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布斯曾与Google密谋压低程序员工资(续)

jopen 9年前

乔布斯曾与Google密谋压低程序员工资(续)

        相关英文原文:

  1. The Techtopus: How Silicon Valley’s most celebrated CEOs conspired to drive down 100,000 tech engineers’ wages
  2. Revealed: Apple and Google’s wage-fixing cartel involved dozens more companies, over one million employees

        Pando Daily 网站 1 月曾披露,苹果掌门人乔布斯和 Google 总裁施密特曾联合七家硅谷企业形成“薪酬同盟”,密谋压低员工工资,10 万硅谷员工因此受影响。

        但随着调查深入,越来越多的公司被披露出来。“薪酬同盟”的公司从 7 家扩展到数十家,从 IT 行业蔓延至有线电视和公关业,受影响的员工也从 10 万骤增至上百万。

        上篇文章提到,为了应对 2005 年由 Google 带动的硅谷涨薪潮,乔布斯和坎贝尔(Campbell)共同努力,连威逼带利诱将 Google、Intuit、英特尔等公司拉入薪酬联盟。

        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此之后“薪酬联盟”开始迅速扩大。在 2006 年末至 2008 年初,薪酬联盟席卷全球,并蔓延到更多行业。

        Google 公司 2008 年 1 月 7 日的一份名为“雇佣政策特别协议”的保密文件记录了价格联盟的诸多类企业和秘密协议。2006 年只有 2 页的备忘录,这次增加到了 9 页。

        在新的分类中,“限制雇佣类”包含了四家公司及其分支机构:

        母公司:

微软
Novell
甲骨文
SunMicrosystems

        以上这些公司在全球共有 20 万员工。对于每家“限制雇佣类”公司,Google 将遵循以下原则:

1、不雇佣产品、销售、人事行政岗位经理级别及以上员工,即便他们主动应聘。

2、不过,以上部门的普通员工招聘没有任何限制。

3、此外,任何级别的工程师招聘没有任何限制。

        与此同时,Google“不打电话”名单上公司的数量也从 5 价翻倍至 11 家,涉及的员工数量更是翻了数倍。

乔布斯曾与Google密谋压低程序员工资(续)

        以下公司及其子公司于 Google 有特别协议,属于“不打电话”名单。

母公司:苹果、康卡斯特、DoubleClick、Genentech、IBM、Illumita、英特尔、Intuit、微软、奥美、WPP

        2008 年时,以上 11 家公司员工总数为 77.5 万。司法部五月审判的公司涉及员工数仅 10 万,Google 保密文件中的大多数公司都没有被惩罚。

        但这还没完。2008 年 Google 的名单上还有一类“敏感公司”,对这类公司员工的招聘需要 Google 执行官的确认:

母公司:美国在线、Ask.com、Clear Channel Communications、戴尔、Earthlink、Virgin Media

乔布斯曾与Google密谋压低程序员工资(续)

        最后,Google 公司 2008 年名单上还列出了 18 家猎头公司:

总的来说,我们不会从通过以下猎头公司进行招募,包括美国和全球的员工都是如此。这些机构包括 Kelly Services、Kforce、CDI Business Solutions,Adecco 等等。

        当然,Google 不是唯一一家拥有这类名单的公司。在法院的文件中,还有苹果公司招聘经理 David Alvarez2009 年 7 月 9 日发给同事 Jonathan Geyer 的邮件,邮件中有一份名为“不打电话”的名单。名单上除了包含司法部起诉的六家公司 Adobe、Google、 Intel,Intuit,Pixar 和 Lucas 之外还有另外 21 家公司。

        这些与苹果一起密谋压低工资的公司包括:微软、AMD、百思买、Cingular、富士康、英伟达,以及 Mac Zone,PC Connection 和 PC Mall 等分销商。根据文件,这些公司之所以上了苹果的“不打电话”名单,是因为他们有共同的董事会成员。

        以上所有这些只是薪酬联盟的冰山一角,随着调查和起诉的进展,会有更多的行业和公司卷入进来。

        通过这些不断披露出的触目惊心的事实,我们可以看到,虽然硅谷的高科技员工们拿着令其他行业羡慕的工资,但随着硅谷的权力日益集中,这些员工们 正在丧失薪酬增长和职业发展空间。如今,公关业、有线电视业的员工,甚至俄罗斯、中国(在其他文件中,今后会提到)的员工都面临这样的威胁。在毫不知情的 情况下,他们的薪水和机会被不知不觉地偷走。这是对自由市场的挑战,是对知识效率的挑战,也是对法律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