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作恶”的创新?

jopen 9年前

  这年头,敢于挑战周鸿祎的人已经不多了。360安全产品到底安不安全?当证券公司、淘宝店主、知名互联网公司相继爆出“要求卸载 360 安全卫士、360浏览器产品”时,被认定为谣言;当百度、搜狗指认 360 违背 robots 协议时,被嘲笑为“狗咬狗”的笑话;当知名女作家六六在认证微博称“360竟然是最大的病毒软件,要除掉这个祸害时”,我们可能还认为有些矫情。10月 9 日,方舟子向 360 正式开炮,指出 360 浏览器会收集用户的隐私资料,建言像司马南这样的敏感人物尤其要注意上网安全,司马南回应“360浏览器已下岗”,期间我们还能看到很多人的冷嘲热讽。如果真是这样的无动于衷,只能说明我们已经被所谓的“安全”“绑架”了。

  这张“安全”笼罩下的网正是奇虎 360 创始人周鸿祎的精心杰作。

  诚然,周鸿祎是中国互联网界最善于创新、最善于做产品的大脑袋之一。但不是所有的创新都值得跟随,有为善的创新、与作恶的创新之分。当 Google 踏上搜索与整合全球信息之路,它对外承诺的信条是:不作恶。因为它知道,一旦它越这个底线半步,Google 即便有再强的技术与产品,在人类世界里也断无立足之地。而 360 与周鸿祎的创新,短期内可能给用户带来一时便利与痛快,长期我觉得是“奴役”。我不认为它是为善的创新,它是作恶的创新(为什么下如此断言,接下来说)。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感同身受的,刺扎在别人身上,自己也会感觉到痛,这是善与恶的价值观认同。

  他们都在剥削网民,周老板要代表“网民的利益”逐一推翻

  互联网在中国的出现初期,野蛮生长,焕发出蓬勃生机,周老板开启潘多拉魔盒,种下了流氓的基因,流氓软件横行肆虐,我们渴望英雄出世涤荡乾坤。有一天,周老板发誓要终结所有的流氓,刚过户给别人的儿子也斩立决,造一个天下公平、免费、安全的互联网天堂,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转变,咒骂与沸腾夹杂其中。

  一路下来,周老板为我们所描述的天堂曾经有这些:

  为了网民,我要干掉 3721。此时,周鸿祎卖出 3721 和收到雅虎支付的款项后;

  杀毒服务不应该向网民收费。此时,周老板推出 360 杀毒干掉伙伴卡巴斯基;

  网民面临威胁,浏览器不安全。此时,360安全浏览器顺势推出;

  QQ 窃取用户隐私。此时,360推出扣扣保镖;

  小米手机是暴利,雷军欺骗用户。此时,周老板推出 360 特供机;

  垄断八成的搜索巨头,这才是对用户和行业最大伤害。此时,360推出搜索服务。

  在这里要引用哈耶克《通向奴役之路》一书中第二章的第一句话:“总是使一个国家变成人间地狱的东西,恰恰是人们试图将其变成天堂”(F.·荷尔德林)。

  当周老板用 360 安全卫士和免费杀毒终结流氓行径的时候,他重新定义了杀毒行业,网民在一边骂流氓的同时,一边享受到了打土豪分田地的实惠,对于低收入为主的网名群体,实惠显然更为重要,潜意识中双方就纳了一份投名状——周老板拯救我们免受伤害,我们支持他。

  渐渐地,出于信任我们将互联网服务选择的权利过让给了周老板,我们的选择变成了周老板的选择。当周老板再次向其他领域进攻,反复诉说这些领域中的暴利与剥削,不断煽动仇恨、诱吓网民,我们就会仇恨或惊惧周老板兵锋所指的对象。一路下来,凡是周老板想进入的领域,都预先被描述成伤天害理的三聚氰胺、鹤顶红,比如浏览器、游戏、QQ,现在到了搜索和手机。

  周老板以底层安全产品起家,到杀毒、浏览器、PC 桌面、移动互联网全线布局和建设,2011年投奔纳斯达克上市,当一切互联网服务都变得貌似安全的时候,奇虎 360 成了庄家。当 360 在后台未经许可更改默认浏览器、默认上网首页、默认搜索的时候,当 360 在频繁提示对手的软件不安全的时候,当 360 推荐你安装某些指定软件的时候,实际上就已经撕毁了与网民结纳的“投名状”:由保护我们免受伤害变成直接“奴役”我们。

  周老板描述的天堂,距离地狱更近

  如果没有香橼对 360 的质疑,我们可能还看不到事情的真相,我们还原一下香橼质疑的两个核心点:

  ——奇虎广告费每季度实现 25% 的增长,或每年增长约 144%。同比搜狐和新浪,两者年增长率分别为 20% 和 25%。香橼认为奇虎的广告价格上涨是不合理的,奇虎现今唯一的收入来源是 hao.360.cn,而同类竞争网站还有百度的 hao123.com。奇虎无法支撑其公布的广告费用增长率。

  ——与在线游戏合作商共享的游戏收入在第三季度为 1200 万美元,其中,每个月每一游戏玩家的消费为 400 元人民币。这个数字是中国其他上市游戏公司平均 ARPU 值的六倍(包括享有“传奇毁一代”声誉的盛大),是全球任何国家的上市游戏公司平均 ARPU 值的三倍。香橼坚信,奇虎发布这一数字,是欺诈行为。

  奇虎一直在努力回击香橼对于第一点的指责,但是对于第二点避而不谈。后来国内九家主流网页游戏公司,一起向外公布 ARPU 值概况,这九家游戏公司的 ARPU 都是 400-600元,奇虎并无异常,而且这个数据是稀疏平常的。

  实际上,ARPU 计算的公式是对的,奇虎的游戏人均消费六倍于盛大、腾讯、网易的同类产品,香橼指责错了方向,因为他不了解奇虎网页游戏的贪婪本质。每月人均 400 元消费的在线游戏消费,这还是普通的游戏么?周老板为什么不为奇虎 360 的忠实用户群选择一些低收费、健康益智的游戏呢?一个标榜免费安全服务的周老板,一直在精心为网民提供近毒品一样的安全游戏服务。这部分游戏用户群往往还是不谙世事、懵懵懂懂的青少年,当他们背起书包、唱着歌儿、开开心心地使用 360 安全浏览器上网,一不小心玩起了游戏,从此每个月的伙食费就打了水漂,一旦沉迷说不定还会遭遇到陶教授发明的电击治疗。如果你是有孩子的父母亲,你会产生什么想法?这才是周老板始终不正面回应这个质疑的根本原因。

  据奇虎内部人士透露的一个不完全可信的数据,奇虎在线游戏的真实 ARPU 要比公布的 400 元高出 30%,多余的这部分游戏收入列为导航页广告收入,这才是广告收入高增长率的真正来源。这个真相,永远没有揭开的时候。我想只有在搜索流量做上来之后,把游戏收入转移到搜索广告的名目上来,重新平衡账目,周老板才会慢慢消化掉,既不能永远把收入堆积在导航页上,也不能承认自己是一家纯游戏公司。

  说起搜索,我想得提一下 360 搜索的拇指计划。360拇指计划的意思是根据用户推荐来决定网站在 360 搜索中的排名,360又要为民请愿了。这又是一个虚伪的障眼法,给其惯用的强行代表用户的伎俩披上了一层为网民服务的外衣,来掩饰一些逐渐被披露出来的真相:既推广 360 浏览器的目的,又违背 robots 协议,又利用浏览器抓取用户隐私来填充 360 搜索内容的意图。

  另外,早在 2005 年的时候,奇虎 360 就已经特派两位高管齐向东、石晓虹加入研究搜索引擎安全管理系统,该项目主要负责人是方滨兴。奇虎 360 方面一直拒绝透露其在 GFW 防火长城计划中承担的任务与角色。一个互联网公司,为国家效力接受政府的监管代为实行一些互联网内容管理工作,义不容辞。我们理解,一个互联网公司即使有 Google 的操守,但也不一定有 Google 的退路,但是奇虎公司自成立之初,积极向政府监管机构靠拢,我们很那理解其中含义。

  奇虎的未来,大树之下寸草不生

  初次看到“大树之下,寸草不生”这句古语的时候,我对它正确性十分的怀疑,总是觉得它是夸张而不切实际的;但是我回忆起小时候菜园子里的大桃树底下的杂草稀稀落落和晒谷坪边上的大柚子树下的孤零零,因此对它便将信将疑了;当我来到南方,看到那棵棵参天若盖的大榕树的时候,我便再无疑窦了,甚至是顶礼膜拜了。

  既然 3B 大战还在演绎,我就从搜索说起。相比于视频、娱乐、体育类服务,搜索是与老百姓日常生活更加高度相关。我们心中所想象的搜索公司,它应当开发越来越多的工具类产品,为搜索服务导入更多的搜索流量;它也可以开发更多的下游应用,为搜索广告提供更多的变现途径;它在有能力的条件下,最好能在科技前沿做更多的探索。但是,我非常不希望一家搜索公司将上游工具、搜索以及下游应用三个环节强行绑定关联,互为嵌套,互相变现。自从搜狗 CEO 王小川提出三级火箭战略,那么周老板一定就能折腾出来十级火箭,接下来其他大型互联万公司为确保自身业务安全,必须同样十级火箭应对。

  作为一个安全厂商,来做搜索,就如同一个负责某街区卫生检疫的机构,自己开了家餐馆,一方面直接把旁边大餐馆辛辛苦苦做的菜端走,放到自己的店里卖出,一方面还把街区的住户都拉向自己的餐馆,并且时不时给别家餐馆贴上“卫生检疫不合格”的标识,那么其他餐馆还怎么做生意?

  360搜索一旦做起来,需要寻求广告消化搜索流量,路径会是如下演绎,早一点打碎幻想吧:

  首先导入的广告是游戏广告,游戏广告的价格高、二次变现易。奇虎已经是领先的游戏运营商,必定存在自有和非自有、专区和非专区游戏的考量。如果奇虎实际搜索流量稳定到市场的 15%,那么所有网页游戏公司都必须前往奇虎 360 开游戏合作专区;

  紧接着就是电子商务,目前 360 的主要广告客户类别还是电子商务,周老板玩 360 特供机的途径之一是要建设 360 手机商城,搜索流量做起来,那么顺势而为做电子商务,第一个对手非京东商城莫属,绝非拥有强大护城河的阿里系;

  安全卫士垄断了、浏览器做大了、搜索做强了,那么接下来新闻门户就如探囊取物。早在论坛搜索的年代,他就指望用搜索的方式来汇聚新闻取代新浪,在他眼中,新浪的新闻是劳动密集型的工厂模式,早有取而代之之意。

  至于中小网站,别老想着拇指计划刷排名的美梦,中文域名直达服务等着你呢。当年 3721,唯恐一屏的广告放不下,把一个页面分为左中右三屏,左侧是企业中文域名,中间和右侧是广告,另外弹出一个最贵的中文网址直达页面。展示广告、搜索广告和中文域名直达,这才是广告价值的三级跳。

  奇虎的移动互联网战略在 2011 年下半年开始变得特别清晰,还是借助电脑桌面的影响力辐射手机端。在智能手机 USB 接入电脑充电或同步数据时,360弹出手机助手的提示,让用户不经意中安装奇虎的 App Market,自身同时开发了全系列的手机软件,按照 360 安全卫士和软件大全的玩法在移动互联网上重新演绎一遍,那些独立于 PC 存在的移动互联网创业团队,是不是会心生恐惧?整个过程,只看到周老板的权谋和炮灰!并没有看到创新!

  “大树之下寸草不生”这句古语在互联网上的演绎就是,如果没有网民的觉醒或者监管力量的强制介入,允许最底层的安全服务无节制地往应用层渗透,按照环环嵌套的运营模式,中国互联网会由一个丰满、丰富的热带雨林的生态环境,演绎成四大孤立的体系:腾讯系、百度系、阿里系、360系,而原本的市场竞争就变成了底层控制力的交战,就像此前腾讯系和 360 系互相投掷核弹的熟悉场景。虽然这种极端情况不会立刻发生,但要指望中国互联网再度焕发出出旺盛的创造力、和内生出推动社会变革的力量,已经是绝无可能了。互联网的自由会与我们渐行渐远。

  唤醒自我,终结互联网的流氓意识,互联网才有希望

  人的精神始终需要一种主导性的信仰,否则特别容易被各种打着“替天行道”的邪恶思想所入侵和蛊惑;正如人的身体始终需要一种主粮一样, 假如缺失一种主粮,身体迟早会枯萎下去。我们的文化中一直缺乏忏悔和精神重生的意识,作恶的人永远不会赎回自己的罪孽,当真相已经无法遮蔽时,他们的第一板斧是死不认账;第二板斧是搅混水-“每个人的屁股上都不干净的”;如果还不行,第三板斧则开始攻击“带头闹事”者了。

  周鸿祎的信条是不断给自己找对手,然后干掉他。每当周老板动用安全服务的底层控制力往上渗透时,比如不断修改上网首页、不断修改默认搜索,很多网民都放弃了自己的权利主张,持有“360安全卫士挺好的,浏览器也还行”的消极态度,这种消极的行为等同于纵容作恶,或者成为他的凶器,你和你的朋友,乃至整个社会都会为此付出代价。

  流氓从来不会创造文明,更不会为我们带来自由,一两个名人的力量太小了,只有依赖我们自身的觉醒与呼吁,唤醒的力量越多,流氓才会收敛,流氓行为才能逐渐退回到黑暗之中。我们自己能做的,就是收回本属于我们自己的选择权,花十五秒时间,删掉所有有流氓行径的软件。随着越来越多的网民开始关注自己的隐私安全,并相继发出卸载流氓软件的呼声和行动,互联网公司才能各归其位、专注创新与发展,就会给我们带来一个繁荣的互联网未来。

来自: www.huxi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