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客爱情之四:我的编程养成记

jopen 7年前

极客爱情之四:我的编程养成记

        “等你学会编程的时候我们再结婚吧!”

        某天晚上在从实验室回寝室的路上,某人突然同我说。

        “你说什么?!”

        “学编程嘛,亲,学会了编程才能结婚。”

        “……可以分手么?”我对他天方夜谭一般的要求实在无可奈何。

        “要分手得先学编程……”

        “……这是什么逻辑……”

        “峰达逻辑。”

        “我什么都会还要你做什么?”

        “做男朋友啊。亲,ruby 是宝石,Python 是一条蛇……你要学什么啦。”

        “有帅哥吗?有帅哥我就学……”

        “那就 Python 吧,感觉 Python 比较简单。”

        “额……”我想到了一窜窜密密麻麻的字符,想起高中信息技术课上老师讲 VB 时候我的昏昏欲睡和最后会考空白提交的卷子,不禁开始觉得头皮发木。

        这不是他第一次跟我提这件事儿,第一次对我说他想教我编程的时候他正在洛阳实习。他发短信告诉我他觉得我适合学编程,那一瞬间我以为他发错了短信。

        “我适合学编程?开什么国际玩笑啊。你知道我高中时候理科有多差吗,没分科的时候物理每次都考 26 分,简直没把我们那个物理老头给气死。数学从来上不了平均分,如果我数学稍微好一点,我也不会在这个破学校里了。”

        “其实编程对数学什么的要求不高,而且我觉得你很聪明啊,最主要的是你记性很好。”

        这点我倒是不否认,从小人脸人名过目不忘,诗词歌赋盲背如流,然而对于数学公式化学方程式之流,我却是念上千百次也愣是记不住。

        “你去图书馆借本书吧,关于 python 入门的。先了解一下,等我回去的时候再教你。”

        “恩……”

        不过我最终也没有去找过那本书,他回来之后,也就忘了这件事。

        第一次编程学习之路,就这样不了了之。

        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介绍一个美女程序员编写唯美 APP 的心路历程,其中包括我手机上安装着的“词 ci”,因为平日里喜欢舞文弄墨,故当我发现有这样一个方便填词的 APP 的时候格外激动。

        “纳尼?!这个软件居然是一个女的开发的?!”

        我看到那个报道的时候不禁惊呼。

        呆在我身旁不知道忙着什么事情的他扭头看我,“怎么了?”

        “没……突然发现……这个 APP 居然是一个女的写的……”我把手机上的“词 ci”给他看。

        他拿过手机研究了一下:“感觉这个应该挺简单的。”

        “唉,好吧。这个世界上有四种人,男人女人女博士和女程序员……”

        “你也可以的,女程序员。”他看着我坏笑。

        “我……会填词。”

        “我教你吧,亲,然后你也可以写一个。”

        不知道是不是爱屋及乌的缘故,和他在一起之后,很多与网络技术相关的东西都不再像我想象的那么面目可憎,有时候无聊也会随手拿过他的书翻一翻《web 设计》或者《SEO 艺术》,然而对于那整串整串的代码,我还是保持着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态度——敬而远之。

        “其实它们也没你想象的那么可怕,试试?”

        说试就试,我们家这只行动派男友立马上亚马逊给我买了本书——《Head First Python》,说是此书通俗易懂,适合入门。

        我抱着那有着好几本小说的厚度的一本书,向他发出可怜巴巴的眼神:你就可怜可怜我,放过我吧。

        他瞪着他的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分明在给我下死命令:好好给我学,这一课学完才能吃饭!

        于是我开始了“慢慢”读书之路……要知道,平日里我的阅读速度可是一流的啊!好在书里有很多图,还有很多趣味性对话,让我燃起了一些兴趣。不 然,我可真要怀疑某人他买的那么多书都有没有读完了!他是个买书狂魔,大学四年花在计算机类书籍上的票票估摸着都抵上一学期的生活费了。——其实在遇到他 之前,我也是个买书狂魔。然而棋逢对手,还是被打败了。

        慢慢发现其实那些看起来头皮发木的字符其实只是因为都是英文蝌蚪字母罢了,于是我抱着一副权当学英语记单词的心态,一行一行读下去。

        “似乎,也没有那么难看懂呢。”

        “本来就是嘛,加油哦,女程序员,来,喝口水。”

        “你才程序员,你们全家都是程序员……”

        “我们全家,不就我和你嘛?别激动,来,喝口水,慢慢看……”

        “哥屋恩……”

        “等你学会了,我们可以写个‘三餐选择器’,把学校周围的吃的写在里面,每天吃饭前就自动选择吃什么,省得你每天纠结省得我们每天吵架。”

        “……直接抛个骰子不是更方便……”

        算起来,从我们一起开始做“寻 TA 驿站”以来,吵架也少了,别扭也不闹了。

        两个人在一起,仿佛孕育一个生命一般,孕育着一个自娱自乐的小站,因为它增长的一点点流量兴奋,因为微信公众平台增长的一个粉丝激动,为它微小的细节共同研究琢磨,为它的每一个页面和每一个字里行间斟酌,我们目视着小站和我们一同成长。

        他开始让我帮他修改文章,我开始对简单的编程和网络技术感兴趣。

        他问我什么是平仄,我问他这个语句是什么意思。

        爱情的最好状态,大约就是可以背靠着背坐在地板上,听听音乐聊聊梦想,不知不觉中一起成长。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看书去!”

        “老师,今天放个假好不好嘛……”

        ——————————

        新浪微博@鄢得諼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