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弃用Mac OS X?

ccpp 7年前

英文原文:Why I Quit OS X

我使用 OS X 做个人工作的主要操作系统将近有 10 年了,然后我在 2014 年底选择放弃。我认为这是我去年做的最好的技术上的决定。

我在 2005 年开始使用 OS X,那时候 10.4(Tiger)发布了。我当时丢弃了 Linux,因为我需要打印东西,而 Linux 在这方面做得太糟糕;OS X 却不错。我用 OS X 效果较高,没有严重的抱怨。当 10.6(SnowLeopard)发布的时候,我非常满意。

这种不喜欢的痛苦开始在 10.7(Lion)出现。类似 iOS 的 GUI、和 Launchpad 之类的“特性”没有引起我的共鸣。随着事情的发展,我越来越讨厌这个环境。

当我升级到 10.10(Yosemite)时,我的 Macbook Pro 感觉不再像一台个人电脑了。为了保持环境的舒适和熟悉,每次升级我都在和最新的花哨功能作斗争。为了保持神志清楚,我花了大量时间研究系统偏好设置,以搞清楚我不得不关掉什么。

除此之外,我发现我还停用了 OS X 预装的大量主要 app:Mail、Safari、iTunes 和 Apple 创新 App/iLife。基本上,我运行必要的 3 款 app:Firefox、MailMate 和 iTerm2. 我的大部分工作都是在终端完成的。在这一点上,操作系统文化更多是分享,而非个人效率。

总之,我是反对这种环境的。它是平缓的过渡,但是 OS X 从一个把事情做完的有用的工具集,变成了一个让人讨厌的生态系统,我不再想成为其中一员。

尽管如此,比缺乏个人情感更让人厌恶的是完全缺乏的透明度和总体的软件质量下降,这是我观察到的。

和以前的系统升级相比,我基本上得不到有用的信息。像“bug fixes”或“security fixes”之类的描述什么也没说,提供的链接也没有启发什么。还有,我不知道下载包的大小,因此我不能为即将要等待的时间设置合理的期望。

10. 10 的升级是异乎寻常地糟糕。由于一个缓慢得难以让人相信的目录合并,这次升级用了数个小时,这像是业余人员的作品。要是提前知道这些情况,就省得我太沮丧 了,但是这种事情不会提前发布的。如果这样做了,至少不会报那么大的希望,“剩余 1 分钟”实际上是大半个小时。

10. 10 中的 Message 简直烂透了,这是让人晕倒的衰退。在 Yosemite 安装之后,我很快就放弃了。内容经常没有顺序、错误地贴错 new 的标签、和无法理解的对话。

还有很多让我厌烦的其它小地方:mds【注1】和 distnoted【注2】都不怎么样,缺乏虚拟化、其他的系统服务被莫名地激活,让系统卡住。我的 Macbook Pro 是一个容易被激怒的蹩脚货之一,把粉丝踢进了“火箭发射”模式,这是没有帮助的。在这一点上,OS X 里的苹果软件上的默认位置从“十分不错”变成了“不太好”。它们好像热衷于通过更多的升级来抽空数量。这是千刀万剐的死亡,然而它还是死亡。

有了所有这些反应之后,我开始意识到我对 OS X 感到沮丧和失望,我未能看到它变得更好。我只是不能让自己开心了。

因此我放弃了。

一旦我放弃了,我就遇到了不同的挫折,但它们不像是毫无希望的挫折。我回到了运行着 Linux(现在)的桌面系统,虽然我认为它与 OS X 在可用性方面相比,明显处于下风,但是它感觉更像是一台个人电脑。我正享受着这种体验,我期待和它一起工作,甚至在它是一个巨大痛苦的时候。

或许我只是需要变换风景,但是我知道我感到在 OS X 世界不再受欢迎,这就是我不得不离开的最后原因。

— END —

译文: 《我为什么弃用 Mac OS X?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