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在乎这一个A+

jopen 8年前

我知道有些人至今仍然嘲笑和鄙视我,因为我曾经说过,我在 Dan Friedman 的两门课程 B521(程序语言理论)和 B621(高级程序语言理论)都得了A+。只要提到我,他们就会拿出这个把柄来,好像我是一个只在乎分数的肤浅的人。实际上我觉得这些人只是心理变态,为 了鄙视而鄙视,所以他们发现貌似一个把柄,也不搞清楚 Dan Friedman 是谁,也不搞清楚这个A+ 的分量,拿着半截就开跑,抓住不放了。所以即使我没提过这分数的事情,他们一样会找到其它话题来损我。我一直都懒得回应这些人的言论,不过今天我有兴致, 所以想花点时间告诉你,这个A+ 到底意味着什么。

从我的人生历史里 面,你应该很明显的看出来,课程,考试,分数,名校,权威,事业,成就,贡献,以至于图灵奖,诺贝尔奖,对于我来说真的什么都不是。你觉得一个在乎这些东 西的人,会以优秀的成绩从清华,Cornell,Indiana 三所大学退学吗?在漫长的学术生涯中,我上过许多的课程,很多最后结果都是A或者A+,也有几门课的分数低到C。因为我从来不觉得任何人有资格出题来考 我,所以自上大学以来,我给自己定的标准就是“及格万岁”。我是一个非常不喜欢上课的人,我觉得普通的课堂讲座本身就是一种极其落后的教学方式,所以一旦 觉得老师水平不够或者不懂教学就开始翘课,自己看书自学。所以,最后无论什么分数都不能衡量我的价值,反而有时候觉得高分是对我价值的侮辱。然而,我为什 么唯独在乎在一个非名校,“非名师”手里上的这门课程,并且愿意告诉你我在里面的成绩呢?

其实,这个分数的意义远远不止是一个A+,它涵盖的内容可能超乎你的想象。也许你可以从一个很小的例子看出它到底意味着什么。在课程进行到一半 的时候,我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独立解决了曾经困扰程序语言领域十多年的难题——CPS 变换。在这十几年里面,有众多的世界级专家参与过这个问题的研究,包括非常强悍的丹麦 Aarhus 大学教授 Olivier Danvy,Andrzej Filinski,Dan Friedman 本人以及他的得意门生 Matthias Felleisen,Felleisen 的得意门生 Amr Sabry,普林斯顿大学著名教授 Andrew Appel(编译器教材“虎书”的作者)。这些人为这个话题发表了不知道多少论文,Appel 还为此专门写了一本。 我之所以会去解决这个问题,是因为 Friedman 别出心裁,把这个问题作为了一道附加题目放进了 B521 的作业里。我不知道这个问题有如此之难,所以愣头愣脑,真把它当成作业题给解决了。按照作业的“道德规范”,完全从问题出发,不看书不看论文不查网络,全 凭自己的头脑,在一个星期之内得到了最优的结果。这就是所谓“王垠 40 行代码”的含义。一个人七天,一群人十年,我想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概念。

我的名字叫做王垠(父亲起名含义是谐音“亡垠”,无边无垠的意思),所以我将会永不停息的完善自己,永远不会拿某一个东西自居。解决这个难题只 是对我这个人内在品质的一种反映而已,而且它只是我在 B521 做出的好几个“课外练习”的其中一个。在短短一学期的时间里,我还进行了其它几个重量级的练习,包括重新实现 miniKanren 语言,加入 constraint logic programming 功能和一种非常强大的逻辑逆(negation)操作符,等等。这些练习,全都是独立依靠自己领悟摸索完成,没有查阅任何书籍和论文资料。从这些练习里 面,我获得了让我受益终生的独立思考能力。也就是这种能力,让我可以在 Google,Coverity 之类的公司,轻松解决其他人咋咋呼呼,认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讲这个课程的故事,并且告诉你我得了A+。

有趣的是,学期结束的时候,成绩单上出现的分数其实是I(Incomplete)。这种成绩表示有课程任务没有完成,如果在一年之内不弥补,就 会变成F(不及格)。我很纳闷,发信去问 Friedman。他回答说:“对不起,是秘书搞错了!” 然后急忙发信给秘书说:“这个人的分数应该是A+!实际上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给他A+++++++!”

现在你还觉得我是因为肤浅才告诉你这个A+ 分数吗?B521 教会我的,是一生最重要的东西,它让我真正的理解了什么叫做“简单”,它使得我去追寻它。它赋予我的独立思考能力,继续在帮助我用巧妙简单的方法解决其他 人望而却步的问题。这不是一个普通的A+,这是一个把我送上世界巅峰,给予我勇气和自由思想的A+。

就像爱因斯坦说的,任何一个傻瓜都可以把问题搞复杂,你需要一点天才,还有很多勇气,才能达到简单。很多牛人用“简单”来标榜自己设计的东西, 然而我发现他们对简单的理解其实很肤浅。大部分时候他们用一种类似“皇帝的新装”的心理技巧——你如果不能理解他的东西,他就说你是傻瓜或者菜鸟,不能理 解这种简单。所以没有人敢说他们设计的东西太复杂。

你觉得世界上有几个人能够在 B521 上得A+ 呢?谦虚是一种美德,不要随便评判别人,然而当看到这么多“大牛”都那么不谦虚,耀武扬威的,很多人用他们作为评判其他人的依据,所以我只好冒着评判他们 的风险,告诉你一些事实。其实 Donald Knuth, Dennis Ritchie, Bjarne Stroustrup, Guido van Rossum, Brendan Eich, Linus Torvalds, Rob Pike, ... 这些很多人仰慕的大牛,如果上 B521 肯定是连A都拿不到的。有些甚至不能及格,因为有些人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设计出一堆复杂的垃圾,然后仗着自己的威望和强权迫使你去“学习”。其实我 对计算机的理解跟这些大牛们,早就不在一个数量级上了。我心里有数他们该得什么分数,你们自己猜猜吧。

也许我现在可以毫不担心的告诉你了,我在 Kent Dybvig 的编译器课程上得的也是A+。Kent 恐怕是世界上最厉害的编译器作者,他几乎从来不给人A+,而我恐怕是他 20 多年来最厉害的一个学生。我们做了一个 Scheme 编译器,它的难度和工作量,是C语言编译器的两倍以上。这下某些人又有另一个把柄和八卦话题了吧,不过要记住,每一天我都在超越昨天的自己……

来自: www.yinwa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