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微软失落十年:消极员工排序 官僚主义盛行

jopen 9年前
   <div id="news_body">     <p>        今年 8 月号的《名利场》(Vanity Fair)杂志刊文,对微软失落的十年进行了深入解读。由于官僚主义盛行,以及制度设计缺陷,导致这家曾经不可一世的软件巨头裹足不前,屡屡错失发展机遇。</p>     <p align="center"><a target="_blank"><img alt="解密微软失落十年:消极员工排序 官僚主义盛行" src="https://simg.open-open.com/show/148d50ab6c0ef91581a5e528ecfd7f93.jpg" width="550" height="412" /></a></p>     <p>        <strong>消极制度设计</strong></p>     <p>        微软失落的十年可以称得上是美国商业史上最大的谜团。两度获得乔治·波卡奖(George Polk Award)的库特·爱琴沃尔德(Kurt Eichenwald)希望解开这个谜团,为此,他研究了微软“不可思议的愚蠢决策”,最终认为,这完全可以成为商学院的案例,专门用于研究“成功陷 阱”。</p>     <p>        通过数十次采访以及大量的公司内部文件——包括最高管理者之间的电子邮件往来——爱琴沃尔德史无前例地向外界展现了现任 CEO 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领导下的微软的生存状况,并发表在 8 月号的《名利场》上。今天,苹果仅凭 iPhone 一款产品,就超过了微软所有业务的收入总和。</p>     <p>        爱琴沃尔德揭示了一种名为“员工排序”(stack ranking)的管理系统。在这种系统中,每个部门都要将特定比例的员工归入卓越、优秀、普通和糟糕四大类别,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微软的创新能力。 “我采访的每一个微软现任和前任员工都认为,‘员工排序’是微软内部最消极的制度——所有人都这么认为。这已经导致不计其数的员工离职。”爱琴沃尔德写 道。</p>     <p>        一位微软前软件工程师说:“如果你供职于一个 10 人团队,却在就职第一天发现,无论大家表现多么优异,总有 2 个人会得到好评,7个人得到中评,1个人得到差评,那就势必把精力放在内斗上,而不会全身心地投入外部竞争。”</p>     <p>        爱琴沃尔德问微软前工程师布莱恩·寇蒂(Brian Cody),微软是否会根据工作表现对他作出评价。寇蒂说:“一直以来,我是否是一名出色的工程师都不太重要,更重要的是,我要在一众管理人员中冒尖儿。”</p>     <p>        <strong>错过电子阅读趋势</strong></p>     <p>        在微软任职 16 年的营销经理艾德·麦卡希尔(McCahill)说:“你眼看着 Windows Phone 现状不佳却无能为力,只能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微软是怎么浪费掉 Windows CE 的领先优势的?那类设备曾经大幅领先,优势多达数年。但他们却弄得一团糟,原因就是官僚主义。”</p>     <p>        据爱琴沃尔德介绍,微软早在 1998 年就开发了一款电子阅读器原型产品,但当技术团队把方案提交给比尔·盖茨(Bill Gates)时,立刻被他否决了,他认为这不符合微软的传统。“他不喜欢那个用户界面,原因是不像 Windows。”曾经参与该项目的一位程序员回忆道。</p>     <p>        “参与该项目的团队不再直接向盖茨汇报工作,而是被编入了专门为 Office 开发软件的主要产品团队。”爱琴沃尔德称,“很快,这样一个原本负责梦想和创意的团队,却要为利润患得患失。”该技术团队创始人史蒂夫·斯通(Steve Stone)说:“我们已经不能再集中精力开发对消费者有用的技术了,而是要整天思考‘如何赚钱’这样的问题。”</p>     <p>        一位微软 Office 部门前主管对爱琴沃尔德说,电子阅读器项目被否不仅是因为对盈利急功近利,真正的问题在于触摸屏。“Office 是为键盘设计的,不是为触控笔和手指设计的。”他说。</p>     <p>        微软高管称,该公司对 Windows 和 Office 的过度忠诚屡次导致其未能迎合新兴技术。“Windows 就是上帝——一切都要以 Windows 为准。”斯通对爱琴沃尔德说,“对部门中一些有权有势的人来说,是否在移动计算中提供比 PC 更清爽的用户体验并不重要,正是他们扼杀了当时的项目。”</p>     <p>        <strong>与社交网络擦身而过</strong></p>     <p>        有一次,MSN Messenger 的一位年轻开发者发现,同事的孩子可以用 AOL 的 AIM 发布状态更新,微软的产品却不具备这一功能。“正是这一趋势造就了 非死book,人们可以在某个地方发表自己的想法,这是一种持续的意识流。”他对爱琴沃尔德说,“AIM 的主要作用不是聊天,而是随时查看好友在做什么。”</p>     <p>        当他向老板提出 Messenger 缺乏短信功能时,那个老男人反驳了他的担忧:他不能理解年轻人为什么会在乎区区几个单词。“他完全不理解,”那位开发者说,“正是因为他不知道或者不相信年轻人对这类应用的使用方式,我们才对这一趋势视若无睹。”</p>     <p>        “我觉得微软就是科技界的希尔斯百货(Sears),”微软前营销经理科特·马西(Kurt Massey)说,“在 40、50和 60 年代,希尔斯百货如日中天,但现在却门庭冷落。这就是微软的命运,它再也不酷了。”</p>     <p>        “他们曾经嘲笑 IBM,但现在,他们却变成了自己曾经鄙视的那种企业。”微软前经理比尔·希尔(Bill Hill)说。</p>     <div id="come_from">     来自:      <a id="link_source2" href="/misc/goto?guid=4958346957700228780" target="_blank">新浪科技</a>     </div>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