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发者的故事:他们在上演游戏的破釜沉舟

jopen 5年前

开发者的故事:他们在上演游戏的破釜沉舟

做游戏的上辈子都是折翼的天使,在很多时候,面对缓慢的项目进程或者这样那样的作品缺陷,多数开发团队都会向玩家解释“整个团队正在加班加点的 奋斗”、“没日没夜对着电脑”、“资金实在不足,办公环境又很恶劣”……等等等等。哭惨这招确实比较有用,当然惨也是事实啦,俗话说得好,会哭的孩子有娘 疼,那么我们今天来看看一家独立游戏开发工作室,他们不哭惨也不哭穷,在拿不到工资的情况下,他们的心愿竟是把手头上的游戏开发完。

做第一款游戏,他们偷用大学教室办公

今天要介绍的主角是来自丹麦的独立游戏商 BetaDwarf,这家公司最开始被人所知是 2012 年年底通过 Kickstarter 为他们的游戏《Forced》(中译《强制》/《迎难而上》)筹集到 65,413 美元用于开发,因为工作室把钱全部投入到了研发当中,因为资金短缺,制作组成员交不起办公室房租,甚至偷偷跑到奥尔堡大学一间废弃的老教室“借住”了七个 月之久。

工作室老板 Steffen Kabbelgaard Grønning 谈到这件事的时候还笑得出来:“我们住进了这间教室并且不打算回家,于是把微波炉啦、冰箱啦这样的东西都搬了进来。8 个人挤在一间屋子里度过了一个假期。当有一天一个冒失的讲师闯进这间教室的时候,我们都惊呆了。”随后 BetaDwarf 成员被赶出了办公室,并且被迫在一个偏远的地方租了一间办公室,继续游戏开发。

开发者的故事:他们在上演游戏的破釜沉舟

2013 年,《Forced》在 Steam 上架,获得了成功。《Forced》是一款采用斜 45 度视角的 RPG 游戏,BetaDwarf 称之为“《暗黑破坏神》遇上《求生之路》。”游戏持多人模式,非常有欧美特色,力争通过更加经典的传统模式和等级系统为玩家们带来一场场惊心动魄的冒险旅 程。在游戏销售收入的支撑下,BetaDwarf 才拥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办公室,员工也增加到 18 人。

做第二款游戏,他们发不出工资了

随后 BetaDwarf 开始投入制作第二部作品《Forced: Eternal Arenas》(强制:永恒竞技场),该作是一款 ROGUELIKE + 卡牌的 3D 动作对战游戏,BetaDwarf 把它成为“《暗黑破坏神》遇上《炉石传说》”。这第二款游戏也是通过 Kickstarter 众筹来维持开发的,众筹页面上可以看到工作室详细的进度表和报告计划书,在 Steam 平台已经开始预发行,正式发售要等到 2016 年年初。

然而就在不久前,Kabbelgaard 向员工宣布一个坏消息:公司马上就没钱了。要是换成别的公司,到这个地步就该考虑收拾收拾走人了吧。然而老板 Kabbelgaard 却提议大家能否留下继续工作,直到把这个新游戏完成。

开发者的故事:他们在上演游戏的破釜沉舟

开发者的故事:他们在上演游戏的破釜沉舟

“老板一定是疯了”,不知道有没有人心里这样想。从今年 10 月开始到 2016 年年初几个月间,开发者们将拿不到一分钱,但更疯狂的是,公司上下全都接受了这个提议。无薪,继续,直至完成。

没钱很要命,但能坚持就再坚持一会吧

之所以能够表现得这么伟大,是因为 BetaDwarf 的成员们都在做一次赌博:他们赌自己手上开发的这个新游戏一定可以大卖,销售收入足以补上这几个月的工资(实际上他们原本领的工资就不高),因为这家公司 对收入分配有非常特殊的规定:所有雇员都能够得到来自游戏销售收入的分成;员工将分享公司总收入的 50%,三分之一收入将被用于公司发展,剩下的 15% 收入则会流向克比加德和他的创业合伙人。

从目前来看,《Forced: Eternal Arenas》的发售前景非常不错,欧美媒体和玩家对它都表现出很大兴趣,不过老板 Kabbelgaard 反思公司陷入困境的原因时认为当年决定将《Forced》移植到 Xbox One 和 PS4 实在耗费了太多资金、时间和精力,所以这一次他们应该不考虑主机平台了。

如果有可能,移动平台倒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当然我们得先为这家工作室祈祷未来这几个月一切顺利(毕竟北欧的冬天并不好过),有些员工甚至得借钱度日了。

“这是一次赌博。我们有可能获得高收入,也有可能血本无归。”Kabbelgaard 坦言。“但我觉得无所谓。我当然希望《强制:永恒竞技场》大卖,但就算它销量不好,我也不会认为自己是在浪费时间。我很荣幸与这群志同道合的伙伴们一起创 作游戏,创作自己真正热爱的游戏。"

开发者的故事:他们在上演游戏的破釜沉舟

开发者的故事:他们在上演游戏的破釜沉舟

和某些借众筹之名做预售广告、借情怀光环拼命掩饰不足的大厂相比,这家小工作室告诉了我们什么才是励志的真·情怀。

来自: game.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