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理解PHP7之zval

nyyb 5年前

PHP7已经发布, 如承诺, 我也要开始这个系列的文章的编写, 今天我想先和大家聊聊zval的变化. 在讲zval变化的之前我们先来看看zval在PHP5下面是什么样子

PHP5

zval回顾

在PHP5的时候, zval的定义如下:

struct _zval_struct { union { long lval; double dval; struct { char *val; int len;          } str;          HashTable *ht;          zend_object_value obj;          zend_ast *ast;      } value;      zend_uint refcount__gc;      zend_uchar type;      zend_uchar is_ref__gc;  };

对PHP5内核有了解的同学应该对这个结构比较熟悉, 因为zval可以表示一切PHP中的数据类型, 所以它包含了一个type字段, 表示这个zval存储的是什么类型的值, 常见的可能选项是IS_NULL, IS_LONG, IS_STRING, IS_ARRAY, IS_OBJECT等等.

根据type字段的值不同, 我们就要用不同的方式解读value的值, 这个value是个联合体, 比如对于type是IS_STRING, 那么我们应该用value.str来解读zval.value字段, 而如果type是IS_LONG, 那么我们就要用value.lval来解读.

另外, 我们知道PHP是用引用计数来做基本的垃圾回收的, 所以zval中有一个refcount__gc字段, 表示这个zval的引用数目, 但这里有一个要说明的, 在5.3以前, 这个字段的名字还叫做refcount, 5.3以后, 在引入新的垃圾回收算法来对付循环引用计数的时候, 作者加入了大量的宏来操作refcount, 为了能让错误更快的显现, 所以改名为refcount__gc, 迫使大家都使用宏来操作refcount.

类似的, 还有is_ref, 这个值表示了PHP中的一个类型是否是引用, 这里我们可以看到是不是引用是一个标志位.

这就是PHP5时代的zval, 在2013年我们做PHP5的opcache JIT的时候, 因为JIT在实际项目中表现不佳, 我们转而意识到这个结构体的很多问题. 而PHPNG项目就是从改写这个结构体而开始的.

存在的问题

PHP5的zval定义是随着Zend Engine 2诞生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 当时设计的局限性也越来越明显:

首先这个结构体的大小是(在64位系统)24个字节, 我们仔细看这个zval.value联合体, 其中zend_object_value是最大的长板, 它导致整个value需要16个字节, 这个应该是很容易可以优化掉的, 比如把它挪出来, 用个指针代替,因为毕竟IS_OBJECT也不是最最常用的类型.

第二, 这个结构体的每一个字段都有明确的含义定义, 没有预留任何的自定义字段, 导致在PHP5时代做很多的优化的时候, 需要存储一些和zval相关的信息的时候, 不得不采用其他结构体映射, 或者外部包装后打补丁的方式来扩充zval, 比如5.3的时候新引入专门解决循环引用的GC, 它不得采用如下的比较hack的做法:

/* The following macroses override macroses from zend_alloc.h */ #undef ALLOC_ZVAL  #define ALLOC_ZVAL(z)                                   \ do {                                                \          (z) = (zval*)emalloc(sizeof(zval_gc_info));     \ GC_ZVAL_INIT(z);                                \      } while (0)

它用zval_gc_info劫持了zval的分配:

typedef struct _zval_gc_info {      zval z; union {          gc_root_buffer       *buffered; struct _zval_gc_info *next;      } u;  } zval_gc_info;

然后用zval_gc_info来扩充了zval, 所以实际上来说我们在PHP5时代申请一个zval其实真正的是分配了32个字节, 但其实GC只需要关心IS_ARRAY和IS_OBJECT类型, 这样就导致了大量的内存浪费.

还比如我之前做的Taint扩展, 我需要对于给一些字符串存储一些标记, zval里没有任何地方可以使用, 所以我不得不采用非常手段:

Z_STRVAL_PP(ppzval) = erealloc(Z_STRVAL_PP(ppzval), Z_STRLEN_PP(ppzval) + 1 + PHP_TAINT_MAGIC_LENGTH); PHP_TAINT_MARK(*ppzval, PHP_TAINT_MAGIC_POSSIBLE);

就是把字符串的长度扩充一个int, 然后用magic number做标记写到后面去, 这样的做法安全性和稳定性在技术上都是没有保障的

第三, PHP的zval大部分都是按值传递, 写时拷贝的值, 但是有俩个例外, 就是对象和资源, 他们永远都是按引用传递, 这样就造成一个问题, 对象和资源在除了zval中的引用计数以外, 还需要一个全局的引用计数, 这样才能保证内存可以回收. 所以在PHP5的时代, 以对象为例, 它有俩套引用计数, 一个是zval中的, 另外一个是obj自身的计数:

typedef struct _zend_object_store_bucket {      zend_bool destructor_called;      zend_bool valid; union _store_bucket { struct _store_object { void *object; zend_objects_store_dtor_t dtor; zend_objects_free_object_storage_t free_storage; zend_objects_store_clone_t clone; const zend_object_handlers *handlers;              zend_uint refcount;              gc_root_buffer *buffered;          } obj; struct { int next;          } free_list;      } bucket;  } zend_object_store_bucket;

除了上面提到的两套引用以外, 如果我们要获取一个object, 则我们需要通过如下方式:

EG(objects_store).object_buckets[Z_OBJ_HANDLE_P(z)].bucket.obj

经过漫长的多次内存读取, 才能获取到真正的objec对象本身. 效率可想而知.

这一切都是因为Zend引擎最初设计的时候, 并没有考虑到后来的对象. 一个良好的设计, 一旦有了意外, 就会导致整个结构变得复杂, 维护性降低, 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第四, 我们知道PHP中, 大量的计算都是面向字符串的, 然而因为引用计数是作用在zval的, 那么就会导致如果要拷贝一个字符串类型的zval, 我们别无他法只能复制这个字符串. 当我们把一个zval的字符串作为key添加到一个数组里的时候, 我们别无他法只能复制这个字符串. 虽然在PHP5.4的时候, 我们引入了INTERNED STRING, 但是还是不能根本解决这个问题.

还比如, PHP中大量的结构体都是基于Hashtable实现的, 增删改查Hashtable的操作占据了大量的CPU时间, 而字符串要查找首先要求它的Hash值, 理论上我们完全可以把一个字符串的Hash值计算好以后, 就存下来, 避免再次计算等等

第五, 这个是关于引用的, PHP5的时代, 我们采用写时分离, 但是结合到引用这里就有了一个经典的性能问题:

<?php   function dummy($array) {}   $array = range(1, 100000);   $b = &$array;   dummy($b); ?>

当我们调用array_count的时候, 本来只是简单的一个传值就行的地方, 但是因为$b 是一个引用, 就必须发生分离, 导致数组复制, 从而极大的拖慢性能, 这里有一个简单的测试:

<?php $array = range(1, 100000);  function dummy($array) {}  $i = 0; $start = microtime(true); while($i++ < 100) {  dummy($array); }  printf("Used %sS\n", microtime(true) - $start);  $b = &$array; //注意这里, 假设我不小心把这个Array引用给了一个变量 $i = 0; $start = microtime(true); while($i++ < 100) {  dummy($array); } printf("Used %sS\n", microtime(true) - $start); ?>

我们在5.6下运行这个例子, 得到如下结果:

$ php-5.6/sapi/cli/php /tmp/1.php  Used 0.00045204162597656S  Used 4.2051479816437S

相差1万倍之多. 这就造成, 如果在一大段代码中, 我不小心把一个变量变成了引用(比如foreach as &$v), 那么就有可能触发到这个问题, 造成严重的性能问题, 然而却又很难排查.

第六, 也是最重要的一个, 为什么说它重要呢? 因为这点促成了很大的性能提升, 我们习惯了在PHP5的时代调用MAKE_STD_ZVAL在堆内存上分配一个zval, 然后对他进行操作, 最后呢通过RETURN_ZVAL把这个zval的值"copy"给return_value, 然后又销毁了这个zval, 比如pathinfo这个函数:

PHP_FUNCTION(pathinfo)  {  ..... MAKE_STD_ZVAL(tmp); array_init(tmp);  .... if (opt == PHP_PATHINFO_ALL) { RETURN_ZVAL(tmp, 0, 1);      } else {  .....  }

这个tmp变量, 完全是一个临时变量的作用, 我们又何必在堆内存分配它呢? MAKE_STD_ZVAL/ALLOC_ZVAL在PHP5的时候, 到处都有, 是一个非常常见的用法, 如果我们能把这个变量用栈分配, 那无论是内存分配, 还是缓存友好, 都是非常有利的

还有很多, 我就不一一详细列举了, 但是我相信你们也有了和我们当时一样的想法, zval必须得改改了, 对吧?

PHP7

现在的zval

到了PHP7中, zval变成了如下的结构, 要说明的是, 这个是现在的结构, 已经和PHPNG时候有了一些不同了, 因为我们新增加了一些解释 (联合体的字段), 但是总体大小, 结构, 是和PHPNG的时候一致的:

struct _zval_struct { union {          zend_long         lval; /* long value */ double dval; /* double value */ zend_refcounted  *counted;          zend_string      *str;          zend_array       *arr;          zend_object      *obj;          zend_resource    *res;          zend_reference   *ref;          zend_ast_ref     *ast;          zval             *zv; void *ptr;          zend_class_entry *ce;          zend_function    *func; struct { uint32_t w1; uint32_t w2;          } ww;      } value; union { struct { ZEND_ENDIAN_LOHI_4(                  zend_uchar    type, /* active type */ zend_uchar    type_flags,                  zend_uchar    const_flags,                  zend_uchar    reserved) /* call info for EX(This) */ } v; uint32_t type_info;      } u1; union { uint32_t var_flags; uint32_t next; /* hash collision chain */ uint32_t cache_slot; /* literal cache slot */ uint32_t lineno; /* line number (for ast nodes) */ uint32_t num_args; /* arguments number for EX(This) */ uint32_t fe_pos; /* foreach position */ uint32_t fe_iter_idx; /* foreach iterator index */ } u2;  };

虽然看起来变得好大, 但其实你仔细看, 全部都是联合体, 这个新的zval在64位环境下,现在只需要16个字节(2个指针size), 它主要分为俩个部分, value和扩充字段, 而扩充字段又分为u1和u2俩个部分, 其中u1是type info, u2是各种辅助字段.

其中value部分, 是一个size_t大小(一个指针大小), 可以保存一个指针, 或者一个long, 或者一个double.

而type info部分则保存了这个zval的类型. 扩充辅助字段则会在多个其他地方使用, 比如next, 就用在取代Hashtable中原来的拉链指针, 这部分会在以后介绍HashTable的时候再来详解.

类型

PHP7中的zval的类型做了比较大的调整, 总体来说有如下17种类型:

/* regular data types */ #define IS_UNDEF 0 #define IS_NULL 1 #define IS_FALSE 2 #define IS_TRUE 3 #define IS_LONG 4 #define IS_DOUBLE 5 #define IS_STRING 6 #define IS_ARRAY 7 #define IS_OBJECT 8 #define IS_RESOURCE 9 #define IS_REFERENCE 10 /* constant expressions */ #define IS_CONSTANT 11 #define IS_CONSTANT_AST 12 /* fake types */ #define _IS_BOOL 13 #define IS_CALLABLE 14 /* internal types */ #define IS_INDIRECT 15 #define IS_PTR 17

其中PHP5的时候的IS_BOOL类型, 现在拆分成了IS_FALSE和IS_TRUE俩种类型. 而原来的引用是一个标志位, 现在的引用是一种新的类型.

对于IS_INDIRECT和IS_PTR来说, 这俩个类型是用在内部的保留类型, 用户不会感知到, 这部分会在后续介绍HashTable的时候也一并介绍.

从PHP7开始, 对于在zval的value字段中能保存下的值, 就不再对他们进行引用计数了, 而是在拷贝的时候直接赋值, 这样就省掉了大量的引用计数相关的操作, 这部分类型有:

IS_LONG  IS_DOUBLE

当然对于那种根本没有值, 只有类型的类型, 也不需要引用计数了:

IS_NULL  IS_FALSE  IS_TRUE

而对于复杂类型, 一个size_t保存不下的, 那么我们就用value来保存一个指针, 这个指针指向这个具体的值, 引用计数也随之作用于这个值上, 而不在是作用于zval上了. 以IS_ARRAY为例:

struct _zend_array {      zend_refcounted_h gc; union { struct { ZEND_ENDIAN_LOHI_4(                  zend_uchar    flags,                  zend_uchar    nApplyCount,                  zend_uchar    nIteratorsCount,                  zend_uchar    reserve)          } v; uint32_t flags;      } u; uint32_t nTableMask;      Bucket           *arData; uint32_t nNumUsed; uint32_t nNumOfElements; uint32_t nTableSize; uint32_t nInternalPointer;      zend_long         nNextFreeElement; dtor_func_t pDestructor;  };

zval.value.arr将指向上面的这样的一个结构体, 由它实际保存一个数组, 引用计数部分保存在zend_refcounted_h结构中:

typedef struct _zend_refcounted_h { uint32_t refcount; /* reference counter 32-bit */ union { struct { ZEND_ENDIAN_LOHI_3(                  zend_uchar    type,                  zend_uchar    flags, /* used for strings & objects */ uint16_t gc_info) /* keeps GC root number (or 0) and color */ } v; uint32_t type_info;      } u;  } zend_refcounted_h;

所有的复杂类型的定义, 开始的时候都是zend_refcounted_h结构, 这个结构里除了引用计数以外, 还有GC相关的结构. 从而在做GC回收的时候, GC不需要关心具体类型是什么, 所有的它都可以当做zend_refcounted*结构来处理.

另外有一个需要说明的就是大家可能会好奇的ZEND_ENDIAN_LOHI_4宏, 这个宏的作用是简化赋值, 它会保证在大端或者小端的机器上, 它定义的字段都按照一样顺序排列存储, 从而我们在赋值的时候, 不需要对它的字段分别赋值, 而是可以统一赋值, 比如对于上面的array结构为例, 就可以通过:

arr1.u.flags = arr2.u.flags;

一次完成相当于如下的赋值序列:

arr1.u.v.flags              = arr2.u.v.flags;  arr1.u.v.nApplyCount        = arr2.u.v.nApplyCount;  arr1.u.v.nIteratorsCount    = arr2.u.v.nIteratorsCount;  arr1.u.v.reserve            = arr2.u.v.reserve;

还有一个可能会问题是, 为什么不把type类型放到zval类型的前面, 因为我们知道当我们去用一个zval的时候, 首先第一点肯定是先去获取它的类型. 这里的一个原因是, 一个是俩者差别不大, 另外就是考虑到如果以后JIT的话, zval的类型如果能够通过类型推导获得, 就根本没有必要去读取它的type值了.

标志位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