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AWS遭竞争对手猛追,先发优势正被微软谷歌追平

OPEN编辑 10个月前

     据外媒报道,20 年前,亚马逊还只是在线书店,使用与其他公司的相同服务器和系统。但随着亚马逊将业务拓展到图书售卖之外,该公司开发了一种新的方式来支持其网站,使其成为新千年最重要的电子商务网站。在这个过程中,亚马逊开发出了 AWS,并将云计算这个概念打造成全新的行业,这可能是亚马逊所取得的最具影响力的突破。

  AWS 在苹果发布 iPhone 前一年推出,它以同样超乎寻常的方式改变了科技行业。如果说苹果巩固了移动时代,那么亚马逊就开创了云计算时代。这种技术改变了企业使用技术的方式,就像智能手机改变了消费者的科技习惯一样。

  Re:Invent 是俯瞰西雅图天际线的三座亚马逊大厦之一,位于 22 层的会议室里,AWS 的高管最近齐聚一堂,与记者探讨了 AWS 如何从一个萌芽的创意成长为全新的部门,如何成为目前亚马逊增长最快的收入来源,也是最重要、最稳定的利润来源。

  这是个旨在解决软件和数据库系统的项目故事,当时这个软件和数据库系统限制了这家电子商务先驱销售图书。除了刺激亚马逊在图书之外取得令人难以置信的增长之外,AWS 还迅速发展成为一种改变行业的技术,让公司能够租用计算能力,并通过互联网向企业和其他机构提供工具。

  AWS 首席执行官安迪·贾西(Andy Jassy)6 月份在法国接受访谈时表示:“我认为,我们中没有人大胆地预测它会以如此快的速度增长。”

  AWS 的成功创造了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云计算市场,而且亚马逊显然仍处于领先地位,但这种增长也吸引了微软、Alphabet 等财力雄厚的竞争对手。本周,随着 AWS 准备在拉斯维加斯举办规模最大的云计算大会,它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因为竞争对手正寻求在 AWS 一手打造的云计算市场上分一杯羹。

  小小萌芽创业开创新时代

  AWS 的根源可以追溯到 2000 年,当时亚马逊还是一家应对规模问题的电子商务公司。当亚马逊试图添加新的应用程序来为零售客户服务时,它被“庞大而僵化”的软件和数据库系统束缚住了手脚,正如其首席技术官沃纳·沃格斯(Werner Vogels)所说,这些软件和数据库需要重写大量计算机代码。

  亚马逊开始将其三个最大的数据集——客户、商品和订单,拆分成单独的项目,这些项目又被分解成更小的单元,如登录信息或安全要求。与此同时,亚马逊开始提供计算机系统和工具,例如将 IT 基础设施和应用程序在线租赁给其他科技企业,这样他们就可以通过亚马逊网站销售自己的产品。

  转移到这种类型的结构使亚马逊的客户能够将他们的计算需求外包给即付即用的基础设施服务商,无论是存储、服务器还是网络。沃格斯说:“这些后来成为 AWS 的驱动力量。”贾西也称:“在 2000 年左右,我们在悄然之间成为了一家服务公司。”

  这个时机的选择非常仓促: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寻求存储海量数据和计算能力,亚马逊正在投入数十亿美元进行研发。AWS 最初于 2004 年浮出水面,并于 2006 年正式推出,包括其第一个云计算产品 Simple Storage Service (S3) 和 Elastic Compute Cloud (EC2)。到 2015 年,它每年带来近 80 亿美元的收入。

  亚马逊不仅是第一个推出现代云计算基础设施服务的公司,它在其产品的基础上还构建了机器人、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和数据库方阵的应用程序。

  Consider: DeepLens 通过完全可编程的摄像头为开发者提供了机器学习视图,RoboMaker 应用程序帮助公司开发和部署机器人控制系统。AWS 机器人技术的代号是 B9,取自 20 世纪 60 年代电视连续剧《迷失太空》(Lost In Space)中的标志性机器人 B9。Database Freedom 计划帮助客户从传统的数据库引擎转变为 AWS 上的本地云计算引擎。像 AWS 的 Snowmobile 数据存储盒这样的专用硬件可以传输数 PB 的数据。

  AWS 负责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副总裁斯瓦米·西瓦苏布拉曼尼亚(Swami Sivasubramanian)表示:“10 年前,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和贾西意识到,机器学习会让亚马逊发生重大变革。从历史上看,机器学习一直渴望获得计算基础设施和数据,但大多数公司都无法访问。而 AWS 正在让它变得易于访问。”西瓦苏布拉曼尼亚 21 世纪初在亚马逊担任研究实习生时,就看到了云计算概念的潜力。

  AWS 负责数据库业务的副总裁肖恩·拜斯(Shawn Bice)补充说,AWS 对专业数据库的全面支持减轻了客户压力,让他们可以快速、轻松地适应云计算服务。为了向客户提供人工智能、数据分析和其他先进技术所需的计算能力,亚马逊在 20 多个地理区域组装了一个新的数据中心网络。

  市场研究公司 Forrester 估计,AWS 每季度花费数十亿美元建设新的数据中心或扩建现有数据中心。据 Forrester 称,很少有云计算服务供应商能与亚马逊在这个领域的支出相媲美。

  新兴行业的庞然大物

  据亚马逊报告,作为第一个进入云计算市场的公司,AWS 获得了无法估量的好处。2018 年收入猛增 47%,达到 257 亿美元。市场研究公司 Gartner 的报告显示,在基础设施即服务(IaaS)市场中,供应商产生的 324 亿美元全球销售额中,亚马逊占 48%。竞争对手微软紧随其后,占比从 2017 年的 12.7% 上升到 15% 左右。阿里巴巴和 Alphabet 旗下的谷歌分别为 7.7% 和4%。

  分析师们对 AWS 的期待更高。MKM Partners 分析师罗西特·库尔卡尼(Rohit Kulkarni)在 10 月下旬预测,AWS 有望在 2020 年增长至 450 亿至 500 亿美元的规模,这将超过甲骨文,使其成为全球第二大企业软件提供商。另据 Forrester Research 的数据显示,未来三年,全球云计算基础设施收入预计将增长两倍,达到 1330 亿美元,其中 AWS 和微软的 Azure 云计算业务将获得最大份额。

  亚马逊取得这些成就的秘诀与它对其他大型企业孜孜不倦的做法相同,严格遵循公司范围内的 14 条“领导原则”,包括“客户至上”、“发明并简化”以及“有骨气,不同意就承诺”等,亚马逊的高管们没完没了地说这些原则。AWS 负责边缘计算和物联网设备的副总裁比尔·瓦斯(Bill Vass)称:“这就像是关于客户的一种崇拜。贝索斯说过,你无法预测竞争对手或政府会做什么,但你可以从客户的角度进行大量投资。”

  这听起来像是平淡无奇的文化言论,但结果却不言而喻。通过在构建技术之前与客户概述产品的参数,或者像瓦斯所说的那样“从客户开始反向工作”,AWS 已经能够积累数以百万计的客户,其中包括像 Intuit、Netflix、通用电气、Expedia Group、Lyft、西门子以及麦当劳这样的大牌客户。

  AWS 客户、总部位于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的数字健康公司 Locus Health 临床创新副总裁林德赛·柯山斯基(Lindsey Koshansky)说,AWS“建立了一个规模可观的生态系统,以支持客户所需的多样性和规模需求”。

  竞争对手猛追要分蛋糕

  AWS 的成功故事重新定义了科技行业,它从根本上改变了科技史上许多最大公司的商业蓝图,比如微软、谷歌、甲骨文以及 IBM 等。他们都争先恐后地追赶 AWS,在不断扩大的市场中分得一杯羹。

  与此同时,市场已经发生了变化,允许其他公司制定各自的战略,使它们能够在亚马逊面前脱颖而出,或者至少与这个行业巨头竞争。在向“混合云”战略的转变,即在现场保留某些数据和操作,并将云计算用于其他任务,似乎对微软更有利,而寻求与多个云计算提供商达成交易的企业则对谷歌有利。

  Gartner 研究总监希德·纳格(Sid Nag)认为,微软有机会利用其作为软件即服务提供商的主导地位,在赢得大额云计算合同方面取得进展。他说:“微软拥有台式机、操作系统以及多个应用程序,但它必须大肆宣传,才能有效地将供应商推向云端。”

  AWS 在云端无敌的光芒在今年 10 月被打破,当时该公司被视为能与美国国防部有望签订为期 10 年、价值 100 亿美元重磅合同(JEDI)的最佳供应商。然而,亚马逊却惨败给微软。有些分析师警告称,市场的走向将发生根本性转变。

  Futurum Research 分析师丹尼尔·纽曼(Daniel Newman)表示:“JEDI 合同授予后,我相信游戏已经改变了,市场看法将为微软提供向 AWS 施加巨大压力的机会。”他还指出,目前只有 20% 的企业工作负载在云端,“而 AWS 拥有先发制人的优势,但它并不像微软在企业中那样根深蒂固。我们将在未来四、五年内看到双方差距继续拉平”。

  纽曼预测,微软云计算平台 Azure 在 2018 年从 AWS 抢走了1% 的市场份额,今年和未来这种趋势将继续增长。

  微软的收益会有多大?根据 Stifel Nicolaus 分析师布拉德·雷贝克(Brad Reback)11 月 18 日的一份研究报告,如果让云计算成为微软最大的业务,2023 年预计将达到 900 亿美元。他说,大多数潜在的商业客户正处于将他们的计算任务转移到云端的早期阶段,而 Azure 最有可能吸引他们,因为微软提供了强大的企业软件产品。

  微软对获得 JEDI 合同几乎只字不提,但微软 Azure 数据、区块链和人工智能总经理约翰·希拉普拉特(John“JG”Chirapurath)表示,“我们看到地球上许多最大的公司采用 Azure 模型的原因与国防部选择微软的原因相同”,这是一种具有深度数据分析和安全性的混合云设置。

  希拉普拉特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对于每个大客户来说,混合云确实是默认的计算环境,而且目前已经准备就绪。当我展望未来时,客户不会选择某一种云计算服务,我首先看到的是混合云的潜力。不仅仅是内部部署,我们还会将技术应用于边缘计算和数据分析等方面。”

  然而,在 AWS 和 Azure 之间进行选择的公司不希望完全锁定这些供应商,这为其他供应商打开了一扇门。IBM 首席信息官弗莱彻·普雷文(Fletcher Previn)表示,大公司希望在公共选项之外实施多云战略。他说:“他们希望避免对某家供应商过于依赖,AWS 的处境可能更难。”

  谷歌云计算服务 Google Cloud 首席技术官办公室创始人兼董事总经理威尔·格兰尼斯(Will Grannis)援引了 Gartner 最近对首席信息官的一项调查,显示 81% 的首席信息官正在使用多个云计算服务。

  格兰尼斯在电话采访时称:“市场正在从单一云计算服务转向多云战略,而我们也处于第三波云计算浪潮中。在这种情况下,客户已经从(技术)租赁战略转向构建自己的平台和应用程序,以做些很酷和有趣的事情。我们在谷歌建立了许多非常成功的平台,比如安卓和 Chrome。”

  数字咨询公司 Nerdery 云计算实践总监肖恩·费尼(Sean Feeney)表示,大大小小的公司正在采用各种各样的云计算服务,这突显了云计算不断演变的本质,以及等待亚马逊、微软、谷歌和其他公司的机遇。

  AWS 的高管们也感同身受。作为一个相对较新的市场的建筑师,他们知道其故事还远未被完全讲述。AWS 首席营销官阿里尔·凯尔曼(Ariel Kelman)在该公司位于旧金山的办公室说:“向云端的转变还处于初级阶段,而这是一个不断增大的蛋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