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尔10nm制程量产之痛,目标有些“激进”

jopen 10个月前
   <p>英特尔在最近的电话财报会议期间公布了其第一季度营收达到 168 亿美元,同比增长 16%。这一业绩再创记录,并且英特尔还将其全年业绩目标提高至 675 亿美元,比之前提高了 25 亿美元。</p>    <p>不过,CEO 布莱恩·科再奇(Brian Krzanich)承认其 10 纳米工艺制程“略有些激进”,还面临生产问题,量产将推出到 2019 年的某个时间。因此,英特尔今年还将推出更多 14nm 的产品,包括台式机处理器 Whiskey Lake 和数据中心处理器 Cascade Lake Xeons。</p>    <p><strong>目标有些激进,10 纳米制程多次“跳票”</strong></p>    <p>总的来说英特尔本季度表现很好,但其最初承诺在 2015 年交付的 10 纳米制程,历经多次延迟,至今仍未推向市场。近日的电话财报会议上英特尔宣布 10 纳米产品的量产将推迟到 2019 年。</p>    <p>英特尔首席执行官 Brian Krzanich 一再强调英特尔正在小批量出货 Cannon Lake,但并未明确指出客户或产品。正如我们在今年早些时候指出的那样,延期看起来可能不重要,但英特尔自 2015 年以来就一直销售 Skylake 架构的处理器,自 2014 年就停留在 14 纳米制程。这意味着英特尔的同一过程经历了第四(或第五)次迭代,这阻碍了其新架构推向市场。当然,这对经常声称制程技术领先竞争对手三年的公司而言并不是一个好兆头。</p>    <p>据雷锋网了解,与之前基于科学度量进行半导体制程节点的命名方式有所不同,近来搬到子制程的命名更多的偏向营销,因此台积电的 7 纳米与英特尔的 10 纳米工艺并不完全相同。 不过,台积电正开始大批量生产 7nm 产品,这表明以台积电为代表的代工厂正在成功解决生产挑战。</p>    <p>至于一再延期的原因,Krzanich 解释说,英特尔 10 纳米制程在 14 纳米制程上将晶体管密度增加 2.7 倍的目标“略有些激进”。 相比之下,英特尔在升级到 14 纳米时密度只增加了 2.4 倍。尽管数字差异看上去很小,但行业的平均值仅为 1.5-2 倍。 由于 10 纳米制造的困难,英特尔已经将其密度目标修改为 2.4 倍,以便向 7 纳米节点过渡,同时还将更多依靠其 EMIB 技术。</p>    <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alt="英特尔10nm制程量产之痛,目标有些“激进”" src="https://simg.open-open.com/show/a152684f802d12eb916235409ac89a9d.jpg" /></p>    <p>雷锋网了解,在先进光刻技术中英特尔的 10 纳米制程非同寻常,因为其决定完全放弃极紫外光刻(EUV),转而采用传统的 193nm 深紫外光源。不过,10 纳米也是英特尔基于传统光刻技术的最后一个工艺,7 纳米节点将转向 EUV。尽管 Krzanich 没有透露更多细节,但他指出该公司必须使用多达 5~6 个多模式的步骤去打造特定的 10 纳米特性,这或许是英特尔正在经历的产能问题的一个主要因素。</p>    <p>正如今年早些时候格罗方德所说,硅晶片与光刻工具的每一次交互,都增加了缺陷的可能性,而多模式需要与这些工具进行大量的交互。格罗方德进一步指出,相比之下,EUV 不仅能够更有效地利用产能,还能够减少设备需要与晶圆片交互的次数。</p>    <p>尽管 EUV 自身也面临挑战,但在 7 纳米之前英特尔不会享受到任何潜在的优势。Krzanich 告诉分析师,英特尔计划继续保持 10nm 制程,以便积累有效制造 7nm 芯片所需的知识。</p>    <p><strong>10 纳米量产或延迟到 2019 年下半年</strong></p>    <p>Krzanich 表示,我们的 10 纳米工艺正持续取得进展。我们意识到了产量问题并进行了改进,但他们需要时间才能取得成效。目前产量正在提高,但改善速度比我们预期的要慢。因此,量产将从 2018 年下半年推迟到 2019 年。我们也将继续利用 14 纳米技术打造产品,包括面向台式机的处理器 Whiskey Lake 和数据中心处理器 Cascade Lake Xeons,产品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推出。</p>    <p>据悉,英特尔不愿意在 2019 年上半年量产,因此 10 纳米可能会推迟到下半年。从 Krzanich 的声明中得知,尽管英特尔已经对问题进行修复,但并未在实际量产中对进行验证,这意味着如果改善程序无效,英特尔仍需要重新设计。</p>    <p>另外,作为英特尔如今的推动力,英特尔芯片关键技术和制造部门进行了调整。英特尔发布了一份收益预告宣布它已经聘请著名芯片架构师吉姆凯勒(Kim Keller)来领导其芯片设计计划,这可能是为了向投资者释放英特尔十分关注 10nm 制造问题的信息。</p>    <p>但是,工艺制程的进步需要大量的潜伏期,因此领导层变革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对英特尔的路线图产生重大影响。英特尔显然想将进行迅速的整合,但其竞争对手 AMD 新架构的表现良好。 AMD 已经在其实验室中使用 7nm GPU,并计划在今年的 EPYC 2 处理器采用 7nm,两款产品都将在明年初量产。</p>    <p><strong>10 纳米延后削弱英特尔竞争力</strong></p>    <p>英特尔 10 纳米制程的延后导致微架构发展停滞,问题可能比表面上看起来更大。 英特尔的财务数据已经指出,该公司正在成功转向人工智能、数据中心、自动驾驶、5G、FPGA 和物联网等多种业务,甚至 GPU 也是其中之一。</p>    <p>不幸的是,英特尔的工艺技术涉及到所有这些领域,并为此提供芯片,10nm 的迟到可能会影响英特尔在这些细分市场的竞争力。 Krzanich 也指出,自 2014 年推出以来,英特尔已经将 14 纳米的性能提高了 70%,但会很快达到收益递减点。</p>    <p>考虑到目前情况,英特尔相对平稳的研发费用(+ 3%)支出肯定不会令人鼓舞。 由于 10 纳米的良率问题,英特尔可能会转向第二代 10nm +,但它并未得到确认,不过 Krzanich 还表示英特尔不会直接跳到 7nm 节点,而是会从 10nm 节点转向 7nm 工艺。</p>    <p>Krzanich 也承认,英特尔的制程优势正在减小。 英特尔长期以来一直是摩尔定律的守护者,并坚信摩尔定律还将持续。虽然如此,但是我们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看到 Tick-Tock。 考虑到自 2014 年以来英特尔并未量产更先进的制程,可以说摩尔定律已经宣告失效。</p>    <p><strong>英特尔以数据中心为主的转型步入正轨</strong></p>    <p>最后,在简单谈一谈英特尔的业绩。英特尔 Client Computing Group(CCG)业绩强劲,该集团专注于笔记本电脑和台式机的处理器,CCG 部门的收入为 82 亿美元,同比增长3%,主要是由于平均售价和高性能处理器销售的增长强劲。不过,该业务持续受到 AMD 的冲击。</p>    <p>英特尔数据中心集团(DCG)销售价格昂贵的至强可扩展机型,收入增长了 24%,但英特尔在下半年的服务器销售有所下滑,理由是“下半年的竞争更加激烈”。 这可能与 AMD 的 EPYC 处理器和 arm 架构的高通产品等竞争对手有关。</p>    <p>英特尔去年过渡到以数据为中心,这主要与数据中心处理器相关。由此也降低了英特尔对 PC 的依赖。在第一季度,DCG 贡献了英特尔 46% 的收入,显然英特尔的转型正在步入正轨。</p>    <p>来自: <a href="/misc/goto?guid=4959013270281622651" id="link_source2">雷锋网</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