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就这样匆匆忙忙的赚了几亿美金

jopen 5年前

文/林宜敬

我的朋友S是南京人,1991 年他从南京大学毕业之后,19 岁就到美国布朗大学读博士,跟我拜在同一个指导教授门下,成了我的同门师弟。但是他读了两年之后就决定不再读博士了,拿了一个硕士学位到加州硅谷工作。

隔了两年,1995 年的 5 月,S回到布朗大学找我,有一天晚上我们要出去吃饭,我跟他说:「你等我一下,我有个表姐最近从台湾搬到加州,我要打个电话跟他问候一下。」

于是我就打电话给我的表姐 Eva,她当时是趋势科技的 CTO,但趋势科技还不是一家太有名的公司。我跟 Eva 寒暄问候了几句之后,就聊起了她的工作,她说:「我最近有一个想法,我们目前抓病毒都是在 PC 上面做扫描,有没有可能在 Email Server (邮件伺服器)上直接做扫描,在邮件到达 PC 之前就把病毒抓出来呢?」

我说:「哇,这真是一个很棒的想法!做出来之后一定会是一个杀手级的产品。」

Eva 说:「可是这做的到吗?我问了我们公司几十位工程师,每个人都跟我说,那是做不到的。」

我说:「我想应该是做的到吧,」然后我就简单的跟她说了几个可能的做法。

Eva 听了之后非常的兴奋,问我:「那宜敬,你能帮我们做这个产品吗?」

我说:「不行啊,我今年秋天就要毕业了,现在正忙着在写论文,没有时间做别的事啊。」

但是 Eva 不死心,一直在电话里游说我帮他们开发设计这个新产品,讲了大概 5 分钟之后,我看到S在我旁边晃来晃去的,于是我就跟 Eva 说:「这样吧,现在我旁边刚好站着一个中国南京来的超级天才,他一定能解决这个问题,而他也住在加州硅谷,好像离你家不远,他明天就要回去了,你们约个时间见面吧。」

于是我就把电话交给了S,让 Eva 直接跟他约了见面的时间地点。而S挂上电话之后,我也跟他简单的讨论了可能的设计方向。

几天之后,Eva 跟S两人在硅谷见面了,见面之后,Eva 马上打电话给跟我说:「我刚刚跟你的朋友S见面了,聊得很愉快,也讨论了合作的方式,我希望他在一个月内作出一个产品雏形系统,证明这个想法可行,如果他做的出来,我们就给他美金五千块。当然,我想应该没有人可以在一个月这么短的时间解决这么难的问题吧?但我还是想让他试着做看看,如果一个月做不出来再说,我还是会付他钱的。」

几分钟之后,S也打电话给我,也跟我说了他们见面的情形。

没想到四天之后,S就打电话给我,他说:「大哥,那个雏形系统我已经做好了,但是我只花了四天的时间,如果现在我就跟你的表姐说,她该不会反悔,不付钱给我吧?」

我说:「你放心,我表姐不是这样的人。不过,我现在还是打电话跟他确认一下吧。」

于是我打电话给 Eva,跟他说了S已经完成雏形系统的事情,Eva 听了之后,在电话的那一头兴奋的大叫,然后她跟我说:「你放心,我当然会给他五千块美金,而且为了感谢他提前完成,还会给他额外的奖金,我现在就马上打电话给他。」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一边写我的博士论文,一边常常接到 Eva 跟S的电话,跟我说他们合作的状况,听起来合作十分的顺利,新的技术已经验证是可行的。

大约三个月之后,Eva 到波士顿参加一个展会,我从布朗大学开了一个小时的车去找她,吃完中饭之后,我们回到她的旅馆房间里聊天,她说:「我们现在跟S的合作十分顺利,你现在有空吗,能不能到硅谷帮我一个礼拜的忙,尽快把这个产品完成?」

我以为 Eva 只是随便说说罢了,所以就跟他说:「好啊,我的博士论文已经写完交出去了,现在几个口试委员们还在看,所以我刚好下个礼拜没事。」

没想到 Eva 听了之后,马上拿起了旅馆床边的电话,打电话帮我订了一张美国大陆航空公司的机票,挂上了电话之后,他跟我说:「宜敬,我们的飞机是今天傍晚六点多,距离现在还有五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你赶快回去整理一下行李吧,我们在波士顿机场见面。」

于是我马上开了一个小时的车回布朗大学附近的住处,匆匆整理好行囊之后,把我当天早上刚炖好的一整锅牛肉拿去给一个朋友,然后又开了一个小时的车到波士顿机场,把车停在机场的停车场里,就跟 Eva 飞到了硅谷。

第二天是礼拜天,我跟 Eva 一早就到趋势科技在硅谷的办公室里跟S会面,那时候趋势科技的硅谷分公司刚成立,除了 Eva、S跟我之外,其实就只有两个员工,而那两位员工周末当然是不上班的。我们三个人在空空旷旷的办公室里开会讨论了产品架构,然后跟趋势台北总部开了一个电话会议,请他们将核心的扫毒模组寄过来。挂上电话之后,我跟 Eva 说,由于这个产品的目标市场是使用 UNIX 作业系统作为邮件伺服器的大型企业,所以我们需要新买一台 SUN Work Station 作为开发测试环境。Eva 听了之后说,她会想办法尽快去订购一台,而我跟S可以先开车去吃饭了。

吃饭的时候,我跟S说:「依照我以前在 IBM 做暑期工读生的经验,订购一台 SUN Work Station 大约需要一个礼拜的时间,Eva 的动作很快,但至少也要三天吧,我们不如下午先去附近玩一玩吧。」

于是我们两个人很兴奋的计划了当天下午的行程,我们决定到附近海边着名的 17 Miles Drive 走走,并且在回到办公室跟 Eva 说一声之后就马上出发。

我们两人很高兴的回到办公室,却发现桌子上摆了一个大箱子,原来 Eva 帮我们订的 SUN Workstation 已经到货了,我们两人只好很认命的将新电脑组装好,同时开始写程式。

当天下午,Eva 从她的座位探头出来问我们,新产品要叫做"InterScan"还是叫做"Virus Wall"?我跟S都觉得"InterScan"那个名字比较好,而 Eva 也同意,于是那个产品就叫做 InterScan。

我跟S的动作很快,两三天之后,那个新程式就已经写好可以执行了,而 Eva 也完成了那个产品的简报,于是 Eva 跟我们说:「你们两个人继续留在这边写程式,我明天就飞到纽约华尔街去找几个大客户介绍这个产品,我每天晚上会打电话跟你们讨论,看这个产品要做什么样的改进,而你们改好之后,马上跟我说。」

于是 Eva 就飞到了纽约,透过 Internet 连线回硅谷演示我们新做出来的产品,后来她又转往德州拜访了更多的客户,她真的就每天晚上跟我们讨论,产品要做什么样的改善,而我们也真的就每天晚上帮她改好,让她隔天可以演示新改好的产品。

一个礼拜之后,Eva 回来了,她跟我们说,Merrill Lynch (美林证卷) 已经同意用五十万美金买我们的新产品,成为 InterScan 的第一个客户。

后来我回布朗大学参加博士论文口试,继续我的蛋疼生涯,而S也顺利完成了那个产品。InterScan 正式上市之后,业绩一飞冲天,成为当年趋势最畅销的产品,1999 年趋势科技在日本上市,隔年市值达到 200 亿美金,InterScan 功不可没。

后来趋势的竞争对手 Mcafee 也模彷 InterScan 作了类似的产品,但是美国加州的法院判定他们侵犯了趋势科技的专利,所以 Mcafee 赔了趋势 1250 万美金。

当然,我个人并没有赚到几亿美金,那些钱是趋势赚的。但是趋势也待S和我不薄,在上市之前分了我们不少的股票。而S由于在 27 岁之前赚了太多的钱,一度觉得人生失去意义,变得非常消极,他在南京当教授的爸爸还曾经找我去谈这个事,认为我这个当大哥的应该想办法开导一下 S,让S重新找到人生的方向。

而三个人当中,由于我的贡献最小,分到的也最少,但是能参与这样疯狂而有趣的产品开发过程,我已经是万分满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