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ppy Bird成名记:28天令人咂舌却真实的故事

jopen 8年前

Flappy Bird成名记:28天令人咂舌却真实的故事

        在短短的几个星期之内,移动应用《Flappy Bird》席卷了全球。其实这个游戏很简单,很多用户都说玩它是在找“自虐”。该游戏的设计者和开发者是居住在越南的阮哈东,以前他也推出过一些 iOS 和 Flash 游戏。《Flappy Bird》的传奇性在于它突然爆红,又同样突然地被下架。阮哈东说下架它的原因是这个游戏太令人上瘾,令他感到非常内疚。

        一些分析师利用 App Annie 的应用评级数据,以及 Topsy 的 推ter 数据分析资料,还有阮哈东的 推ter 消息,探索了《Flappy Bird》的来龙去脉。

        这款游戏的巨大成功,引起了一些批评者的敌视。他们说阮哈东可能在作弊——比如购买流量,付费买虚假评论,从而帮助《Flappy Bird》在应用排行榜上攀升。但是分析师没有找到任何《Flappy Bird》不当操纵评论或评级的迹象。

        《Flappy Bird》的爆红不是作弊的结果,而是自然形成的,这令它的成功更加令人难以置信,也令它从 App Store 下架的事实更加令人感慨。

        默默无闻

        有关《Flappy Bird》的 推ter 消息最早可以追溯到 2012 年 11 月 6 日。当时,阮哈东发了他正在开发的一个游戏的截图,那就是《Flappy Bird》主角的早期版本。然后,2013 年 4 月 29 日,阮哈东发布了一个新 iOS 游戏的启动画面,说游戏名字叫《Flap Flap》。

        不过之前已经有个应用叫做《Flap Flap》了,他只好给自己的游戏换了个名字。2013 年 5 月 24 日,《Flappy Bird》首次在 App Store 亮相。

        发布《Flappy Bird》后,阮哈东的 推ter 帐户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动静。App Store 上的评价数据显示,该游戏从 5 月 25 日到 10 月 31 日只获得了 13 条评价。当时的《Flappy Bird》可以算是默默无闻。

        2013 年 9 月,阮哈东发布了《Flappy Bird》第一次更新:修正了一些 bug,并且添加了 iOS7 的新图标。

        崭露头角

        又继续默默无闻了 6 个星期,有趣的事情发生了。2013 年 10 月 29 日,《Flappy Bird》爬上了“家庭”类别 1469 位,也就是说,它成为了 App Store 中流行程度排在 1469 位的家庭游戏。

        2013 年 11 月 4 日,推ter 上首次有阮哈东自己以外的其他人提到《Flappy Bird》:

        Fuck《Flappy Bird》— Alexiss.(@alexisbaskervil)

        这条评论很有代表性。三个月后,很多《Flappy Bird》上瘾的人也有同样的感想。

        11 月,《Flappy Bird》获得了 20 条评价。很多人表示对它又爱又恨。

        这款游戏人气继续上升。12 月 11 日,阮哈东重新在 推ter 帐户上发言,他回答用户说,该游戏的 Android 版本将很快推出。

        然后《Flappy Bird》获得的评价以每天 20 条的速度增加。用户给它的评分两极分化,大部分评分不是满分五颗星,就是只有一颗星,许多人发出了“我恨这个游戏,但是玩得停不下来”的感概。

        走向成功

        《Flappy Bird》的人气继续攀升,2014 年 1 月 10 日,该应用达到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它成为了美国前 10 名的应用,是美国下载量最大的免费应用第 8 名,下载量最大的免费游戏第 6 名。

        其他游戏开发者问阮哈东是否做了什么推广活动,让这款游戏进入前 10 位。阮哈东回答说没有做任何推广。他还表示了兴奋之情,因为该游戏在 App Store 的排名还在继续攀升。

        1 月 22 日,阮哈东宣布推出 Android 版。

        2 月,《Flappy Bird》的成功吸引了媒体的关注,他们开始联系阮哈东做访问。阮哈东谨慎地避开了大多数记者,但确实也接受了 Chocolate Lab Apps 和 TechCrunch 的采访。在这两个采访中,阮哈东都把该游戏的成功纯粹归结于运气。

        他告诉 TechCrunch:“我不知道这款游戏怎么这么受欢迎。我的大部分玩家都是学校学生,我想感谢他们玩这个游戏并分享给其他人。”

        记者开始寻找《Flappy Bird》大获成功的心理原因,其他应用开发人员也想知道它的秘密。

        一个常见的问题是他是否购买流量(即付钱提高这个游戏的曝光度,吸引人们下载《Flappy Bird》),他否认了,说他理解这款游戏的爆红让人难以置信,但他根本没有资源来做推广,他做的唯一事情就是上传游戏到应用商店。

        然而,一些评论家对此持怀疑态度。比如有人推测《Flappy Bird》的成功部分是因为使用机器人写评论。

        阮哈东开始拒绝回答有关他是否作弊的任何疑问,并恳请记者不要打扰他。他在 推ter 中说,如果他真的作弊了,为什么到现在他都还没有被 App Store 踢出门呢?

        成功的代价

        当媒体声称阮哈东每天从《Flappy Bird》获得的广告收入高达 5 万美元时,人们开始更频繁地询问它取得这样令人难以置信的成绩的原因。而且这个消息也激发了一些人对这款游戏的敌意。一些媒体在文章中挪揄阮哈东。

        2 月时,情况已经很明显,《Flappy Bird》的成功和阮哈东引起的关注让他的生活变得糟糕起来。

        他说事情已经失控,媒体已经跑到越南去找他了,还说他收到了死亡威胁和各种骚扰信息。

        2 月 8 日,阮哈东在 推ter 上表示,“我可以把《Flappy Bird》称为是我的成功。但它也毁了我原本的简单生活。所以现在我恨它。”他表示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他要下架这款游戏,这不涉及法律问题,他也不会出售这款游戏。

        推ter 和其他社交媒体网站的用户都惊呆了,很多人以为这是一个宣传噱头。但到 2 月 9 日,《Flappy Bird》真的从 App Store 和谷歌 Play 应用商店下架了。

        很多山寨它的游戏纷纷冒出。一些用户甚至在 eBay 上高价销售已经安装了该游戏的手机。

        这时,距离《Flappy Bird》登上 App Store 前 10 名排行榜只有 28 天。它获得至少 5000 万次下载,有关它的 推ter 消息总计达 1600 万条。

        《Flappy Bird》的故事,是一个平凡的、具有上瘾性的应用可以通过社交媒体和口碑实现病毒化的好例子。《Flappy Bird》虽然获得了成功,但它却并不适合模仿。任何试图打造“下一个《Flappy Bird》”的人都可能会失败,因为它的成功确实存在很大的运气因素。

 

来自: 腾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