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移动互联网之国

摘要: 过去 10 年,印度互联网相对滞后的发展为移动互联网预留出了大片的市场,而手机,是绝大多数印度人所接触到的第一个联网终端。 离开德里机场,一路向东,“反差”大概是印度给予外国游客最强烈的第一印象。

        过去 10 年,印度互联网相对滞后的发展为移动互联网预留出了大片的市场,而手机,是绝大多数印度人所接触到的第一个联网终端。

        离开德里机场,一路向东,“反差”大概是印度给予外国游客最强烈的第一印象。

印度,移动互联网之国

        这种反差无处不在。沿途能看到许多穿纱丽的美丽姑娘,行走在到处碎石的破败公路边,旁边也总有穿一身脏兮兮白衬衣、“蓬头垢面”的汉子与她们打招呼;拥堵不堪、车流混乱的公路上,出租车一路左奔右突,却会轻轻绕过一条在路中央悠闲晒太阳的野狗;大概是因为宗教的原因,即便生活水平不高、每天都为生计发愁的家庭,在路边搭上棚子,一家人也都会常常面带微笑,映射出心里的平安喜乐;常常有让人惊艳的风景从车窗边一闪而过,即便在繁华的新德里,树林美景也并没有因为钢铁森林的入侵而消失,可就在这样的和谐中,即便在最高档的酒店,你也不能用洗手台的自来水刷牙,否则恐怕有得病之虞。

        在这个贫富差距比中国更为严重的国家,富裕与贫穷的差距更是超出人想象。在贫民窟里,你只能在成堆的垃圾山中看到一些窟窿,依稀分辨出那是人们居住的场所;可是在所谓富人区,一栋简单的公寓租金,每个月就需要近 2 万元人民币,吃住的消费并不比中国一线城市低,反而更高一些。

        这也反映在 IT 互联网上。印度的互联网用户据说约为 1 亿,可在印度问了许多人,大都认为实际上可能只有六七千万,为什么这么少?一个最简单的原因,对印度中等收入的人来说,买一台电脑,大概需要铆足全力攒半年的钱。可与此同时,11.5亿的人口优势在手机端却彰显无疑,到 2011 年,印度的手机用户已经超过 5 亿,预计到 2013 年更是达到 7 亿,如果不从中国人的立场出发,这在世界范围内已经是一个相当庞大的基数。

        一个让许多外国人难以忍受的国家,同时却又是一个极具希望与活力的市场。当我们走进某个写字楼,堪堪挤进一个塞满人的电梯,只听“啪嚓”两声,电梯猛然故障下滑,最后只能从半开的铁门间狼狈爬了出来,这时候,旁边忽然有个陌生的印度人和蔼地对我们说:“欢迎来到印度。”

        贫穷天堂

        欢迎来到印度!欢迎来到这个在未来两年移动互联网用户数就将达到 1 亿的国家,这个在未来 3 年数据业务流量将增长 10 倍之巨的国家,这个只需要花费大约 20 元人民币就能享受每月 2GB 高速流量的国家。

        虽然 GDP 只有中国的一半,大部分人并不富裕,基础建设也相当不完备,但对移动互联网来说,这里就是天堂。

        上面所列举的数字虽然重要,却不是如此形容印度的最主要原因。

        “印度的土地都是私有化的,每一栋民居的土地一般都属于户主,长期形成的土地与房屋分布比较杂乱,因此对任何电信运营商来说,电话线和基站的部署成本都非常高。”Quikr 移动副总裁 Anand P. Desai 说。Quikr 是一家印度本地的电子商务网站,对当前的网络环境非常了解。

        因为“最后一公里”很难部署到位,印度的私人电话用户和有线电视用户数量难以提升,一来支持的地区不算广泛,二来装电话的成本相对普通家庭收入而言太高。

        电话用户没有发展起来,直接导致了印度从拨号上网到有线宽带都不普及,再加上 PC 不是人人都买得起,使得印度在传统互联网的发展速度较慢。

        传统互联网根基不深产生了两个最为直接的影响。其一,当不需要层层布线的移动网络开始兴起,其覆盖程度迅速提升,再加上手机比电脑便宜,用户数在很短时间内快速上升,超过 PC 用户已是必然。与美国甚至中国从电话、固定宽带到移动网络“按部就班”的发展轨迹不同,当移动互联网出现并规模化之后,它在印度所产生的力量迅速对之前的几个步骤形成了迭代效用。“面向未来,可以说,印度的互联网就是移动互联网。”

        另一个影响,则在于过去 10 年,印度并没有充沛的土壤培育出如中国百度、腾讯这样强大的互联网公司,互联网竞争并不激烈,这样的环境在移动互联网快速发展的背景下,迅速催生出一大批新互联网公司,它们没有“天敌”。

        与此同时,在移动通信行业印度一直以来是“小政府”状态,政府权力不大,在运营商环节因而存在充分的竞争。整个印度有多达 14 家运营商,为了招徕用户,他们更加商业化,而且几乎都在“微利运营”。我们的印度司机所使用的手机是一款山寨的三卡三待机,同时接入 3 个运营商,这样反而能更确保他的使用体验,也更为经济划算。

        上游的分散竞争,使得新兴的移动互联网公司天生就具备足够的话语权,也更容易获得通信链条中最大的价值。有些事情在中国是不可想象的,比如在印度,移动互联网产品可以直接与运营商进行流量收入的分成,因为它们激发用户使用移动网络,帮运营商获得了用户、提高了流量收入。

        虽然印度手机用户的整体 ARPU 值不高,甚至有许多人每次充话费都只充 10 印度卢比(相当于人民币 1 元多),但无论是用户基数还是产业链条的状况,对移动互联网应用的发展都是极大的利好。

        过去 10 年,印度互联网相对滞后的发展为移动互联网预留出了大片的市场,在这个迅速成长、GDP 每年增长超过8% 的自由经济国家,这一切都使得它的发展具备了无限的想象空间。

        本土力量

        与印度尼西亚、南非等其他几乎没有本土互联网力量的国家不同,印度一直以来都有着本土公司的身影。虽然它们并不强大,而且在相对自由的市场环境下,不可与 Facebook、雅虎等占据市场前列的外国公司相比,可它们依然有着自己强大的“保护伞”,那就是印度根深蒂固的本土文化与传统,以及混乱与繁荣极其“反差”的环境。当移动互联网成为潮流,这样的本地要素进一步得到了强化。

        在印度移动互联网公司 RockeTalk 的办公室,市场主管 Sameer Agarwal 一边喝着印度传统饮料玛莎拉茶,一边向我们展示他们的产品。RockeTalk 这款移动应用,看着就像是 Facebook、Kik 和 Talkbox 的混合体,既有中国目前流行的微信、米聊等手机即时通信的功能,也具备很强的媒体属性。

        因为印度人喜欢鲜艳的颜色,RockeTalk 的基础色调是大红,而在它的首页上除了联络,“作曲”放在了第一位。这个唱歌跳舞长盛不衰的国家,有着自己稳定的流行癖好,毫无疑问,这也使得自己作曲和听别人作的曲子,成了这款应用吸引用户的卖点。

        “每个月,RockeTalk 上有 14 亿条信息在流转,预计到 2014 年,我们的用户能达到 4000 万。”Agarwal 说。没有必要问他该产品在印度的同类产品中占有多大市场份额,因为答案毫无疑问是垄断级的。印度没有那么多智能手机用户,更没有那么多 iPhone 用户,Kik 或 Talkbox 都没有市场,包括对非智能手机支持有限的 Facebook。RockeTalk 吸取它们的优点,进行本地化创新,再想方设法让应用适配足够广泛的终端,在印度根本没什么像样的竞争对手。

        与此情况类似的是 Quikr,这家公司很像是印度的 eBay 和黄页信息服务商的混合体。目前 Quikr 在印度牢牢占据着 60% 的市场份额,在没有硝烟的环境中慢慢发展,做得非常扎实。

        “在印度,用户在我们平台上的主要需求是找工作,还有交易手机或电器。”Desai 说。在《商业价值》杂志的采访中,他表示很难理解中国互联网市场的那种竞争。

        Network 18 是一家上市公司,但它靠的是有线电视网和内容制作与渠道。如果说印度传统互联网并没有成长出足够大的公司来搅局移动,那从有线电视中成长出来的 Network 18 则是一个特例。这家骨子里的媒体公司,相当于中国“CCTV+ 新浪+优酷”的混合体,到现在仍然雄霸内容与渠道两端——甚至还有平媒和内容网站。

        这样的公司在其他国家或许不可能存在,可这里是印度。奇怪的是,它并没有像中国那些强大的公司那样,给予其他公司那么强的压力,只是握紧内容,有条不紊地随着新的终端出现一条条地布下自己连接用户的通道。

        在与 Network 18 移动副总裁 Kavi Madan 交流时,他强调得最多的一点是“我们就是内容源”。他很高兴与一些也很强大的移动互联网应用进行合作,将自己的内容更广地散播出去。在注重“精神消费”的印度,Network 18 精致而广阔的内容是许多人的第一选择,它并不担心有什么渠道会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后自己制作内容,反过来威胁它的地位。

        印度的移动互联网公司一般融资节奏都比较慢,当然这与其 VC 环境缺乏有关,但另一方面,它们也不用在资本和市场的驱赶下疲于奔命,用一种印度式的节奏慢慢成长,并在越来越充沛的土壤中逐渐强大。就如沙漠中最凶猛的动物,到了热带雨林也难以称王一样,在印度这个国家,本土的互联网公司并不凶悍,却在积攒足够的本钱。它们等待与国家的发展一道一飞冲天。

        印度正宗的互联网公司,上市的数量还是零,可当移动互联网搅动大势,被快速迭代的新技术时代所裹挟,它们有望实现“冲锋枪式”的突破。

        到印度去

        到 2013 年,印度光 3G 手机用户就会达到1.3亿,这已经相当于许多国家的总人口数。虽然印度的平均硬件水平比中国差一个档次,且两极分化比较严重,但回想 2007 年时的中国,这些似乎都不成为问题。

        如果从未来回过头看,这或许使得 UC 优视在印度设立分公司具有了更大意义,因为市场现状摆在那里,UC 只是抢到了头筹,一定会有更多的中国移动互联网公司看到它、进入它。

        UC 在印度目前只有一个产品,那当然就是 UC 手机浏览器,可它已经获得了 1000 多万用户,以及超过 20% 的市场占有率。

        如果说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呈现两极分布,一边以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用户为代表,一边以大量的经济不发达地区用户和低端用户为代表,则印度在后一端上,几乎是中国的翻版。

        印度手机市场上有大量的山寨机,Made in China;再往上则是华为、中兴手机,中端三星和黑莓拓展迅速,而高端相对较小,iPhone 和高端塞班、Android 机为主。除了复杂的终端状况之外,印度虽然运营商资费较低,但与此同时从语音到网络状况也很一般,掉线率和网络拥塞率都很严重——有时候不得不让人感叹,印度用户的容忍度真高。

        这些状况使得在中国经历过相似阶段的 UC 具有了更高的适应力。“运营商更市场化,他们对能带来收入、帮助投资和获得用户的合作伙伴都很有兴趣。”UC 优视董事长兼 CEO 俞永福说:“尤其是印度移动互联网目前已经很拥堵,如果未来 3 年再涨 10 倍更会不堪重负。所以如果夸张点说,当他们看到 UC 浏览器能大幅降低流量,几乎是两眼放光的。”

        还有一个利好,则是诺基亚成长伙伴基金(NGP)。NGP 是 UC 的投资者,与此同时也是在印度占有相当话语权和知名度的投资机构,在它的帮助之下,UC 在还没在印度设点的时候就已经获得了 500 个合作伙伴。同时,华为和中兴在印度市场的发展,也已经在印度业界培养了“中国公司有技术”的印象。“我们在中国经历了从小到大的发展阶段,可到了印度,在别人眼中我们一开始就是强大的。”俞永福说。

        其实不仅 UC 如此,有很多中国本土的移动互联网公司又何尝不是呢?印度当前的市场环境对大部分在激烈的竞争中、在长期服务用户的经验中成长起来的中国公司来说,并不构成水土不服的困难。

        中国一夜之间可以出现 100 个手机即时通信软件,1000个团购网站,与中国互联网中资本、公司、竞争都高度密集的“三高”现状相比,这个市场上链条的分散、用户所处的阶段、产业的竞争状况,无一不是利好。

        在俞永福眼中,如果说过去 10 年的互联网格局是“中国企业的中国市场,美国企业的全球市场”,则下一个十年,将变成“中国企业和美国企业共同的全球市场”。对日益强大的中国互联网势力来说,“走出去”不仅是业务发展需要,更是下一阶段必然的战略选择。

        问题在于,往哪儿走,怎么走?

        中国公司在海外拓展,华为的模式是以自身完整品牌为主,整个公司全盘向外扩张;联想则用收购、兼容的方式一边吸收一边成长;而腾讯一边投资,一边提供技术,采用有限布局的方式。而这三种方式,无一不是最重视发展中国家,那些比中国现状“慢半拍”的市场。

        中国互联网公司有可能成为下一代中国公司“出海”的代表,对已经有了相当积累的公司,到底是选择像日本、美国这样已经很成熟、需要付出很大努力才能慢慢前进的市场,还是选择能用冲锋的方式以最快速度获得大片阵地的市场,答案不言自明。

        到印度去。

扩展阅读

移动互联网:演变中的广告传递
移动互联网开始降温:“人才热”退烧
李彦宏:移动互联网市场还很小
“互联网+”时代的移动安全实践
扒一扒移动互联网里的流氓

为您推荐

国产智能手机行业大变局:现状、挑战和未来趋势
360用刷纪录的1亿元买下域名360.com,打的是什么算盘?
解密中国互联网:17个案例印证5大生死逻辑
2012年上半年最酷互联网产品TOP10
微信之父张小龙谈移动互联网产品

更多

移动互联网
IT业界