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untu十年:从Linux新宠成为最受争议的桌面系统

jopen 8年前

Ubuntu十年:从Linux新宠成为最受争议的桌面系统

早 在 10 年前,市面上已经有数不胜数的 Linux 发行版可供用户选择,但在 2004 年的 10 月,基于 Linux 的发行版 Ubuntu 出现在大众眼前。发行版一开始表现平平,不过在其后发布的预览版中,Ubuntu 受到了大量关注,在当时被认为是 Debian 的一个衍生版本。

Canonical 公司最近宣布,目前全球大约有 2500 万 Ubuntu 用户。这一数据使得 Ubuntu 成为世界第三大最受欢迎的电脑操作系统。据 Canonical 公司的估计,Ubuntu 已占领大约 90% 的 Linux 市场。与此同时,Ubuntu 也准备发布移动操作系统,这有可能使其用户量再次飙升。

今年 10 月份刚好是 Ubuntu 发布十周年。Linux 观察家们称从最初 Ubuntu 发布的版本到现在,每一个版本都体现着 Ubuntu 的与众不同。作为一个 Linux 系统,Ubuntu 在短时间内得到了一大批忠实用户的用户,而 10 年的风风雨雨可以看作是 Linux 发展的一个缩影:隐私问题、对 Windows 的不满、服务器扩容以及对未来的展望等等。

Warty Warthog: 什么是 Ubuntu?

从 Ubuntu 发布伊始,Ubuntu 就采取了一种不同于 Linux 的方式,其口号「Linux for human beings」(人性化的 Linux)就很好地诠释了这一点,「Ubuntu」是南非的一种传统价值观,从字面上理解可译为「人性」、「善待他人」。与其口号不谋而合。

对 于 Ubuntu 及其口号,从发布之初就让 Ubuntu 与 Linix 其他发行版相比显得与众不同。Ubuntu 的竞争对手们把精力更多地放在「什么是开发者和企业用户所需要的」这个狭小层面,而不是把精力放在「什么是普通用户可能所需要的」。比如 Fedora,就采取一种非常不同的运作方式,让既是用户又是开发者的人群来帮助它开放源代码。

「Linux for human beings」(人性化的 Linux)在 Ubuntu 项目开始的时候就为其发展定下了基调和方向。Ubuntu 从没有刻意去追求开发人员,也没有显现出对服务器市场的兴趣。与此相反,Ubuntu 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桌面用户(在 2004 年的时候还鲜有人用 Ubuntu)和 Linux 新用户上,这一理念赢得了许多来自 Windows 操作系统的普通用户。

Ubuntu 项目是由 Mark Shuttleworth 开启,他于 1999 年 12 月将自己的公司 Thawte 以 5.75 亿的价格出售给 VeriSign。在结束短暂的太空旅行后,他创立了 Canonical Ltd 公司便开始着手 Ubuntu 的开发。在 Ubuntu 最早发布第一个版本的时候,Shuttleworth 就把这个还不成熟的项目定义为:一个全新的,一个能为 Debian 带来新气息,实现简单快速安装,定期发布更新以及提供一系列优秀的套件的 Linux 版本。

简单快速安装、定期更新与技术支持、各种包罗万象的应用是保证 Ubuntu 占据 Linux 市场头把交椅的重要因素。或许在这三个最具非凡意义的目标中,帮助 Linux 新用户实现快速安装是最首要的目标。

早 在 2004 年,使用过 Linux 的用户便会发现其实安装 Debian 并不困难。因为一些常规的安装过程都是由 Windows XP 或 Mac OS X 提供支持的,而且在不同的系统上其安装方式上是相通的。所以从另一方面来说,Ubuntu 与 Windows 或 OS X 系统的安装方式大同小异:只要放入 CD,重启,双击安装就行即可完成。当年苹果公司优秀的技术支持 Mark Pilgrim 转向 Linux 系统的时候,他选择了 Ubuntu。Pilgrim 甚至调侃说 Ubuntu 是非洲语言,意思是「不能安装 Debian」。

把重心 放在新用户上意味着 Ubuntu 重视对工具的体验,而这也是 Linux 用户之前从未有过的体验,这套工具叫做图形化安装程序,配合优美的主题以及一些诸如字体渲染的设计细节。Ubuntu 的设计师在窗口边缘反锯齿的细节上下了一番功夫,这也是 Linux 桌面的首创。正是因为对这些设计细节的讲究,Ubuntu 赢得当年 Ars「最佳 Linux 发行版」的美誉以及「年度最佳开源软件」。

作家 Andrew Forgue 甚至曾说过:「Utopia 项目通过多元文化的方式,尝试建立一个单一分配的桌面系统,Ubuntu 已然快成为 Linux 当中的佼佼者。」

Ubuntu 也通过幽默的方式把自己与其他免费软件区分开来。虽然 Shuttleworth 在 Ubuntu 的首次发布会上讲到 Ubuntu 的发展目标时一脸严肃,但不要忘了 Ubuntu 首个版本的代号为「Warty Warthog」(长满疙瘩的疣猪),任何新公司在发布其未成型产品时都会对自己的产品有这样的戏称。这些看起来很滑稽、愚蠢、奇怪的命名习惯也一直延续 到今天(最新发布的版本叫做乌托邦独角兽)。

这种幽默同样用到了 Ubuntu 的头号 bug 身上,Mark Shuttleworth 甚至将这个 bug 的报告命名为「微软占据了绝大多数市场」。这实际上是话里有话,一方面是对 Windows 占主导地位的一种讽刺,另一方面也是对扩大 Linux 社群的一种决心,这种兆头至少让 Linux 阵营齐心协力对抗 Windows。但现在这并不是 Linux 真正关心的问题,因为这个头号 bug 终于在 2013 年关闭,Shuttleworth 当时在其博客中写道:「对我们自己来说,我们应该更好的聚焦于自身的卓越,而不是对他人的产品施加影响。」

从很多方面来说,关闭头号 bug 标志着 Ubuntu 从 Linux 的一个发行版向另一个前所未见的高度转变。如今在 Ubuntu 的主页上也很少用到「Linux」这个词。

Dapper Drake:一路登顶

Ubuntu 从 2004 年起有计划地推出稳定版本,始终坚持每六个月发布一个新版。但 10 年来只有一次没有如期发布,那就是 2006 年的 Dapper Drake。

在 2008 年的时候,Ubuntu 为用户添加了一个可以从 Windows 或 OS X 转换操作系统的选项,而且也为其他版本提供便利。Ubuntu 提供简单的安装进程、定期更新、各种丰富的应用,只要点击 Ubuntu 软件中心的按钮即可使用。总而言之,Ubuntu 的目标已经实现。

由于 Ubuntu 里许多显著的特性尤其是快速安装进程以及精心设计的桌面体验,即使那些不喜欢 Ubuntu 的人多年来也从 Linux 桌面系统中受益,这些特性也成为了其他项目的首要条件,在 Ubuntu 的影响下波及到更广阔的 Linux 世界。

GNOME 3 又是一个分水岭。GNOME 自 Ubuntu 发布之日起一直作为其默认用户操作界面,虽然 GNOME 在当时决定要重新设计用户操作界面,可是新的 GNOME shell 界面并没有达到 Ubuntu 的要求。自此 Ubuntu 决定要自主编写 shell 和用户操作界面。

Ubuntu 项目组把 GNOME 从 Ubuntu 桌面移除受到批评和指责,直到 Ubuntu 的操作界面 Unity11.04 的发布。

Intrepid Ibex:独孤求败

移除 GNOME 并没有损害到 Ubuntu 的普及率,它仍然是最受欢迎的 Linux 发行版,除此之外,这也使它成为众矢之的。Linux 像其他互联网上出现的亚文化一样,似乎讨厌大获成功的感觉,尤其是一个打破了如此多亚文化禁忌的 Ubuntu。

打 破 Linux 不成文的规定也成为 Ubuntu 的某种优势。当然各种批评指责也纷至沓来。例如,在第一次发布会的时候,Canonical 公司就将 Launchpad 开发者平台公之于众,但是在往后的四年里 Ubuntu 并没有在开放源码的许可下发布 Launchpad 平台。这一举动惹恼了一些人,他们指责 Canonical 公司说一套做一套。

还有一些人抱怨 Ubuntu 开发者们没有致力于内核源码的开发。也有人指责诸如棕色、紫色主题不够吸引人,为什么窗口按钮移到左边窗口之类的问题。总之越是小的变化,他们越是挑剔指责,这些声音此起彼伏,而且时不时有人口头表达对 Ubuntu 的不满。

但 是对大多数人来说,真正把 Ubuntu 推到巅峰的是 Unity 操作界面,首发版本号为 11.04,代号为「敏捷的独角鲸」(严格来说其首发是在 Ubuntu 10.10 netbook remix 版本上,但该版本并没有被广泛使用)。Unity 开始取代 GNOME 3 成为 Ubuntu 11.04 的默认操作界面, 但这个操作界面在性能上与 GNOME 3 没有太大差别。不过在这之后,Ubuntu 的每一个后续版本都越来越少用到 GNOME 和 GTK 的底层工具。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 Unity,在这点上 Ubuntu 非常清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虽然在安装选项上仍然保留 GNOME,但是 Unity 对它的依赖越来越少。

Unity 在开发初期还是很粗糙的产品,很多用户对这个新桌面还不适应,而且对他们来说,这不再是他们之前所熟悉所喜欢的 Ubuntu。可是 Ubuntu 很少因为这些批评而做出改变,因为 Ubuntu 一贯做法是根据用户反馈的结果进行更新而不是外部的批评指责。所以 Ubuntu 会继续保持推进对 Linux 的愿景,以此来区分与其他 Linux 社群的不同。

虽然整体还是基于 Debian GNU/Linux,使用 Linux 内核,但现在的 Ubuntu 至少不再是传统的 Linux 发行版,桌面用户体验和与 Ubuntu 日常使用的结合是 Ubuntu 的全部。

由于 Ubuntu 要打造自己的显示服务器并把 Ubuntu touch 安装在手机与平板上,Ubuntu 将会与 Linux 其他发行版的分歧越来越大。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我们仍可以很保守的预测,Ubuntu 会继续通过 Linux 去开创自己的道路。

当 然,那些批评 Ubuntu 的言论还将继续出现,那些批评者不喜欢 Utopias(代号乌托邦),这种情况似乎也适用于 Linux 评论家们(也包括我)。但是并不是所有的评论都是针对 Ubuntu,认为 Ubuntu 没有优点。由于 Ubuntu 对内核开发的的不足,导致与之相关的 Linux 发行版开始担忧 Linux 生态系统的健康。如果世界上最受欢迎的 Linux 在这方面没有任何建树,那么它也不能很好的引领未来。

对于 Ubuntu 每一次酝酿的大风暴,还有一个层面值得去探讨。虽然 Ubuntu 离完美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但是它却是最愿意去不断去尝试的一个发行版,也许最重要的是,在做错的时候去主动承认错误。

Utopic Unicorn:想象中的乌托邦

随着 Ubuntu 已经发展到了第 10 个年头,新版本 14.10 也几乎没有什么新特性。只是内核以及一些应用的更新,除此之外 Ubuntu 没有什么大的新特性。

但是还是有一些好消息的。Ubuntu 已经开始着手移除侵入用户隐私的在线搜索功能,这有助于抹掉 Ubuntu 在历史上的最大污点。

Unity 最好的功能之一是 Dash,这是一个单一的搜索界面能够查找应用、文件、音乐和图片以及其他所有在你电脑里的数据。这可以说 Dash 是 Unity 操作界面的基石。最初发布的 Unity 主要聚焦于本地搜索,但在 Ubuntu12.04 版本中加入了一个新特性——实现在线搜索。

一些用户认为该功能非常好用很有创意。但其他人包括我在内,认为这是一种侵入用户隐私的行为。实际上 Ubuntu 已经发布了隐私政策,这让许多注重保护隐私的用户纷纷转向缺乏「创意」的其他发行版。

最让人担忧的问题是在线搜索在 Unity Dash 里是默认启用的。假设有一小部分用户会修改默认设置——尤其 Ubuntu 的目标人群:新用户,这意味着仍然还有很多用户没有意识到他们的数据被上传到 Canonical 的服务器或到亚马逊以及其他地方。

自 由软件运动领袖 Richard Stallman 就称 Ubuntu 12.04 为「间谍软件」。连 EFF(电子前线基金会)要求 Canonical 公司关闭默认的亚马逊搜索,并要其致力于一系列如何改善 Ubuntu 安全的使用方法。但是两年来,Canonical 公司并没有在亚马逊搜索问题上屈服,有的只是要求亚马逊方面使用安全超文本传输协议来保证用户在使用时更加安全。

然而并不简单只是亚马逊在线搜索的争议影响到到很多用户,它其实是 Canonical 公司,尤其是对 Shuttleworth 的争议,因为他对上述问题的回应激怒了很多人。

每 当问及此话题时,Shuttleworth 都为搜索工具辩护,他在博客中写道:「我们没有将用户正在搜索的信息透露给亚马逊,你们搜索的信息都是匿名保护的,因为是由我们代表你们去处理查询结果 的。不相信我们?好,我们有证据。」从客观上讲你必须相信某人,但是相信 FLOSS(自由及开放源代码)软件更新与相信 Canonical 会保证你私人数据的安全是有天壤之别的。前者需要信任,后者要求盲目信仰。

Canonical 进一步扩大用户隐私事态发展的是把数字千年版权法案(Digital Millennium Copyright Act)的关闭通知发送给 EFF 的一位员工,该员工是 fixubuntu.com 网站的站长,该网站曾对 Unity 的搜索工具做出了一系列评论。在 DMCA 的通知里,Canonical 动用了对 Ubuntu 持有商标权的借口,以「滥用商标」为由向 fixubuntu 发函抗议,但是 EFF 对此做出回应,「你的请求并不受商标法的支持,也不能干涉受保护的言论。」但最后 fixubuntu 网站还是做出让步,做了最低程度的修改,从网站上删除了圆环三圆点 Ubuntu logo,但不改动网站的任何文字内容,也仍然正常使用 Ubuntu 文字和官方字形。(最近 fixubuntu.com 网站建立了 fix-macosx.com 子网站很值得关注,与 OS X Yosemite 处理默认开启搜索的事情非常相似。)

不管他们的目的是什么,Canonical 和 Shuttleworth 的行为像极了地痞,Ubuntu 从根目录访问用户的电脑,Shuttleworth 不惜扭曲的商标法来让那些人住嘴,这种恃强欺弱的行为在免费软件世界是非常少见的。

Shuttleworth 在博客里写下的话很值得玩味。「你确实已经相信我们处理用户数据的能力。」他继续写道:「你相信我们每一次的更新没有让你的电脑变得糟。你相信 Debian,当然也相信开源软件社群。最重要的是,当我们犯错误的时候还选择相信我们。」

最 后一句话和商标行动有关系,有两个原因:第一,Shuttleworth 为此事道歉,这在以后再也没发生过了。更为重要的是,Ubuntu 也开始对亚马逊搜索采取措施。Canonical 公司产品市场经理 Sally Radwan 告诉 Ars 的记者:「14.10 版还没有默认的可选择项,但是我们已经开始着手在 15.04 版开发这个功能。」这就意味着,亚马逊和其他在线搜索功能将很快被列为可选择项(如果你从现有版本更新它还会存在,但是从最新的每日构建版中安装就能够禁 用此功能)。简而言之,Ubuntu 正开始修复这个问题,即使还要花些时间。

当然,迟做总比不做好,因为你总要相信一些人。不管你喜不喜 欢,Ubuntu 或其他操作系统确实会通过根目录访问用户的电脑。假如他们的代码在你的电脑里运行需要有 root 权限,而你最近又没有检查你的权限,那么这就是他们的有效访问。如果你相信你的发行版会确保该代码是安全、稳定且符合你的最佳利益,那么当程序运行出错的 时候你相信他们会更新发行版。

为了证明 Ubuntu 试图去抓住用户,你应该看到 Ubuntu 在用户隐私策略的惨败。或者你应该换个角度更加乐观地看待——当做出错误的决定的时候,Ubuntu 愿意去修复问题。

在 2010 年的时候 Ubuntu 进行品牌重塑,放弃了」Linux for human beings」这个口号。这个口号不再吸引人的眼球,但是 Ubuntu 也许能在这个口号的基础上做得好一些:「人性化的 Linux 会犯错,但我们会尽力去修正。」

Vivid Vervet:手机的未来

Ubuntu 最近宣布其下一年的版本 15.04 代号将命名为 Vivid Vervet,很显然 Shuttleworth 喜欢在发布会上用动物为 Ubuntu 的版本命名。回顾 Ubuntu 的历史可以看出用动物命名是 Ubuntu 的标志元素。从代号 Warty 到 Lucid,再到现在的 Vivid,意味着 Ubuntu 要以一个更加独特的视觉效果和用户界面为发展方向,昭示着 Ubuntu 光明未来的美好愿景。

当然,Ubuntu14.10 几乎没有什么新特性。原因是因为这个版本能在 Unity8 的手机界面上操作。Ubuntu 手机时代很快就会来临,而现在的桌面系统只能退居其次。

用 Shuttleworth 来说,这两者最后将进行整合,整合对 Ubuntu 来说不只是市场营销,也可以看做是发展战略。Unity8 在手机设备上相当抢眼,最后这个系统也会扩展到桌面。如果你想体验一下 Unity8 的桌面环境,这儿已经有个新产品叫 Ubuntu Next 可供尝鲜。

Ubuntu 唯一的问题是,如果 Ubuntu 打造一部 Linux 手机但没人使用怎么办?

Ubuntu Edge 手机是无疑众筹历史上规模最大和最惹人眼球的一次众筹,Ubuntu 的筹款目标为 3200 万美元,但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不过经过去年的努力,在 Linux 爱好者的资助下最终筹得 1900 万美元。从一个更加乐观的角度看,31 天筹得 1200 万美元确实让 Ubuntu Edge 手机成为众筹历史之最。

不管怎么说,Canonical 在软件前沿领域的的运气更好一些,但还没有流行到大部分人会去使用的地步,但是最近关于在智能设备上预装 Ubuntu Touch 的谣言已经有好些日子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 Ubuntu Touch 将会在 Nexus 系列设备上运行。

Warty Warthog:序曲

任何有关 Linux 的使用量都会怀疑,因为很难根据发行版去统计这些用户的使用量。根据 Canonical 公司的数据,使用 Ubuntu 桌面系统的用户在全球大约有 2500 万人,Canonical 还称他们已占有 Linux 市场 90% 的份额。

这 次回顾的重点主要是放在 Ubuntu 的桌面系统上,当然,在服务器市场 Ubuntu 也有不俗的表现。根据 Canonical 公司提供的数据,Ubuntu 已占有 OpenStack 平台云部署 55% 的市场份额,大约 70% 的客机操作系统(安装在虚拟机上的操作系统)在「全球主要的公共云服务器」上运行。

所以即使有一天 Ubuntu Touch 半路折戟,Ubuntu 夹着尾巴狼狈逃窜,云服务器平台对 Ubuntu 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归宿。

虽 然 Ubuntu 在过去 10 年走得并不完美,但是也很难想象如果没有 Ubuntu,今天的 Linux 会走多远。Ubuntu 在 2004 年首次发行的时候,当时最流行的桌面是 KDE 3.5, 黑色的默认主题看起来像是从 Windows95 克隆过来的。但 10 年之后,Linux 无处不在,Ubuntu 成为 Linux 系统中最受欢迎的操作系统。

不管是变得更好还是更糟,Ubuntu 呈现在大众面前的依然是 Linux 友好的一面。几年前 Shuttleworth 在他的博客中写道:「免费软件比任何一个项目涵盖的范围还要广,不仅仅只是 Linux 的内核、GNU、GNOME 和 KDE 以及 Ubuntu,Fedora 和 Debian 这些单一的项目。每一个项目都扮演着一个角色,汇聚成为一个整体在改变世界。」

来自:Arstechnica/Tech2IP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