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App为什么不是未来?》

jopen 5年前

这篇文章非常有意思。文章的观点在于 WeChat 平台 + Web 是一种好的方式,上午一直在思考,到底是 hybrid app 是未来,还是 native app 是未来,或是其它的形式是未来?下面是一些思考的点,不一定对。首先 App 是基于大平台的,目前的大平台分为 iOS 和 Andriod 两种,任何的 App 都脱离不了平台。平台使 App 形成了商业模式,而 WeChat 平台试图利用 QQ 的关系链再造流量进而演化为新的平台,以及新的商业模式。App 的模式要么基于 native,要么基于 WeChat。总之,App 基于什么平台,是基于渠道带来的价值。App 正在演化,不会是从一而终。像“用户使用手机的时间有 86% 用于 App,网页浏览只占 14%。”这种数据是之前的状态,即 App 兴起的时候。当开发者不能从 App 中获利的时候,他们会选择其它的渠道来解决用户引流的问题。而 WeChat 这种平台或渠道刚好提供了流量,这非常像淘宝和C卖家当年的情形,当平台不能承载渠道的功能的时候,卖家会选择其它渠道。

App 本身是应用程序,App 是解决问题的一种方式,有大量数据显示很多 App 不再被打开了,每天打开的 App 仅仅是有限的几个。这是数据,但不能代表 App 的价值在降低,不被打开的 App 在解决问题的核心点上遇到了瓶径,产生的价值降低了。看看苹果自带的那几个 App,需求命中点很深。如果一个产品不能解决问题,不能有自己的核心竞争点,换了平台也会遇到一样的问题。这不是 App 这种承载物的问题。

目前来看,App 处在拐点之中,依然会继续细分,工具类的、垂直类的、游戏类的会细分的明显。App 这种承载体仍然会长期背负着责任,从体验、支付、开发等各个角度来看,都不会是终点。

以下文章转载自 App 为什么不是未来?

和移动设备相关的 App 已经占据了用户的大部分时间,但这并不意味着问题的终结。

最近,《连线》创始人之一的约翰·巴特利最近提出了一个新的观点,认为网络会杀死 App(The web will kill apps)。需要解释的是,这里提到的网络(Web)并不是指互联网,而是指通过浏览器访问的,依赖 HTML 语言呈现的网页服务。

2010 年,《连线》曾经推出了一个著名的观点—The web is dead(网络已死)。当时《连线》主编克里斯·安德森认为 Web 诞生 20 年来已颓势尽显,而新兴的网络服务,如各种应用(App)将会占据用户的生活。结果印证了《连线》的观点,据移动分析公司 Flurry 的数据,现在用户使用手机的时间有 86% 用于 App,网页浏览只占 14%。

同一个媒体有不同的观点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约翰·巴特利的这个观点更多是回应国外媒体最近讨论比较多的一个相反观点—App 正在杀死网络。最近这段时间《华尔街日报》和《纽约时报》都表达了这样的看法。

虽然杀死 App 的不一定是网络,但现在如日中天的 App 恐怕并不是代表未来的一种模式。

用户 从用户的角度看,越来越多的 App 已经造成了一种体验的困境,而不是更好的体验。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越来越多需求以 App 的模式提供给用户,这意味着用户需要不断增加手机上 App 的数量。这不仅会占据大量的手机硬件资源,也会大大降低用户的效率,各种手机后台运行的 App 更是手机电池不耐用的罪魁祸首。对于用户需求来说,并不是非得需要一个 App 才能解决。

开发者 和 PC 互联网相比,移动端有着更多样化的平台,这意味着开发者需要付出更高的开发成本来应对不同平台的体验需求。此外,App 发行渠道的封闭性也导致了更缓慢的更新速度和更高的推销成本。除了那些财力雄厚的大公司,很多中小规模的开发者实际上并没有足够的财力和人力来应对这种多平台和封闭性带来的困境。

趋势 App 目前已经占据绝对的优势,但 App 并不是未来的趋势,这也是 Google 不肯放弃 Chrome 系统的原因,即使 Android 已经成为移动操作系统的主导者。作为一个依靠本地资源的应用,App 实际上是反互联网的,这就像是沃尔玛和亚马逊的区别。App 的发达只是短期状况下的产物,这包括移动设备的硬件配置、网络速度和苹果 App Store 的示范效应。但互联网和云服务是毫无疑问的未来趋势。

在 Web 和 App 的争论中,一个焦点的问题就是 Web 依赖的 HTML5 技术是否可以复制 App 的体验,以至于很多人把 App 和浏览器对立了起来。

实际的互联网服务并不是如此简单的对立,而是应该相互融合和相互补充的。PC 互联网虽然已经逐渐被移动互联网超越,但在 PC 互联网阶段,Web 和 App 还是形成了一种非对立的融合—一些复杂的重度使用的服务适合 App 的模式,而大部分的服务则会通过 Web 来解决。

从这个角度来看,《连线》当年“Web 已死”的观点更多是对当时市场现状的一个描述和总结,而约翰·巴特利如今的观点才是对未来的判断。

实际上约翰·巴特利在博客中的本意并不是着重表达“The web will kill apps”,而是认为对于我们当下的信息、服务以及世界来说,App 都不是移动领域上合适的模式,App 模式应当转变成另外一种更好、更新的模式。根据第三方移动统计公司友盟最新的数据,55% 的国内移动互联网用户每月仅有 1 至 5 天启动 App。

微信目前的尝试也许是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一个超级 App+ 基于 Web 的其他服务。对于互联网领域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争论 HTML5 技术是不是能够让 Web 取代 App,而是应该关注海量 App 带来的效率和体验问题该怎么来解决。专注于问题的解决,而不是技术路线的争论,这才是商业竞争中最有效的策略。商业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