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师,您也患有「冒牌者症候群」吗?

jopen 7年前

非死book 营运长 Sheryl Sandberg《挺身而进》中曾经提到「冒牌者症候群」一词,这个「病症」在书中的解释是「明明有能力、却自我怀疑折磨自己」的现象。这种心理男女皆可 能有之,但女性尤为严重。本文作者 Alicia Liu 为生活习惯养成 app Lift 的工程师,身为科技产业的少数女性之一,她诚实地剖白自己如何「停止忧虑并爱上写程式」的心路。本文译自 Medium《Overcoming Impostor Syndrome》。

        在外人眼中,我自求学时期就是走写代码的路子。我从 15 岁开始就自己架设网站,高中选修程式和网页设计课程,大学录取第一志愿,主修电脑工程(Computer Engineering)。我在大型科技公司获得实习机会,编纂数十万人使用的程式,以优异的成绩毕业,然后,一同创办了家软件新创公司。

        从林林总总的经验看来,表面上我过得一帆风顺,但是我一直不觉得自己是个出色的工程师。

        当我自我剖析,呈现的是一出完全不同的剧本。我进入大学是因积极的作为,我得到优异的 GPA 是因没选什么艰难的课程,我应聘上不错的工作是因面试的时候只被问到我了解的问题。我的工作表现很好,是因我被交付的任务都在我能力范围内。我在学校和职 场上一路顺遂,是因有朋友们与杰出的工程师大力相助。

        我能走到这一步,纯粹只是好运,现在我得想方设法瞒过所有人我其实只是个平庸的工程师的事实。我一直感到恐惧——万一上级交代我执行我的能力难以企及的工作,该怎么办?尽管我一向保持良好纪录,成功使用新的语言与架构完成专案,并总在期限之前完成任务。

即使学术和职业成就都堪称亮眼,患有「冒牌者症候群(impostor phenomenon)」的女性,坚信自己其实并没那么优秀,称赞自己的人只不过是被蒙蔽了。成就无数对一般人而言,或许能够作为能力强悍的客观证据,然而冒牌者症候群患者可能一丁点用也没有。

        有些研究显示,女人比较容易罹患「冒牌者症候群」。对此我不予置评,不过在女性极其稀有的电脑运算领域,作为少数族群,女性的确经常更存有侥倖之心,且缺乏归属感。

        我在心中为优秀工程师下了定义,但我并未达到自己的标准。我的键盘快捷键指令含混不清,我不理解各种程式语言的申奥细节,也未探索它的源头。我 没有宗教般的狂热,非要捍卫自己惯用、爱用的程式语言不可,也不能明晰阐述它们各自的优缺点。我从没试过只为好玩而在学术论文里植入演算法。我未曾沉浸在 写程式的情境里而废寝忘食。最脱节的,当属我从没看过任何一集星际争霸战。

        优秀工程师对于程式了若指掌,相比起来我的知识浅薄至极。我无法想像自己的程度何时能够追上他们,所以总是抱着我无法成为一名优秀工程师的心 态,自我设限工程师并不是我的天赋所在。因此创办第一间公司时我为自己选择了不同的职位:行销。偶尔我还是写程式,但只不过是一些简单的前后端语言,而非 真正的程式。

        某天,一名同事(我心目中所谓的优秀工程师,他对 ANSI C 标准倒背如流)跟我说,他对我写的 JaveScript 感到非常惊艳。这件事使我发觉,也许我过去的认知彻头彻尾错了。

        重塑世界观

工程师,您也患有「冒牌者症候群」吗?

        工程师一定会有感到挣扎困惑的时刻,但若是出现以下两种情况,其实他们根本没有问题:

        第一种情况是,身为一名工程师,你踏进这个领域之际,就得做好学无止境的心理准备。科技的变化速度惊人,工程师经常产生落后他人的无力感,而且眼前的东西还很陌生,后头马上又有其它新事物要你吞咽。

        第二种情况则是,写程式其实是一连串的失败过程。不若其它事物,借由充分的练习,通常一次会比一次更进步,程式则是一次又一次的挫败,跌倒了爬 起来,踉跄前进摔得更多更重,但你只能继续尝试,直到它终于开始运作。经验丰富的程式老手以及程式菜鸟之间最大的区别是,前者懂得更多,所以他们也有更多 能够试验的选择。观察刚入行的工程师,使我理解这种现象有多难以克服。

        但是,如果无法认知这两种状况都是担任工程师的必经之路,就很容易陷入某人「不是吃这行饭的料」的思维力,即使结果恰恰相反。我自以为放弃掉的 那些东西,事实上我已悄悄在几年间娴熟,而我的错误认知却把我击倒。其实,我已慢慢地完成了自己的「10000 小时」(编按:《异数:超凡与平凡的界线在哪里?》作者所指「任何领域的成功关键就是练习 10000 个小时」)。

        随着时间流逝,「我」以及「优秀工程师」之间的隔阂趋于无形,我原先下的定义已经扩张到囊括进我自己。

        冒牌者症候群过去深植我心,灌输我恐惧失败的心理。我怕发言、我怕提问,全出自于畏惧问错问题,表现出笨拙的模样,其他人定会发现我对这块领域 根本一无所知。而在女性罕见的产业裡,这种感受出现的机率更高,我觉得一旦我说出什么蠢话,也许就会拖累整体女性的形象。我对不擅长的事物默不作声,即使 我自知,进步唯一的方法就是亲自动手做。我在心中建立两只篮子,分别放进「我能做的」以及「我不擅长的」事情,把这两个自我想像的群体当成理所当然,而且 彼此井水不犯河水。害怕无能为力而拒绝学习、拒绝做事,是我最巨大的损失。

        两年前我再度返回全职写程式的行列,猜猜怎么了,我写程式的表现优于行销,我负责编写 iOS、Ruby on Rails,还加紧学习最新的前后端技术。学习并产生一行一行程式,加上朋友与同事的支持,给了我相信自己其实擅长写程式的信心。

        前前后后历经十年,我终究准备好相信自己是个优秀的工程师,一如其他人不断告诉我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