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曝裁员收入下滑,这一年蘑菇街美丽说到底遭遇了什么?

jopen 3年前
   <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alt="频曝裁员收入下滑,这一年蘑菇街美丽说到底遭遇了什么?" src="https://simg.open-open.com/show/120411da626251ce5de2a9151d3a4975.jpg" /></p>    <p>曾叱咤一时的蘑菇街会成为开心网第二么?</p>    <p>一周前业内传出消息,蘑菇街正在进行与美丽说合并后的最新一轮裁员,同时也是目前为止规模最大的一轮裁员。熟悉内情的人士透露,蘑菇街的员工数已经从与美丽说合并后的 2500 人以上裁至 1500 人以内,北京办公室的员工更是只有 100 多人,且主要为运营团队。</p>    <p>截稿前,原美丽说的高管与中层核心均已悉数离职。更为致命的是,合并之前蘑菇街与美丽说在 2015 年的交易额接近 200 亿人民币,可是双方合并后的 2016 年交易额却锐减至 90 亿人民币左右。</p>    <p>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曾经雄心勃勃想要叫板阿里、京东、唯品会的蘑菇街陷入如今境地?</p>    <p><strong>合并后美丽说营收大幅下滑</strong></p>    <p>上述知情人士透露,当初在资本的撮合下蘑菇街与美丽说进行合并,却没想到美丽说业绩的低迷程度超过预期,再加上核心员工的离开令团队呈现一片散沙的局面。</p>    <p>“人浮于事,很多人都在混日子,这根本不像是创业公司的状态。这是当时合并前管理团队所没有想到的。”一位蘑菇街前高管表示,2015 年美丽说通过冠名跑男、签约鹿晗代言这种高举高打的方式将营收做的很高。与蘑菇街合并后,出于控制成本的考虑,停止了与鹿晗的代言合约及跑男冠名,这两项举措为公司节约了大量开支,但同时带来的负面效应却是美丽说营收大幅下挫。</p>    <p>“没有想到他们那边(指美丽说)的销售额是‘虚假繁荣’,我们停止了成本昂贵的市场营销活动后才发现这笔交易亏大了”。这位前高管透露,蘑菇街 CEO 陈琪在接手美丽说后不久,曾在一次高管会议上坦言,与美丽说合并是接手了一个“烂摊子”。之后蘑菇街高管岳旭强全面掌控美丽说,并通过内部架构调整、裁撤多余人员等方式“挽救”美丽说,遗憾的是这些举措并没有太大效果。</p>    <p>不过,也有美丽说方面的前员工并不认同上述蘑菇街前高管的看法。</p>    <p>该名前员工认为,蘑菇街与美丽说合并前,美丽说在市场占有率、营收等几个关键指标上都强于蘑菇街,两家合并后,蘑菇街高管将大量美丽说的资源投放到蘑菇街平台,并且在双品牌运作中强化蘑菇街品牌的市场投入,大幅减少美丽说的品牌投入,这才导致了美丽说营业额出现大幅下滑。</p>    <p>据了解,美丽说在与蘑菇街合并前,曾尝试推出过与工厂合作推出自有品牌服饰,该业务曾为美丽说贡献了大量营收,当时已经成为内部增速最快的业务。然而合并后,陈琪以该业务与未来公司发展方向不符为由,砍掉了这个具有增长潜力的业务。</p>    <p>另外,在蘑菇街与美丽说合并后,原美丽说管理团队对陈琪并没有表现出十足的认可,大量核心管理层的离职也是美丽说业绩下滑的重要原因之一。</p>    <p>无论哪种说法更为接近真相,无法回避的一个事实是:蘑菇街与美丽说合并后,美丽说营收大幅下挫。</p>    <p>这与合并时陈琪对外宣称的1+1 大于 2 的说法严重不符。双方的投资人曾经希望通过合并降低人力、品牌等成本投入,并提升营收规模,进而形成合力冲击 IPO。事实却是合并在降低成本的同时,营收规模缩小的更快,反而导致了更大规模的亏损。</p>    <p>笔者了解到,在合并的 1 年中蘑菇街还尝试了网红直播、商家倒流、甚至开设店铺等业务,这些业务虽然为蘑菇街带来了不错的现金流,却因为规模太小而无法力挽狂澜。</p>    <p><strong>商业模式受限,夹缝中求生存</strong></p>    <p>互联网投资人兼分析师李明认为,蘑菇街与美丽说合并之后美丽说业绩下滑的错误并不在美丽说。</p>    <p>“这两家公司创业初期选择的切入点很好,不过时运不济,随后遭到平台的封杀。开始转型做电商的时候,又出现了唯品会、小红书这样新兴的电商公司,没有占到什么便宜。”李明认为,无论蘑菇街还是美丽说,都没有很好的把握电商行业最新的趋势,并顺应趋势实现转型。反而是在原来的小圈子内互掐。</p>    <p>“看看后来唯品会创造的资本市场奇迹,再看看蘑菇街、美丽说,他们在一个小众市场中拼第一名,却没有看到更广阔的蓝海市场。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新兴的互联网公司占下山头。从这点来看,两家公司走向没落一点都不可惜。”李明表示,这两家公司在后来至少有 2 次转型机会,一次机会是网红电商,一次机会是从电商导购转型电商平台。这两次机会中抓住任何一次,都可以将公司推向新的高度,可是转型的时机太晚了。</p>    <p>李明表示,蘑菇街、美丽选择的女性综合电商领域也无法支撑起一个上市公司。说的商业模式存在天然缺陷,</p>    <p>互联网领域的一大准则是高频应用秒杀低频应用,从滴滴干掉E代驾到美团打败对手称霸 O2O 行业,都说明了这个道理。在女性电商市场中,唯品会的崛起从蘑菇街、美丽说那里分流了大量用户。网红时代,流量和用户又被今日头条、聚美优品、什么值得买瓜分。</p>    <p>李明认为,错过这么多机会,蘑菇街与美丽说的决策层难辞其咎,最终不得已选择抱团取暖却又因为内耗错过更多机会,最终导致今天的结局。</p>    <p>李明的说法并没有得到内部人士的认同。一位接近陈琪的人士透露,2016 年与美丽说合并后,蘑菇街的舵手陈琪并没有坐以待毙。反而做了一系列诸如网红直播带动电商业务的尝试。</p>    <p>可惜的是巨头也开始布局这些业务,蘑菇街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p>    <blockquote>     <p>“举例来说,蘑菇街上线网红直播后首日很多网红店铺的 GMV 就突破了百万,这个成绩非常令人欣喜。结果没多久,淘宝也上线网红直播,从 GMV 的数据看基本可以用秒杀蘑菇街来形容。”</p>    </blockquote>    <p>该人士透露。</p>    <p>分析师赵建军认为,蘑菇街直播业务遭到淘宝秒杀正好说明其业务模式存在问题。面对巨头的竞争毫无对策。他直言,蘑菇街至今仍在烧钱,不仅现在无法盈利,可见的未来更看不到实现盈利的曙光。蘑菇街依然需要通过广告营销获取用户,而今天的用户获取成本已经非常昂贵。资本寒冬下出现今天的局面并不意外。</p>    <p><strong>冲击 IPO 无望,与京东谈判遇挫</strong></p>    <p>2016 年 1 月蘑菇街与美丽说合并时,陈琪放言,蘑菇街美丽说在电商领域的排名是第四名。在内容端,国内只有微信与微博超过了蘑菇街美丽说。合并后的直接竞争对手就阿里、京东、唯品会。从国内互联网的趋势看,比蘑菇街美丽说厉害的前辈只有几个巨头。</p>    <p>一位熟悉内情的投资人曾透露,2016 年初蘑菇街与美丽说合并时,内部提出过要在 2016 年冲击 IPO 的口号,并在与高盛等承销商进行过接触,可是因为业务模式,尤其是盈利问题而受到资本市场冷落,IPO 进程被迫延后,资本市场更是对蘑菇街、美丽说的商业模式、盈利前景提出多次质疑。随后在腾讯的推动下,蘑菇街曾与京东进行过收购谈判,不过也因为价格问题无疾而终。</p>    <p>据透露,蘑菇街管理层同多个承销商接触后发现资本市场对这种商业模式的公司没有任何兴趣,从公司内部而言,短期内又无法看到盈利的希望,不得已管理层接受了投资方腾讯的建议,在 2016 年年底与京东就全盘收购的事情进行了谈判。</p>    <p>谈判过程中,蘑菇街与美丽说合并后的估值接近 30 亿美元,不过这一估值遭到京东的质疑。尽管以陈琪为代表的蘑菇街在估值问题上曾做出过让步,但是京东方面在调研后没有进行继续谈判的动作。</p>    <p>另一位不愿具名的消息人士表示,陈琪最终给出的估值在 24 亿美元附近,京东方面依然认为价格太高,谈判就此终结。</p>    <p>2016 年 6 月 15 日,蘑菇街、美丽说、淘世界宣布合并为美丽联合集团。但半年多过去了,事实是三家联合后并没有吸引更多用户,反而导致用户大量流失。员工也从联合前的 2500 人减少至目前不到 1500 人的规模。</p>    <p>文猫耳 Tech 特约作者 逸梓</p>    <p>来自: <a href="/misc/goto?guid=4959001199466209170" id="link_source2">虎嗅网</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