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还是等死?新版微信引发运营商内部激辩

openkk 9年前
   <div id="news_body">     <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border="0" alt="创新还是等死?新版微信引发运营商内部激辩" align="middle" src="https://simg.open-open.com/show/92dbae1d418c8791531b5510e3e1846c.jpg" width="542" height="324" /></p>     <p style="text-align:center;">        新版微信引发运营商内部激辩</p>     <p>        8月 9 日消息,在推出类短信和彩信业务后,马化腾和他的腾讯终于动了电信运营商“最后一块奶酪”。</p>     <p>        7月 19 日,微信 iOS 推出了4.2版,其中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增加了视频/语音通话功能。在微信2.0版本推出时,业界就曾以文字信息和语音短信对运营商传统短信和彩信业务造成冲击展开讨论。一年之后的这次悄悄升级,却令运营商内部陷入激烈争论。</p>     <p>        有运营商员工在试用当晚称“脊背发凉”,甚至发出“三大运营商将彻底沦为管道”、以及“腾讯的野心就是成为第四大运营商”的哀叹。另有运营商员工却认为运营商管道化趋势不可避免,但腾讯此次一脚踏入“灰色地带”,是在监管部门的“枪口下跳舞”。</p>     <p>        <strong>国际运营商对网络电话态度不一</strong></p>     <p>        实际上,利用电信运营商基础网络实现语音通话并不是新的技术突破。不过微信之前只拥有语音短信功能,与电信运营商双向、不间断的语音通话还是所有区别,而4.2版增加的视频/语音通话也使其具备了与 Skype 等类似的网络电话(VoIP)服务功能。</p>     <p>        目前,国内外监管部门和运营商对 VoIP 业务态度并不相同。如 Skype 曾在俄罗斯、中东、印度以及荷兰等多个国家遭遇过“封杀”。</p>     <p>        今年 6 月,瑞典电信运营商 TeliaSonera 也曾计划对使用 VoIP 服务的用户缴纳额外 6 欧元的额外费用,其中包括 Skype 这类软件服务。</p>     <p>        不过,美国运营商大多对 VoIP 服务表示欢迎。美国 AT&T公司首席执行官兰德尔·斯蒂芬森(Randall Stephenson)近日在一个投资者会议上发言时指出:当前移动用户减少无线语音服务的消费趋势仍将继续,并有望在短短几年内出现智能手机用户根本不 会再使用语音通话服务的局面。偶尔进行语音通话的用户则可能会选择 VoIP 网络电话应用程序(如 Skype 等)。</p>     <p>        而韩国运营商则对 VoIP 服务持限制态度。韩国最大的移动运营商 SK 电讯近日称,移动 VoIP 的增长将“对移动运营商的语音收入产生直接的负面影响,同时将迫使运营商们出现营收下降,或者停止对网络维护与升级的投资。”韩国监管机构目前已经批准该 国移动运营商们可对 over-the-top (OTT) VoIP 应用程序的使用进行额外有效收费,或对其进行完全限制。</p>     <p>        <strong>微信游走在国内监管“灰色地带”</strong></p>     <p>        在国内,VoIP 业务则一直游走于灰色地带。2005年为限制 VoIP 的发展,工信部(当时还是信息产业部)曾出台政策,明确限制国内民营资本进入网络电话市场运营。此后,网络电话被归属于基础电信业务,只有电信运营商才有权发展。</p>     <p>        不过,VoIP 业务在国内一直在灰色地带迅速发展。直到 2009 年已有 3000 万用户的 UUCALL 被监管部门强制停止服务,VoIP 业务发展一时遭遇重创。</p>     <p>        著名电信分析师付亮对此表示,VoIP 业务在国内遭遇监管最严的是“电脑-电话”(PC to Phone)服务,而腾讯 QQ、MSN 等在国内的“电脑-电脑”(PC to PC)语音/视频服务是一直放开的,而微信目前出现的(Phone to Phone)是随着智能手机开始普及出现的新业务模式,目前尚未有进行监管先例和放行条例,属于监管的“真空地带”。</p>     <p>        <strong>中国移动称近期不对其分析应对</strong></p>     <p>        目前,国内运营商官方对新版微信并没有表现出明显应对态度,相反在内部员工层面引发了激烈讨论。</p>     <p>        在三大运营商中,中国移动对手机语音收入的依赖性最高。根据中国移动公布的数据,其 2011 年移动用户 MOU(平均每户每月通话分钟数)达 525 分钟,同比略有下降;语音业务收入达 3642 亿元,占运营收入的比例为 69%。中国联通移动语音业务占其移动服务收入的 51.3%,占运营总收入的比例约为 25.3%。而中国电信移动用户 MOU 约为 269.7 分钟,移动语音业务占其移动服务收入的 56.6%,占运营总收入的比例约为 15.8%。</p>     <p>        原中国移动数据部总经理、现市场部总经理高念书在与搜狐 IT 电话连线中透露,中国移动内部目前并没有对新版微信对手机语音的冲击进行数据分析,近期也没有相关计划。</p>     <p>        中国移动内部人员对此表示,语音通话需要聚合群体效应,腾讯本身无法对通话质量进行优化和保障,短期如达到一定量级势必会对运营商网络造成巨大 压力,而运营商对其进行限制也很容易。从长期来看,而中国移动在正在规模部署 TD-LTE 实验网络,未来2-3年内主管部门或将发布 4G 牌照,因此并不需要太多忧虑。</p>     <p>        早在 2010 年,中国移动就曾以“移动 QQ 以极低代价吞噬移动 GSM 网络流量”问题要求与腾讯重新谈判合作方式与分成政策,当时有数据称“仅广东移动就有 40% 的数据流量来自移动 QQ”,此消息曾造成腾讯股价一度下跌。</p>     <p>        <strong>运营商员工内部激辩</strong></p>     <p>        知名博主、通信专家陈志刚对搜狐 IT 表示,微信加入语音通话功能在国内监管方面确实面临一定政策风险,不过从运营商角度来看,目前来看所谓冲击从心理层面更大一些。目前使用微信的人都是智能 手机用户,这部分人几乎都已选择了运营商包月套餐,从实际使用情况上看对流量转化为语音通话的需求不大。而视频通话更是一个噱头,中国 3G 用户早已超过一个亿,可以看到 3G 视频通话本身并不被中国用户所欢迎,即使在 3G 牌照早发了 10 年的欧美国家也是如此。</p>     <p>        中国联通相关部门人员对搜狐 IT 表示,今年集团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发展 3G 用户与提高利润率。新版微信无论是语音还是视频通话功能都离不开运营商的基础网络服务,这对中国联通的 3G 网络是一个优势,也会对中国联通发展 3G 智能手机用户特别是校园用户提供帮助,从短期来看应该不会对微信进行限制,对于中国联通需要做的就是如何更好的加强流量经营。</p>     <p>        中国电信内部工作人员则表示,从长期来看,语音业务缩水、数据流量爆发式增长已成为一个大趋势,全球运营商管道化已很明显。不过腾讯在一款应用 内置入网络电话形式的服务确属打“擦边球”,这需要看监管部门的态度。中国电信需要做的就是保障流量增长需求同时,提升数据经营的利润率。</p>     <p>        <strong>创新还是钳制?</strong></p>     <p>        知名互联网评论人洪波认为,对着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迅速发展,腾讯、奇虎 360、小米、盛大与淘宝等互联网企业都在进行手机即时通信布局,而语音已成为必须做的一个功能,是一个“标配”,对于腾讯来讲监管并不是首先需要考虑的问题。</p>     <p>        今年 6 月,工信部公布了《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一步进入电信业的实施意见》,意味着多年以来封闭的电信行业终于开始逐步向民间资本打开了大门。对于运营商而言,期望监管政策阻挠移动互联网企业对传统语音市场的渗透已不现实。</p>     <p>        在此之前,国内三大运营商也分别推出了与微信类似的业务,如中国移动的飞聊、中国联通的沃友,以及中国电信的翼聊等应用,但目前无论从产品、运 营,还是用户数量都与微信不是一个级别。从更广的角度看,运营商为应对移动互联网冲击所建立起来的基地业务在经历最初的“高歌猛进”后,目前多数面临后继 乏力、生态链建设与现行体制冲突等诸多问题。</p>     <p>        业内分析人士指出,运营商应该在企业体制、创新激励、人员引入等方面进行更多反思。从国外发展来看,从 kik、viber 到 tango 等类 VOIP 应用都已逐步普及,中国移动互联网需要的不是监管钳制,而是需要运营商与互联网企业更好地进行业务合作,各自利用自身优势加速国内产业链发展。</p>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