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nchpad加速器的故事:谷歌要在新兴市场“创造下一个硅谷”

jopen 5年前
   <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alt="Launchpad加速器的故事:谷歌要在新兴市场“创造下一个硅谷”" src="https://simg.open-open.com/show/35adccd80dc01c4c4cf79da8275764c0.jpg" /></p>    <p>按:数据显示,目前在美国,51% 估值超过 10 亿美元初创公司的创始人都有移民背景,其中大部分都集中在硅谷。作为市值超过 5000 亿美元的科技巨头,谷歌的创始人之一谢尔盖·布林其实出生于俄罗斯,并不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透过这些移民群体,谷歌盯上了包括越南、巴西、印度在内的新兴市场这块尚待开发的沃土。</p>    <p>2016 年 1 月,谷歌正式启动的“创业加速器” 项目——Launchpad Accelerator 。通过这一项目,谷歌准备在新兴市场复制下一个硅谷,然而这一愿望能够实现吗?</p>    <p>外媒 Backchannel 撰文对谷歌的 Launchpad Accelerator 项目进行了深度剖析,雷锋网对原文做了不改变原意的编译。</p>    <p>VuVan 出生于越南,现在是旧金山一家创业公司的 CEO。她在斯坦福获得了 MBA 学位,随后便加入了硅谷创业大军。和很多创业者一样,她先是在生活发现某个痛点,然后意识到其他人也有这样的问题,接着就创办了一家公司来解决这个问题。在去年的西南偏南(SXSW)音乐节上,她展示了一款英语学习 APP——Esla Speak,并很快得奖。就故事本身而言,这一切都符合硅谷似的完美。</p>    <p>不过,Van 目前是其美国公司仅有的一名成员。当她准备开发自己的 App 时(一个帮助英语学习者改善口音的 AI 助手),她回到了越南,在那里调查初始目标用户的需求。如今,她的 7 名员工分散在越南和葡萄牙两地。</p>    <p>Van 并不避讳称呼旧金山为自己的家,但是她选择旧金山其实也有商业上的原因,因为这里的创业环境是首屈一指的。“在越南,创业公司才刚刚兴起。”Van 解释道,“所有人都还处在弄清楚自己在干什么的阶段,没有人有能力提供好的指导。”因此她最终选择了扎根硅谷,要知道,在这个地方的干洗店,都有可能碰到潜在的顾问、专家或者投资者。对于她的公司来说,这个优势使得牺牲睡眠、跨时区工作是值得的。</p>    <p>当 Van 第一次听说谷歌的 Launchpad 加速器时,她其实是持怀疑态度的。这个加速器面向的是新兴市场的成熟创业公司,为他们提供一系列的服务:针对 Elsa 所面对的一切问题,谷歌将为她和她的两个同事配备相关领域的顶尖专家,这一切不仅免费,而且不需要任何资产抵押。由于这个条件非常诱人,Van 决定尝试一下。因为尽管湾区教给了她很多,但是想要在越南推出一款产品仍然面临重重阻碍。</p>    <p>Esla 是“Rest of the World(世界其他地区)”冉冉升起的明星之一,而谷歌正计划敲开同类公司的大门,用来塑造自己的形象。谷歌希望能够教育这些“明星创业公司”关于产品开发的最佳实践,以此加快他们的学习曲线。</p>    <p>你可以将 Launchpad 加速器视为谷歌的战略性慈善事业:在帮助这些公司增长的同时,作为交换,谷歌会仔细研究他们的资料,观察自己的产品在这些市场的使用状况,其宗旨是借机将谷歌的各种服务扩大到全球的偏远角落。最终,这些公司将成为数百万人每天使用的工具之一,而谷歌也将打上顺风车,随时准备虏获新的用户。</p>    <p><strong>创业公司需要“生态系统”</strong></p>    <p>Launchpad 加速器的全球经理 Roy Glasberg 用谷歌内部的意识形态阐述了为何很少有大公司来自硅谷之外,“新兴市场缺少的是成功案例,你需要一个生态系统。”</p>    <p>“生态系统”是 Glasberg 和他的同事常挂在嘴边的一个词,这是一个微妙的、不言自明的词语。与印度尼西亚、墨西哥、甚至巴西相比,湾区的投资者、董事会成员、竞争对手、以及才华横溢的员工自成一体,创业环境更加完善。</p>    <p>谷歌的理论是:除非有些公司,或者任何公司,进行了大规模的 IPO,或者以高昂的价格将自己成功出售,那么这个发展中的地区才可能具备支撑企业家精神所需的种种资源。在这些地区,风险资金并不容易获得,有时候甚至根本不存在。此外,这些地区还缺乏足够的人才支撑,很少有当地的技术专家拥有带领小公司发展壮大的第一手经验。当你想知道在哪里找到一个好的数据科学家,或者如何在A轮融资中获得更好的筹码,或者如何调整你的 App 来获取更好的转化率时,你身边的人也不知道答案。</p>    <p>而这个由 Glasberg 率领的谷歌“三角洲部队(美国特种部队)”正在做无数的政府、地方性技术园区、以及各种补助项目之前都没有做到的事:在世界范围内启动创业热潮,然后让这些创业公司具备自生长的能力。他们会挑选最厉害、最成熟的创业公司,并无条件的给予 6 个月的技术支持,以及 5 万美元的资金。</p>    <p>为了获得谷歌的扶持,这些创业公司不能仅仅是一个模仿者。他们不仅仅是菲律宾的的 Postmates(美国众包物流平台),或者泰国的特斯拉(美国电动汽车公司),他们必须是非常独特的,针对的是尚未解决的问题,并且还要来自与旧金山的技术竞争。这些创业者都是这些地区最聪明的人物,而谷歌如今正将自身的资源提供给他们。</p>    <p>将硅谷的传奇复制到其他的城市一直是世界各地政府的心头好,但是他们却很难推动这一进展。</p>    <p>坐在旧金山 Launchpad 加速器办公室的小桌子前,Glasberg 解释了为什么谷歌的方式有着根本性的不同。“没有人将新兴市场视为一个整体。”他说。在他的周围,聚集着上百名企业家,他们和年长的技术专家坐在一起,讨论着各种问题。会议室十分拥挤,几乎到了摩肩擦踵的地步。</p>    <p>Glasberg 在加入谷歌之前,是一名商务人员,他自己有一套关于全球创业的成功理论。“当这个地方已经有了一些成功的创业公司之后,他们将投资并反哺这个社区。”Glasberg 说,“这个完善的社区将推动其他初创公司的发展。”</p>    <p>他表示,“在拉丁美洲没有这样的(生态系统)。巴西从未有过大的资本退出,阿根廷只有过一个。”从投资者的角度看,他补充道,初创公司“已经是一门高风险的生意,为什么我要去一个从未有过(资本)成功退出的国家投资呢?”</p>    <p>和坐落于山丘路(硅谷风险投资公司聚集地)的公司不同,那些拥有新兴市场公司股份的当地风险资本家更倾向于推动其尽快获得盈利,但是这反而影响了创业公司原本的发展路径。(如果有更多、更慷慨的资金,那么这些企业家将有更多的自由来追求风险更高,但是同时回报也更大的目标。)在这些地方,一些投资者可能会要求更多的控股权。同时,创业公司的员工对他们的老板也更小心谨慎,因此经常会要求更高的工资,而不接受还不能变现的期权。</p>    <p>然而新兴市场缺少的并不仅仅是投资者。没有过成功 IPO 或者被收购的创业公司,那么这个国家将缺少有经验的企业家,这些企业家不仅需要带领创业公司发展壮大,还要克服政府监管,以及网速较慢等各种新兴市场的常见问题。总而言之,这些企业家还缺乏专业知识。</p>    <p><strong>谷歌为创业公司提供的服务</strong></p>    <p>在 2015 年,Glasberg 开始计划让谷歌成为解决新兴市场“缺乏成功故事”这一核心问题的推动者。最终,他们确定了一个策略:招揽最好的公司,并为它们提供 6 个月的远程指导,以及为期两周的湾区交流计划,并在这一过程中尽可能地帮助它们解决各种业务挑战。</p>    <p>Glasberg 表示,为了获取最大的影响力,他和他的合作者决定招揽更多的成熟期的创业公司,这些公司的产品往往已经拥有一定规模的用户群体。具体来说,这些公司通常已经成立两到三年,有的甚至已经有超过 100 名员工,而且大多数已经完成了一到两轮的融资,其中有很多甚至已经盈利。因为前途光明的公司往往不愿放弃更多的控股权,Launchpad 团队最终决定转而给他们提供建议,从其他的渠道获利,而不是冒着疏远这些有潜力的创业公司的风险。</p>    <p>“不持股的模式让我们的加速器能够帮助创业公司进一步发展。”Glasberg 团队的项目经理 Josh Yellin 解释道。他此前是一名河流生态学的专家,于 2015 年 9 月加入谷歌,在帮助建立 Launchpad 加速器之前,他曾管理公司创业社区的编程项目。当他为 Launchpad 2016 年的冬季开幕班做准备时,他接触到的创业者一开始都被“加速器”这个词弄糊涂了,因为“加速器”针对的往往是早期阶段的创业公司,而 Josh Yellin 想招揽的公司却是正处在快速扩张边缘的公司。</p>    <p>上个月,Launchpad 的第三批学员(来自九个国家的 31 家公司),在谷歌湾区的办公室里经历了为期两周的“闪电战”。除了学院之外,大约有 150 名导师也加入这一培训计划。这些导师很多都来自世界各地,他们会对这些创业者的代码逐行审核,评估每个应用的设计细节,并对每个人招聘实践进行了细致的分析。</p>    <p>“我们现在每次指导会议都会有三类数据。每个导师都会记录这些创业公司遇到的挑战,以及建议的解决方案。”Yellin 说,使用这些报告,“我们基本创建了世界范围内创业公司的成功宝典。”</p>    <p>这些加入谷歌的 Launchpad 加速器的创始人大多都处于 30 岁左右的年纪,其中很多人都身经百战。他们被告知可以请教谷歌近 50000 名员工中的任何一位,而这并不是夸张。</p>    <p>当印度尼西亚的 Snapcart 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Reynazran Royono 的团队碰到一个 AI 难题时,他来到了 Launchpad。</p>    <p>Snapcart 的用户可以通过扫描收据来获取现金奖励,但是随着公司业务的扩大,公司需要处理 5000 种不同的杂货连锁店和收据的格式,然而它的工程师却陷入了如何准确地进行图像识别的困境。因此,他希望向谷歌 AI 平台 TensorFlow 的相关专家进行请教,随后发现这其实是一个开放性的研究问题。“我们和 TensorFlow 的一名专家谈过,他说我们尝试解决的这个问题其实非常困难,他愿意提供帮助。”Royono 说,“但是我们不仅得到了他所在的团队的支持,而且还获得了谷歌大脑(Google Brain)项目的工程师的帮助,共同解决这个问题。”</p>    <p>相同的例子还有一家来自巴西的创业公司——“门户网络电讯(Port Telemedicina)”,他们搭建了一个在线医生网络,这些网络上的医生可以帮助分析小诊所里的医疗设备所产生的扫描及其他数据,此外,它还用到了人工智能。“我们想跟谷歌的 AI 负责人聊一下。”公司的创始人兼 CEO Rafael Figueroa 说,“他们为我联系了英国的一名工程师,他知道很多网上查不到的知识。”</p>    <p>虽然对于这些创业者来说,好像又回到了大学时光,但是他们收获的不仅仅是解决问题的答案。该计划还旨在通过数百个一对一的面谈来传播创业公司的最佳实践方案。</p>    <p>对于 Elsa 的越南创始人 Van 来说,其主要目标就是让身处葡萄牙的两名同事汲取硅谷的产品开发精神:快速迭代,不要害怕推出不完美的产品。在与一名导师的会议中,Van 的团队讨论了关于登录流程的问题:他们注意到一些新用户在注册应用的过程中放弃了,但是他们不知道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她的导师 Jacob Greenshpan,一位著名的用户体验专家,建议她在周末的时候尝试做一个改变,然后看看会发生什么。她说她会考虑一下,但是导师说,“不,这是你周六的家庭作业。”结果这个改动被证明非常成功,注册成功率提升了 25%。</p>    <p>Van 实际上是那种会认真做好各种准备工作的企业家,她会阅读 100 页的手册,并查找所有能够在网上找到的各种资源。但是在正常的日子里,她依然会独自一人高效的工作,但她的团队却仅仅能够从远方了解各种技术术语,而这些局限往往会让他们头疼数月。</p>    <p>这些企业家的故事表明,我们看待成功的创业公司都忽略了隐藏的一点。成功创业公司通常的故事是:正确的创始人聚集在一起,搭建了一个优秀的软件,通过他们的集体智慧,先是获得了数千名用户,然后扩大到数百万用户。这个大框架没有错,但是它低估了这些成功公司凭借地理位置和时机获得的巨大优势。</p>    <p>硅谷的创业公司就像苗圃里的植物,与寒冷隔离,沐浴在阳光下,还有人每天轻轻地洒一点水。但是在野外,他们的命运却不尽相同,如果它们最终能存活下来,那么如果有人事先为它们建造一个舒适的温室将至关重要。</p>    <p>虽然这些来自硅谷以外的公司得到了谷歌的帮助,但是其中一些已经开始与谷歌展开竞争。例如,Van 最近就从谷歌的眼皮底下挖走了一名 AI 方面的专家。Van 表示,谷歌和亚马逊为工程师提供的待遇都比她能提供的要丰厚的多,但是 Esla 的使命,以及它潜在的社会影响力,引起了这名工程师的共鸣,因此她放弃了谷歌优渥的报酬,并加入了 Esla 在葡萄牙的团队。</p>    <p><strong>谷歌自身获得的好处</strong></p>    <p>与此同时,谷歌在将这些创业公司纳入自己羽翼之下的过程中也收获颇丰。为了能够被谷歌接受,这些公司需要经过严格的审查,并向谷歌完全开放自己的资料。因此谷歌所获得的不仅仅是个别公司的财务和技术细节,而是不同环境中的创业公司的整体生态蓝图。</p>    <p>谷歌已经开发了很多适用于初创公司的平台,包括 Firebase、TensorFlow、Google Cloud,通过 Launchpad,他们聚集了一大批被一流工程师虏获的听众,听他们谈论自己最喜欢的工具。“如果他们(谷歌)能够让一些最优秀的初创公司在早期阶段就使用他们的产品,那么在未来将很难切换(其他产品),因为成本太高了。” Van 说。</p>    <p>Glasberg 则认为,“谷歌从中获得了两个好处。一是真正了解如何在新兴市场成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另一个是他们可以细致入微地观察,世界各地的工程师对谷歌产品的反馈。“我们首先了解到什么行得通,什么行不通。”Glasberg 说,“这是至关重要的,因为这些市场蕴含着巨大的商机,这是未来的关键所在。”</p>    <p>虽然谷歌想在新兴市场复制下一个硅谷,但是目前湾区的地位仍然稳固。Van 刚刚从越南返回,虽然她市场会在世界各地来回穿梭,但是她最终总是会回到旧金山,那里依然有她需要的各种资源。</p>    <p>来自: <a href="/misc/goto?guid=4959004753162806695" id="link_source2">雷锋网</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