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的中国开发者:苹果愿付费用户比例比安卓高

jopen 4年前
   <p style="text-align: center;"><a href="/misc/goto?guid=4958986358519495078" title="Apple"><img alt="苹果的中国开发者:苹果愿付费用户比例比安卓高" src="https://simg.open-open.com/show/7abe63648cc24e0a9626b8bd7d0abd85.png" /></a></p>    <p>今年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WWDC)开幕在即。日前,苹果官方对外披露的数据显示:苹果在全球共有 1200 万开发者,他们已经获得 600 亿美元的分成。</p>    <p>今年 3 月,苹果公司 CEO 蒂姆·库克(Tim Cook)访华时透露,目前中国注册开发者已经超过 180 万,已经从 App Store 获得分成接近 900 亿人民币,其中有将近 400 亿是过去 12 个月获得的。这真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收入,相当于平均每天一个亿的分成收入。</p>    <p>2009 年,鲍嵬伟在自家的老房子里面,买了台 MacMini,自学 iPhone 编程开始了创业。“花了两个礼拜做了一款非常简单的小游戏。丢上 App Store,目的是测试一下中国开发者是否真的能收到美帝的真金白银。觉得能有 10 个人下载就不错了。”鲍嵬伟表示。</p>    <p>这款游戏的免费版后来获得了上千万下载,2009 年圣诞节期间,排上了美国 AppStore 免费下载榜第一的位置。</p>    <p>由于第一款游戏顺利,鲍嵬伟于 2010 年正式成立公司椰岛游戏,招兵买马,决定制作更具创意更耐玩的游戏,而不只是停留在休闲小游戏的制作。历经坎坷之后,2014 年上线的游戏决战喵星成为了首款获得苹果编辑推荐和年度最佳游戏提名的中国独立游戏。</p>    <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alt="苹果的中国开发者:苹果愿付费用户比例比安卓高" src="https://simg.open-open.com/show/d511a0c0cc01217edcdbc769dc96d675.jpg" /></p>    <p>总部在上海的云螺(KUMORA)是一家面向日韩乃至整个亚洲市场的游戏设计公司。KUMORA 由核心成员在 2015 年 4 月正式创立,目前团队规模在 40 人左右。借助苹果 App Store 的平台,云螺一开始就走国际化路线。</p>    <p>云螺的制作人张茗靖(吉川明静)曾担任日本 SEGA 的内容制作人,以及盛大的产品总监(负责游戏锁链战记)。</p>    <p>张茗靖介绍,因为游戏是面向全球市场,因此一款游戏都要 16、17 种语言,为了与当地的玩家进行互动,必须进行社区化的运营,跟玩家拉近距离,了解他们的想法和习惯,“比如为了了解日本玩家的需求,我们招聘了大量长期生活在日本的中国人,帮助我们配音,让他们负责社区运营,及时了解当地玩家的想法。”</p>    <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alt="苹果的中国开发者:苹果愿付费用户比例比安卓高" src="https://simg.open-open.com/show/3edc44c5c05ef44a6ec8df495b690400.jpg" /></p>    <p>莉莉丝游戏于 2013 年 5 月创立于上海,其旗下第一款自研游戏《小冰冰传奇》(前身为《刀塔传奇》)在全球多个国家登顶榜首,后来成为了动作卡牌游戏的标竿。</p>    <p>据悉,《刀塔传奇》给莉莉丝带来几十亿的流水,使得公司有实力进行新游戏的研发。</p>    <p>莉莉丝近期发布了自研游戏《剑与家园》《Abi》,还代理游戏《天际冒险队》《末日机甲》等多款新作,其中《剑与家园》作为公司的第二款自研大作备受瞩目。</p>    <p>莉莉丝的游戏不仅是赚流水,而是有意输出文化价值观。《剑与家园》是一款策略游戏,玩家需要同心协力才能完成任务,玩家也会不自觉被中国的集体主义精神影响。</p>    <p>这些游戏开发者如今已经在业内小有名气,但他们的营收主要还是来自于苹果平台。</p>    <p>鲍嵬伟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该公司的营收七成来自苹果平台,三成来自安卓,“苹果平台用户相对高端,付费习惯更好,安卓则参差不齐,愿意付费的比例不如苹果高。”</p>    <p>对这些小公司来说,如何在众多同类 App 中脱颖而出,显得非常关键。鲍嵬伟期待今年 iPhone 十周年, App Store 商店推出个性化推荐的功能,让 App 被更多人看到。</p>    <p>去年网易旗下的阴阳师,今年腾讯的王者荣耀,大平台更容易出国民级的游戏。对独立的游戏开发者而言,他们无法与这些大平台竞争,未来会专注在细分市场的游戏产品开发。</p>    <p>“国外的玩家越来越细分,喜欢某类游戏的人会一直专注在这一领域,这对独立的小游戏公司是有利的。”鲍嵬伟表示。</p>    <p>中国开发者后备军众多,李锐是同济大学软件学院大三的学生,他受邀参加今年 WWDC,他提交的作品是用 Playgrounds 制作的一款记忆类游戏,来帮助其他人学习编程。</p>    <p>来自上海商学院的大三学生赵庆飞,已经把毕业后择业方向定位于游戏开发者,已经参加了几家游戏公司的面试。他也将参加今年的 WWDC,作品以圣诞节为主题,通过交互式的方法创造出一个圣诞节过节的场景,其中包括了创造一些美丽的效果和五彩缤纷的火焰,帮助小朋友拓展自己的想象力。</p>    <p>来自: <a href="/misc/goto?guid=4959008566944085861" id="link_source2">腾讯科技</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