF:所以你们的移动战略并不只是手机?

我们的战略覆盖面很广,包括手机,其他终端上的微软应用,企业移动套件,类 HoloLens 的产品等。这是用户真正需要的,而单一的移动设备并不能将其完全囊括。想要囊括整个枢纽,一台 PC 是远远不够的。

来自: 雷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