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ulus CTO、传奇程序员John Carmack宣布离职:我要去搞AI了!

OPEN编辑 2个月前

  大数据文摘出品

  Oculus CTO ,也是游戏程序员大神、开源软件倡导者 John Carmack 昨天在 非死book 上宣布,将辞去公司 CTO 职位,只担任咨询身份。而对于下一步的打算,John 也毫不掩饰,直说,我要去搞 AI 了!

  原文大意:从本周开始,我将会担任 Oculus 的「咨询 CTO」职位。

  我在开发工作中仍有发言权,但这只会占用我一小部分时间。

  至于剩下的时间我将要做什么:当我回顾我在游戏、航空航天和虚拟现实(VR)领域所做的一切时,我总觉得我对解决方案至少有一个模糊的「视线」,即使它们是非常规或未经验证的。我有时想知道,如果一个问题的解决方案完全没有头绪,我该如何应对。因此,我决定在老去之前试一试。

  我接下来将要研究通用人工智能(AGI)。

  我认为这是有可能实现的,而且也非常有价值。我有机会在这个领域有所作为,所以根据 Pascal 的某种逻辑,我应该去努力做这件事。

  至少在目前,我要用「Victorian 绅士科学家」的风格,在家里继续我的研究,并让我的儿子也参与这项工作。

接下来的项目就像是具有成本效益的核裂变反应堆,目前的这种工作方式是不适合的。

  传奇程序员的开挂人生,从游戏开始

  约翰·卡马克(John Carmack)被业内称为“传奇程序员”。成名很早,并且人生经历丰富,在职业生涯上,也选择了当时炙手可热的 VR 技术上,担任了 Oculus 的 CTO。

  如果你对这个名字还不是很熟悉,但是你肯定玩儿过他的游戏。

  卡马克是自学的编程,大一还没读完,他编写的一些小游戏就被不少软件公司买走,他本人也成为了几家软件公司的兼职程序员,并逐渐在游戏软件领域小有名气。

  1990 年,一家名为 Softdisk 的软件公司找到了在读大二的卡马克,邀请他加入一起开发游戏,卡马克欣然接受,在这里,他开发出了一种名为 EGA (增强型图形适配器,3D 图形加速卡的雏形)的 PC 显示技术,这是一种 16 色的显示模式。之后,他又设计出屏幕刷新技术以提高游戏图形显示的速度,不久后,IBM PC 的第一款 2D 游戏成功问世,迈出了游戏软件历史性的一步。

  1993 年,他与另一个游戏软件天才 John Romero 共同开发出了全球首款 3D 射击游戏《德军总部 3D》,用的是他自己独创的 3D 引擎。

  随后便是《毁灭战士》(Doom)和《雷神之锤》(Quake)两款席卷全球的 3D 游戏,有多火呢?许多玩家就是冲着游戏而购买了人生的第一台 PC,而仅仅是《毁灭战士》(Doom)一款游戏就售出了几百万张,给游戏公司带来了上亿美元的商业利润。

  而卡马克的游戏引擎也造就了更多知名游戏,比如半条命、使命召唤和荣誉勋章等。

  涉足航天,身陷 VR

  卡马克的传奇还在于他广泛的兴趣,不仅仅游戏做得好,大约在 2000 年,卡马克开始对火箭技术感兴趣,这是他年轻时的一个爱好。

  赚到钱之后,卡马克意识到他可以在航空航天领域做一些重要的工作,他开始资助一些当地的业余工程师,并自掏腰包为这家公司提供“每年超过一百万美元”的资金,使得这个由业余爱好者组成的公司朝着亚轨道太空飞行和设计出轨道飞行器的目标稳步前进。

  2013 年 8 月,他又加入了开发 VR 设备的 Oculus Rift,并且担任首席技术官一职,这时卡马克还在 id Software 任职,而 3 个月后,卡马克便宣布离开 id Software,因为其母公司 ZeniMax Media 不想支持 Oculus Rift。

  然而 Oculus 被 非死book 收购后,就与 Zenimax 就 VR 代码的版权问题进行了旷日持久的法律战。

  卡马克在这两家公司的角色后来成为 ZeniMax 对 非死book 的诉讼的核心,ZeniMax 称 Oculus 窃取了 ZeniMax 的虚拟现实知识产权。尽管审判陪审团免除了卡马克的赔偿责任,Oculus 和其他公司高管对商标、版权和违反合同的行为负有责任。

  2017 年 2 月,卡马克起诉 ZeniMax 公司,声称该公司拒绝支付 id Software 公司欠他的 2250 万美元。 2018 年 10 月,卡马克表示,他和 ZeniMax 达成了一项协议,“ ZeniMax 完全履行了他们对我的义务” ,从而结束了诉讼。

  自 非死book 接管后,Oculus 的创始人帕尔默 · 勒基(Palmer Luckey)和其他高管已经离开了公司,这与其收购 WhatsApp 和 Instagram 等公司时的做法类似。 

  收购和诉讼可能对卡马克的研究过程产生了一些影响,卡马克在 VR 设备领域并不像在游戏领域那么成功,Oculus Rift 也没有收到市场的热捧。

  转向 AI,通用人工智能

  如今,这位传奇的程序员又把目光盯向了人工智能,但是如果只是去做一些目前主流的语音识别、图像识别,可能不太符合卡马克的人设,他说,接下来他要去做通用人工智能(AGI)。

  尽管 AI 一词最初就是用于表达与人类智能相似的机器智能的含义,但在人工智能的发展过程中,AI 的内涵已经发生了变化,目前更像是机器学习的代名词逐渐远离了一开始智能的初衷。

  而通用人工智能除了能够自我学习、自我判断之外,还具备决策机制,换而言之通用人工智能可以在无人干预的前提下完成自我运作。

  通用人工智能的能力应该包括感知(例如看到、听到)的能力和行动的能力(例如移动和操作物体),同时也要包括自动检测和应对危险的能力。

  而许多跨学科的智力研究方法(如认知科学、计算智力和决策制定)对通用人工智能倾向于强调需要额外的特征,如想象力(被认为是形成未编入程序的心理图像和概念的能力)和自主性。

  目前基于计算机的系统已经展现了许多这样的能力,例如: 计算创造性、自动推理、决策支持系统、机器人、演化计算、智能代理等,但都还没有达到人类的水平。

  目前三星电子已经试图在 AGI 领域展开研究,占领先机。文摘菌也报道过,微软今年也投资了马斯克的 AGI 研究企业 OpenAI,投资规模达到了 10 亿美元。这么看来,许多科技巨头都在若有若无的向 AGI 靠拢。

  在这个时候,曾经的在游戏开发领域叱咤风云的卡马克,是否给 AGI 领域带来一些新的视角?传奇程序员能否给 AI 带来一些不一样的变化呢?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